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鹤山】The Up Series人生七年

*知乎体 填坑版 正经的人生七年12

*OOC

 

青梅竹马在一起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今天是我和竹马在一起的第七年,倒没有什么七年之痒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两个四十岁的人作不起来还是因为我们感情太好(笑

 

和其他回答不同的是,我的竹马性别为男,我也是,所以准确来说是竹马竹马。现在说出来也当作个纪念,反正匿名也不怕被扒出来,大家就当我秀恩爱好了~

 

我和他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他坐在我前面,但最开始不太熟,因为他不太喜欢说话,看起来闷闷的。直到有一次在上学路上按别人家的门铃,一有人来开门我就躲起来,按了几次被发现,有个脾气暴躁的老爷爷追了出来,我就赶紧跑,路上就撞上了他。他当时被我撞倒在地上,手磨破了皮,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圈。老爷爷在后面骂骂咧咧要追上来了,我当时就想完了,这下跑不掉了。他看形式不对,开口第一句话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随便扯谎说我爷爷要打我,边说边要把他拉起来,结果他猛地站起拽住我的手就跑。他拉着我跑到了学校,跑了两条街。中间我就让他停下,他的手磕了皮,磨在我的手上越加严重,但是他就是不肯,说万一追上来了怎么办,被打多疼啊。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觉得不管这人看起来多无聊也要和他一起玩。

 

我开始各种搭话,他开始不愿意搭理我,后面就禁不住我连“今天我在路上看到一只猫”都能发表500字感想的话痨技术,对我的态度就越来越放松,有时候他还会作弄我。黏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们的友谊也就越来越深了。

 

小学的生活很简单,就是上课、玩。上课的时候他听讲,我开小差边听,有时候无聊了就戳他,他忍不住就我说几句话。课后我喜欢恶作剧,他不喜欢,但是他就看我作弄别人,等我捅了篓子就一起跑。他写功课,我根本坐不住,在他身边尽量没声音的闹腾,等他看够了再一起玩。

 

我们都喜欢打游戏,放学没什么分歧,一般就在他家里打游戏。顺便一说,我游戏技术要比他好,但这家伙以前就是不承认,总说我赢在装备上,直到现在我俩要pk都是换号打。

 

小学的日子过得没心没肺,要升初中我自然也是要跟着他,但是我家人却开始限制我了。当时我的父亲把我塞去了一所贵族私立中学,说什么家族的人都在那。那是所封闭式学校,也就意味着我不能和他见面,那种生活简直跟灵魂被抽掉了,我就想办法翻墙,去他在的学校等他放学和他一起玩。这种日子没过多久就被老师告诉了父亲,他很愤怒地来找我谈话。说来实在可笑,小时候的我我和父母至少有好几年没来场正经谈话了,我就告诉他们我不喜欢那所学校,太无聊了。忘了抗争了多久,我终于被放到他所在的学校,不过他们帮我安排了很多辅助课程——礼仪、马术什么的。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也不上,我不恶整他们就够好了,反正他们告状也没用。不过他很担心,经常玩游戏到一半就督促我功课,他说什么我的功课好了,我爸妈就会开心地让我呆在公立学校。虽然我对那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经不起他念叨,而且——

 

他讲题的时候严肃的表情真的很漂亮!!!

 

中学时期,他的五官已经开始张开了,脸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圆润,轮廓分明。他待人接物又有礼貌,和当时还幼稚打闹的男生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很多女生开始向我打探追求他的办法。

 

我故意把他喜欢的类型说反,他爱吃咸,我就说他喜欢甜食;他好游戏,我就说他喜欢文学;他喜欢婉转的,我说他喜欢直接的。所以他困扰了很久,面对很多跟他表白的女生,一个都不喜欢反而觉得麻烦。

 

哦,我还特意在这群南辕北辙的妹子中间扮演了一股清流,换了字体充当某个隔壁班的女生,直击他的爱好。我记得当时他还委婉地问我要不要和她在一起,我就说好啊,那跟我在一起啊。我还记得当时他脸红得感觉可以烧开水哈哈哈哈哈哈,他马上就反应过来,最后我受了一星期的白眼。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后面那些年就不怎么如人意了。

 

他考上了本地的A大,我的父母他们把我送到了外地B大,此时家族企业重心也移到了B地。

 

那时候我终于不怀疑自己是亲生的,他们比我更早看出来,我喜欢他。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根本我没有能力反抗所谓的家族,整整四年被家族看得死死的,除了邮件、视频联系,只有21岁时因为我俩参加的一个节目见到一面。

 

那段时间真是难熬,特别是在认识到我喜欢他的情况下却什么都不能说。我们见面只有短短的数小时,我一直看着他,动不动就戳他一下,傻得可以。他无奈地说提醒我专心录节目。我笑笑说好,继续边敷衍着节目组边看他。他不知道,来得前一个晚上我激动地没睡觉,不用依靠网路对着由数据传到的面容,可以伸出手就触碰他是多么不容易。

 

节目组有个问题是“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先回答没有,当时的情况那轮得到表白,连独立的资格都没有。他的回答也是没有。我送了一口气,虽然我们一直有邮件,但我怕他突然遇到什么人或者是没跟我说。后来他说他那时候已经知道他喜欢我了,当年他想了很久,又怕是他多想又怕我受到家族的压力。

 

啊,妈妈,他是天使!

 

话又说回来,也许那时候我们再嚣张些表露自己,也许现在就是20年纪念。

 

我等了很久,终于等到大学毕业。我迅速与家族断绝了关系,逃回了A城。当时我就拉着一个行李箱站在他家门口,可怜兮兮地说:“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要养我。”他又气又好笑,说你不是什么都没有吗,把行李箱扔了我就养你。我干脆地扔了行李箱,生怕他不当真。

 

他在A地某个医院当医生,我也在A地找了家小公司,我们合租了一间房子。其实那是不必要的,他家很大,但是他说家里还有两个兄弟和父母,总归不方便,不如搬出来。

 

他是那种特别恋家的人,小时候他总说要和家人一直住在一起,后来一个兄弟去外地上大学,他就憋着不哭,我看不下去去抱抱他,然后他就哭湿了我的衣服,不过他现在忘了哭这回事,倒是记得我为了哄他而给他的唱片。

 

所以我知道他至少是在乎我的,甚至也喜欢我。

 

我们总争谁做饭、谁洗碗,有次吵不动就瘫在沙发上猜拳,谁输了谁去,我们都耍赖,输了就说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之类的,不知道多少盘,肚子叫得响亮,我挪到手机面前叫了两份外卖。现在回过头都难以想象,那时候我为了省钱,不到万一都在家里煮菜,衣服也不愿意买,加班也乐意得不行,就是想快点把房屋首付省出来,我就和他表白,然后出国结婚,再领养三个小孩,这是他在节目里说的未来,我想除了妻子剩下的我都能给。

 

但是在25岁的时候,我的父亲重病,家族企业权利争夺浮出水面,责任一下子塌在我的肩上。妈妈就坐在我们小房子的破旧沙发上,资料拍在我面前跟砸在脸上似的,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我终归得回去。

 

我没敢说我什么时候能回来,因为我已经知晓一回去没个十年半载哪能回来。走之前,我抓住他的手,手指叉开他的手指紧紧扣住,我问他愿不愿意去B城。

 

他没有答应。

 

这是误会的开始。

 

企业刚刚接在我手里什么都不熟悉,老狐狸们一个一个摇着尾巴,爸爸又躺在ICU连见面都被掐着表算。我甚至只能在处理文件喘息过程伤心一下自己的恋情,我强迫自己不要去和他联系。我当时想,我们的感情留在美好的友谊总好比他恶心我好。

 

后来我们又录了一次节目,这次是分开录的,还是有关于感情状态的问题。我的感情乏善可陈,回答通通是没有。节目录制之后我收到了节目的DVD,那盘DVD拿起放下不知道多少次,我还是看了。那天我坐在办公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上的人,手指在屏幕上勾画着他的轮廓,想他又瘦了。当问道感情问题的时候,心猛地跳动,不安地绞手指,有点像小时候发成绩单的心情。屏幕中的他坚定地说自己有个恋人。

 

我当时不相信,或者说根本不愿意相信,我立即打电话给他的好友,他们说他们虽然没见过,但是他确实有一个恋人,还有一个孩子。

 

这是第二个误会。

 

我彻底死心,但我还是爱他。不管父母怎么劝也没交女朋友,后来干脆领养了一个小孩,头发的颜色像我,瞳孔的颜色像他,我偷偷给小孩一个设定——我和他的孩子。

 

不久我重病的父亲去世了,我木然地招呼着每一位来吊碹的宾客。小时候我总讨厌他们没时间陪我,现在他们好不容易退休了都不愿意多补偿我几年。不说这个了,那天我看到他的身影,他带着一个小孩差不多十岁的孩子,虽然被他牵着,琥珀色的瞳孔却打在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他站在角落,似乎想趁我不注意去给父亲的灵位鞠躬。

 

但我已经看到他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眼泪止不住地流。

 

他来了,我怕他来,我也怕他不来。

 

那个孩子显然是领养的,往前推十年我们正是25岁,他哪有妻子。我抓住他说,既然你都来了B城,不如陪我二十年,我再陪你回A城二十年,往后就去某个湖边盖座小房子,相依相伴。

 

他问我喜不喜欢他,为什么在节目中说自己没有喜欢的人。我傻眼了,这就是第三个误会。我说那你还说你有恋人呢,他愣了半天说,那不就是说你吗。他后面解释说之所以最开始不答应来B城是因为家人、工作都没有交代,他前几年就搬过来了,不过因为那个视频和我一直不联系他,他觉得兴许是自己想多了就没来找我。

 

真是蹉跎光阴。

 

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七年,又领养了一个小孩,小孩很可爱,恋人又帅气又可爱,我爱他们。



----------------------------------------------------------------------------

竟然赶上七夕了!

是篇小段打,也算是填了一个坑(够随便的啊你

大家七夕快乐

一起来爱鹤山吧!

评论(2)
热度(50)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