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鹤山】我的同居者不可能这么可爱 (1)

*吸血鬼paro  主要是根据西方十三氏族+私设 

*主鹤山微量三山 鹤山ending 

*OOC

以上

 

1.

大地已经睡去,除去随风而动萋萋荒草,除去不知疲倦的延绵溪流,荒野悄然无声。黑沉沉的夜色遮住了天空,零零散散的星星和月亮的光芒穿过黑雾像是被阻隔般,朦胧而冰冷。

 

这片近郊的草地里影藏着一个银色的身影,那人身体紧绷,双手交叉紧握,半蹲在一堆密集的野草间。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琥珀色的眼瞳因为坚定的神情而灼热,口里念念有词却不泄出一丝音调。

 

他目光所致之地有几个正东张西望的身影,他们勾着身子,扯开的嘴巴像是连嘴角都开裂般,一对尖牙从中露出,配上扭曲的五官显得狰狞可怕。他们脸上充满着疯狂,流荡着、寻找着。

 

“来吧,吸血鬼。”确定目标已经聚在一起,鹤丸国永了起来。

 

血色的眼瞳里的欲望就像是饥饿的觅食者,吸血鬼争先恐后地向鹤丸扑去,然而还没靠近,冲在前面的两名吸血鬼被绊倒。他们才注意到这些杂草间有一根细长的银线。那两名吸血鬼捂住小腿,血液不断地从手指缝中流淌而出。

 

鹤丸扬起眉毛,语气带上些得意,“主的祝福味道如何?”

 

剩下的几名吸血鬼咬牙切齿,口里叫骂着冲向鹤丸。鹤丸不慌不忙地从腰间抽出枪,他们之间隔的距离足够安全,又方便瞄准。银色的子弹划破黑暗,穿过迎面而来的敌人的心脏。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化成灰烬,鹤丸一手开枪,另一只手摸到腰间的枪套。

 

他动作突然停下来,尽管面不改色,轻咬的嘴唇却昭示出懊恼。

 

“没子弹了吧,小子。”最后一名吸血鬼残忍地笑起来,锋利的指甲在月光下发出寒光。他追捕着逃窜的猎物,最后将鹤丸逼到一堵废弃的围墙前。他的影子投射在水泥墙上,弯腰的动作让影子像是一个庞大的怪物。变形的手伸向银发青年的脖子,他看到了白皙皮肤下跳动的青色,尖牙因为激动的颤栗而划破嘴唇,他丝毫不在意地伸出舌头将血液舔拭干净。

 

砰——

 

吸血鬼捂住心脏倒在地上,脸因为痛苦而皱缩,他如同自言自语般低吼:“怎么……可能……”

 

鹤丸屏住呼吸,僵直地坐立着,两只手仍牢牢地托住枪对准吸血鬼。虽然已经没有子弹,但多少也能壮胆。如果不是银子弹太贵,他也不用以身犯险,或者说如果不是他没钱了,也不用夜黑风高地猎杀吸血鬼。待到吸血鬼消失后,鹤丸身体一放松,枪滑落在地上,他脱力地靠着墙,手粗鲁地将头发捋到脑后。

 

“总算结束了,现在的问题只有拿到奖金是先交房租还是吃一顿M记了。”鹤丸仰天高呼。

 

“M记是什么?”

 

声音虽然低沉仍有少年的清润,鹤丸第一反应竟然是对主人模样的好奇,然后他才背脊一凉,抓起地上的枪支,迅速原地转身往后挪了好几步。他攥紧拳,强装镇定地望向声源。

 

在那废弃的墙头,一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盘腿坐着,他穿着深蓝色横条的休闲西装和破洞牛仔裤,最外面是白色的斗篷,上面还有斑斑暗红色的血迹,斗篷的帽子被拉到额头的位置,不过仍有几缕金色的头发偷偷跑出。

 

少年的轮廓被隐藏在夜色中,鹤丸只看到一抹纯粹的绿色,却像是看到美杜莎脸庞的旅人。

 

少年似乎对他的行为很不解,学着样也看向鹤丸,然而他没坚持多久,就移开了目光,如同寻找视线的落脚点般看着四周。

 

“你看够了没有?”少年已经不舒服地换了几个姿势,现在他已经从墙头跳了下来站在鹤丸面前。

 

“一个连M记都不知道的小鬼半夜三更地在这个荒郊野岭吓人吗?”鹤丸终于回过神,掩饰地端起大人的架子教训起来,他们的距离比之前近了很多,他看清了对方的面孔,原来他脸上也有血迹,衬得皮肤越加苍白。眼前的人稚气未脱,轮廓还有些肉,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精致的五官,在那瞬间,鹤丸听到了世界和心缓慢呼吸的声音,放慢了大脑的运转速度,他想屏住呼吸。不多时,鹤丸发现对方皱起眉,咳了几声继续胡扯,“血浆挺真实的啊,是试胆大会还是什么大冒险?”

 

山姥切国广被鹤丸的唧唧歪歪弄得晕乎,唯独听懂了“血”。他在脸上随意地摸了摸,手指沾上红色。

 

“这是刚才被溅到的,我在这有一会儿了。”

 

紧接着鹤丸看到他将手举高,伸出了舌头。他看到了对方锋利的尖牙以及变成血色的眼瞳。

 

山姥切抖了抖,像只吃错东西的猫咪,喉结滚动着没多久还是吐出舌头,抱怨道:“难喝。”

 

鹤丸睁大眼睛,“你、你是吸血鬼。”

 

山姥切淡然地点头,他现在不仅是吸血鬼,还是一名饥饿的吸血鬼。山姥切盯上鹤丸,对方规律搏动着的颈静脉在视野里放大,他甚至想到里面奔腾的血液。像被趋势般,山姥切俯下身,手搭上了鹤丸的肩膀,脸慢慢贴近裸露的脖颈,他张开嘴暴露出自己的尖牙。

 

额头突然被重重弹了一下,山姥切吃痛地“唔”了一声,惊讶又不知所措,只是捂住已经泛红的地方。

 

“我可是猎人啊,小鬼,”鹤丸教训着又弹了山姥切的额头。

 

山姥切愤怒了。

 

“我今天就放过你,不用感谢我。”鹤丸耍帅两个手指在额间一比,很满意自己的说辞,帅气程度简直堪比电视剧中的火枪手。

 

山姥切脸彻底黑了,太阳穴突突地跳动。

 

一把攥住鹤丸的衣领,猩红的眼睛瞪住鹤丸,表情染上怒色。

 

“你那是什么眼神,是对我的身份感到在意吗?”

 

头顶传来一阵暖意,头发被隔着布料揉搓,山姥切的怒火被骤然浇灭,原本剑拔弩张的气势不翼而飞,视线尴尬地四处游走,手松开已经皱得不成样的衣物,停滞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

 

鹤丸温柔地顺着金发,还不忘对方的帽子整好,“虽然现在是弱了一点,想点别的办法总能解决温饱问题,以后长大了就好了,不过还是不要吸人血,你们难道就没什么药物能代替的。”

 

这段话要吐槽的地方太多,山姥切一时间不知道先说哪个。

 

“我很强,”山姥切讪讪地回答,为了增加可信度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很强,比他们强多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鹤丸得寸进尺地拍了拍的后背,伸了个懒腰要走。

 

山姥切看着那人潇洒离开的背影,脸上千变万化如同调色盘。

 

怎么想都是被小看了吧?

 

他快步追上去,鹤丸以为是小孩子闹脾气又毫无诚意地夸了几句,山姥切此时彻底抓狂,再也顾不上别的抓住鹤丸的手腕,眼瞳的血色比起刚才更加浓郁,他想将鹤丸催眠,然后再吸血。

 

但是鹤丸在被扣住手腕后,灵光一闪,另一只手打了一个响指,“你是不是饿了,我请你去吃东西。”

 

“哈?”

 

鹤丸转头,正好对上了碧绿的眼瞳,里面是白茫茫的雾气,少年微张着嘴好像失去了语言功能。

 

“走吧,走吧,现在这个点就去24小时的M记,”鹤丸一揽山姥切的脖子就走了,嘴里不停的念叨自己生活的拮据,“就算是白天,我也只请的起这个,房租还欠着啊。”

 

山姥切摸了摸肚子,没有反抗,他花了几天来到这个小城镇还没有进食,多少还是渴望血液的,至少得有能入腹的东西,而且也对这个人类刚几乎流着口水说出的食物产生好奇,然而他还没有试过用鲜血以外的东西填饱肚子,那个人虽然时不时会准备些人类的食物,但多是分量极少的西餐,这么想着心里打起鼓。

 

 

“你为什么觉得我很弱?”走向城镇的忐忑间,山姥切仍没放下对鹤丸轻视自己的介意,不甘心地问。

 

“啊,一看不就知道了,”鹤丸随意地说,“最多150岁吧。”

 

“125岁。”

 

问题是1500岁他也长这个样,怎么看出来的。

 

“是嘛,连100岁都没有,难怪还是初中生的样子,电影里那些厉害的吸血鬼都是什么1000年的始祖、至少得是个长老级吧,你连别人十分之一都没有。”

 

这是什么算法?

 

山姥切嘟囔道,“要算起来,我是Methuselah。”

 

“好好好。”

 

鹤丸开启了“你说的都对”模式,山姥切受到了“跟你说不清”的重创。

 

半夜的M记灯光在已经饿了一天的鹤丸眼里简直堪比耀眼的太阳,他就差没拉着山姥切一起跑过去。走到门口,已经搭上拉门的手顿住。

 

“把斗篷脱了。”

 

“我拒绝!”

 

“这上面有血迹,别人报警怎么办?”

 

“……,我拒绝!”

 

山姥切的态度坚定,鹤丸也不愿退步。他抢先抓住肩膀的衣料妄图把斗篷扯下来,山姥切也及时拉住衣摆往下拉。吸血鬼的力量要比人类强得多,他没尽全力就赢得了斗篷拉锯战的胜利。鹤丸没站稳直接栽倒在山姥切面前,额头对山姥切的胸骨角重重一击,两人看上去都狼狈。

 

山姥切正想再表达自己的立场,视野捕捉到屋内捂住嘴巴的服务员的视线。鹤丸隔着玻璃门向她笑了笑,对方恢复职业笑容,不过看他们的眼神多了一点奇妙的温柔。

 

好差劲的感觉。

 

山姥切的耳根微微泛红,动作僵硬地脱下斗篷。

 

鹤丸在店员审视的目光下接过餐盘,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迅速转身去找位置,没走几步又折回将还在研究汉堡组成的山姥切拖走。

 

“所以汉堡就是面包加上牛肉或者牛肉。”被托着的山姥切双手合十,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那可以让他们不处理吗,直接夹上就——”

 

鹤丸的手从拉衣领换位成了捂嘴。

 

吃饭间,鹤丸和狼吞虎咽几乎除了“好吃”拒绝发表其他言论浪费吃饭时间的山姥切进行了单方面的交换了一下信息和聊天。山姥切也终于知道眼前的人质疑他实力的真正原因。

 

鹤丸国永是孤儿,从小在各个亲戚家借住,上大学后不愿忍受各种限制的鹤丸考了一所没有亲戚的城市的大学,但也因此没有了生活费,只能依靠兼职。为了兼职,自己租了房子,但是租了房子生活费又高了,简直是恶性循环。

 

“所以我在酒吧兼职的时候听到那几个喝醉的客人说吸血鬼就留心了,后来找到了接任务的酒吧,看到赏金就忍不住了。今晚还是第一次见吸血鬼,你倒是和电视剧里演的有点像,那些跟恐怖电影似的。我以后说不定能接一些更高级的任务,赏金比这个多了几个0。”

 

金发少年大口地吞下最后一口汉堡,又打开可乐盖只看到几个冰粒,嘴角向下撇,看起来非常难过,鹤丸好笑又去点了一杯。

 

山姥切欢快地将吸管插进去,喝了一大口满意地感叹了一声,才悠悠地下结论:“所以你是半吊子啊。”

 

鹤丸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今晚你碰到的那些,是失败作品,他们受了初拥却没能完全转换成吸血鬼,患上了卟啉症,才会没有人样,吸血鬼中最丑的Nosferatu族也是有理智的。”山姥切又喝了一口才下定论,“你还是放弃这份工作吧,或者不要增加难度了,十三氏族的吸血鬼和他们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发财致富计划就这么被锤到泥土里。鹤丸失落地将食物塞进嘴巴,看了看已经泛白的天空说:“我回家换套衣服去上课了,你趁太阳没出来快回家吧。”

 

山姥切的动作慢了下来,缓慢地搅动着吸管。

 

过了一会儿,鹤丸都收拾好东西要离开的时候,山姥切好似要让自己说出话一样手砸在桌子上,抬起头看着鹤丸。

 

“我没有家可以回。”

 

“那……”那他也没有办法啊。

 

“而且特制的防晒霜也没了。”山姥切从口袋里掏出一管干瘪的防晒霜,这几天白天都在赶路使用量大了些。

 

“你肯定有家人的吧。”虽然对方说的含糊,但还是听得出有一名长辈。

 

山姥切绞着手指,眼睛转动着似乎在努力组织语言。

 

“他、他,嗯,离家出走了,找不到了。”

 

鹤丸国永好像知道了什么。


———————————————————————————————

成功做到了第一章连线都没有埋完

orz

我保证这篇一定会有2!


评论(2)
热度(86)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