胡椒博士

特别棒•̀.̫•́✧

巫山烤全鱼:

【CP19 DAY2 摊宣】

【摊位:H70】

Attention:

1、鹤山小说本之后会有通贩,具体信息见宣图(特典挂件超可爱的,先偷偷黑个箱w

2、无料cp主三山、鹤山,数量有限,请注意领取条件

3、关爱摊主,自备零钱

欢迎来玩(●'◡'●)ノ♥


【三山】花中谜

*BGM 花中谜

*现代paro 暗恋的故事

*OOC


山姥切国广还没走到医生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传出的熟悉嗓音。他从知道要请胸外科会诊就开始猜测会不是是那个人,虽然经历了多次失望后已经会下意识地否定这个可能性,但是总是在某个空隙突然又翻出来想见到他能不能说一句话。


步伐不自觉地慢下来,他努力让自己不显得拘谨,不要让走路的姿势变得奇怪。大概已经谈完了正事,他正在和学姐说笑。学姐被逗得笑弯了眼,口里调侃三日月宗近在哪个科室都有朋友堪比交际花。三日月露出夸张的被诬陷的表情,掰着手指就数了起来,只说了对方和另一名学长的名字,女生眼里的笑意又更重了。山姥切低头默默地...

【三山】行者-01-

*黑道paro

*剧情需要本科的名字用的是 山姥切长义  双子设定

*OOC


今天的地下竞技场歇业,几个赌徒看着紧闭的大门咒骂着离开,其中一个说话间没留神撞上迎面而来的两人中的黑发的人。赌徒依着脾气要找麻烦,骂骂咧咧地对上笑容八风不动的黑发青年,怒火烧得更旺,挽起袖子就要挥拳。此时站在一边的人终于想起这名眼熟的人的身份,赶紧抓住同伴的手腕,向眼前人充满尊敬地鞠了一躬,并再三道歉。


黑发青年轻轻点头便走向竞技场所在的地下室,倒是他旁边微胖的中年男人不满地骂了几声。


“你干什么拦着我?”赌徒在黑发人走远后气恼地...

【三山】盛开在指尖的铃兰花

*cp18无料三山部分

远征队伍回到本丸时已经是深夜,进食后,身为队长的山姥切国广嘱咐队友休息,便去了庭院。

准确来说是庭院转角的阴影内,他小心翼翼、连呼吸都克制地站着。

那个人就坐在拐角的另一边的走廊上,按他的步子来算不过十二步的地方,正视着前方的庭院,手稳稳地托住茶杯。

山姥切借着月光描绘着那个人,被月光渲染得苍白的侧脸、下颌处的阴影线条、微合着的眼睛以及栖息其中的新月。茶杯被送到嘴角略略向上的嘴唇前,喉结上下滑动。

三日月宗近喜欢睡觉前在庭院里赏月,他总是沏好一杯茶,边喝边享受着月光的沐浴,喝完就离开。如果有月亮便会如此的三日月像是很喜欢月下景色,但是山姥切怎么都找不到与平日笑容不同的蛛丝...

【三山】迟到的青春期

*OOC OOC OOC


筷子在饭菜里捣鼓了很久,夹起两根青菜送到嘴边,山姥切国广咽了咽喉咙,将它们塞进嘴里,恶心的感觉瞬间冲入头顶,他强行捂住嘴,一狠心直接吞了下去。


大和守安定察觉到不对劲,上前探了探山姥切的额头,只觉得手要被烧着了,“你发烧了。”


“是吗?”山姥切缓慢地说,他倒没感觉发烧,倒像被人打了一顿,全身疼得不愿再说话。


“去急诊科挂个水吧,今天的夜班我替你值。”大和守夺过他的筷子催促道。


山姥切手还握着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把他拎起来,三下五除二地把外套给他穿上推出了医生办公室。出门风就灌了他满怀,他把外...

【三山】【娱乐圈论坛体】现在的艺人都不会好好做菜,一言不合就秀恩爱

*娱乐圈 三山设定参照前两篇娱乐圈 演员三明和歌手被被

*综艺参照《透鲜滴星期天》


【楼主】有没有人看今天晚上的透鲜滴星期天,三日月和被被的互动no more me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比三山更甜的cp吗?

三日月或成三山界的最大推手!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广出场对视.jpg]

[三日月宗近揉山姥切国广脸.jpg]

[另一组做菜时坐着的三日月宗近和山姥切国广咬耳朵.jpg]

直播链接


1L

这糖甜不甜我不管,就为了被被今年第一个综艺我都要把视频看十遍!


2L

楼上2333333

山姥切这算不算变相的虐粉...

【三山】一个萝卜一个坑

*烤鱼点的五个梗,每个梗500字左右

*OOC


1.换穿对方的衣服


一套蓝色的狩衣躺在房间的角落里,窗户泻下的阳光照在上面熠熠生辉,寻找三日月宗近未果的山姥切国広被这道光吸引。


三日月大概是换好了衣服后临时起意逃掉了內番,山姥切揣测着走向角落,他最后停在一步的距离,俯身打量着繁琐的衣物。金色发饰和护胸在最上层反射着耀眼的光,深蓝色的外衣披着阳光看起来十分暖和。


山姥切抚平上面的褶皱,免得留下印记下次帮三日月整理着装多出麻烦。他想天下五剑这种名刀就是不一样,衣服复杂得让他每次帮整理的时候吐槽点都不一样。


——仿刀穿得破破烂烂才对。


手指摩挲着狩衣领口。...


【三山】月下少年

*现代paro 杀手三明x被收养被被
*狗血 OOC预警
以上

1.

阳光已经不再刺眼,天空中本来白色的云朵被染成红色,暖暖的夕阳铺在地上连坚实的水泥地都变得柔软起来。黑发男人一步一步踩在金色的地毯上没有声音,头发上奇怪的金色发饰反射着光芒,他拎着一个大的购物袋,走向城市的一角。

三日月宗近将钥匙插进钥匙孔试着旋转了一下,没有阻力。他送了一口气,见有双鞋子摆在门口便知道山姥切已经放学回家了,于是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对着客厅愉悦地喊了声“惊喜”。

然而客厅空无一人。

并且三日月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更加“惊喜”。

他这次回家没有通知山姥切,除去制造惊喜就是想知道山姥切一个人在家的状态。他现在突然庆幸没有在...

【三山】Veritaserum

今天的山姥切国广很奇怪。


本来就喜欢藏在披布下的刀剑今天还用手死死地捂住口鼻,他埋头疾走却和转弯的三日月宗近撞个正着。


眼睛睁大,碧绿的眼瞳直直看着三日月一动不动,脸色青着整把刀像是从冰雪中捞出来的。三日月站起来随便拍拍灰便向山姥切伸出手,然而对方呆愣半刻连站起来都不顾先又捂上了嘴,三日月的手停在空中,寒风吹过蹭了蹭他的手背尴尬地不行。山姥切看看他的手,有看看三日月茫然的表情,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把手捆的更紧,两人跟木头似的伫着,最后山姥切分开一只手搭上去,三日月这才恢复把他拉起来。


“你没事吧?”三日月礼貌地问。


山姥切捂...

【三山】三日月的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三明有病


初生的太阳在东方潮红色慢慢渲染开,雾气氤氲下看不清它与残留夜色的分界。跑道边的路灯不再显得明亮,几只麻雀落在灯罩上,零星而清脆的响声在交杂的呼吸声中突兀起来。山姥切国广和他的兄弟山伏国广匀速跑动着,呼出的气体在略寒的空气中变成白气马上融在雾中。


山姥切随手用打在脖颈的毛巾擦汗,他的外侧是兄弟,内侧是一个正努力调节气息的人,他朝山姥切笑,轮廓被晨光勾勒成金色,配合着他头发上奇怪的发饰甩啊甩,山姥切有那么一刹那的闪神,然而他眼神瞥向别处,加快节奏。


山伏诧异的追上去,“怎么了?”


“没什么。”山姥切淡淡地回答,眼睛却锁在左肩旁...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我只是打算炸一下尸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