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三山】一个萝卜一个坑

*烤鱼点的五个梗,每个梗500字左右

*OOC


1.换穿对方的衣服


一套蓝色的狩衣躺在房间的角落里,窗户泻下的阳光照在上面熠熠生辉,寻找三日月宗近未果的山姥切国広被这道光吸引。


三日月大概是换好了衣服后临时起意逃掉了內番,山姥切揣测着走向角落,他最后停在一步的距离,俯身打量着繁琐的衣物。金色发饰和护胸在最上层反射着耀眼的光,深蓝色的外衣披着阳光看起来十分暖和。


山姥切抚平上面的褶皱,免得留下印记下次帮三日月整理着装多出麻烦。他想天下五剑这种名刀就是不一样,衣服复杂得让他每次帮整理的时候吐槽点都不一样。


——仿刀穿得破破烂烂才对。


手指摩挲着狩衣领口。


——这种衣服只有天下五剑才敢穿着挥刀吧。


衣袖被扯出,放在手心掂量重量。


——我每天帮三日月穿上都避之不及,自己穿太蠢了吧。


山姥切举着饰物像在看恶魔的宝藏,咽了咽喉咙,头缓缓地望向门口,看着禁闭的拉门,将披布拉下。


镜子里的金发青年束好发饰,左侧右侧着打量。稍长的袖子抵在嘴前,眯着眼睛,张开哈哈笑着。虽然表情皱成一团,笑容也干瘪造作。


山姥切想笑得像老人一样的三日月并不好模仿。他有些失望地拨弄袖口的穗子。


然而站在门边偷看已久的三日月却在认真的思考自己笑容是否有这么奇怪。


于是他也笑了几声。


山姥切机械地转头,看到一双充满求知、栖息着新月的眼瞳。反应了几秒,额头狠狠地撞在镜子上,手捂着滚烫的脸,想着挖地洞离开房间的可行性。


三日月看着缩成一团,羞耻地抖啊抖,像是机关枪般不停吐着“让我死了吧”的恋人,又暼到一边对方换下的衣服,眼里是狡黠的笑意。


他穿好披上有些脏的披布,详端了会,对上抬眼偷看的碧绿眼瞳,揶揄地说:“还是切国穿着更好看。”



2.小空间/暗处性爱


http://ww1.sinaimg.cn/mw690/005ycxRIjw1f2h0i3yit4j30c81g0tdv.jpg



3.潜规则


黑发男人穿着正装端正地坐在办公椅上,而他身边的穿着校服的金发少年黑着半边脸,来回踱了几步,最后狠狠地看向椅子上的人,“你来干什么?”


三日月宗近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仿佛在说“这不是当然的吗”,山姥切粗暴地抓住三日月的领口摇晃,声音回响在无人的办公室里,“我可不知道啊!”


三日月拍了拍山姥切的手,示意他放下,边整理着装边解释:“国広,新学期要来和班主任问好可是一种潜规则。”


“没听说过。”山姥切没好气地说。


“这样可以促进交流啊,以后你违反校规校纪老师也有人交流哦。”三日月站起来把山姥切按在座位上,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对方的头发。山姥切不情愿地嘟囔着“别把我当小孩”,但也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反抗动作。


“还是很有用的,你看前几个学期你迟到、翘课、忘交作业都没有什么事。”


“你前几个学期就来过!”


山姥切直接跳了起来,抬在空中的手愤怒地颤抖着,像是要敲开三日月的头看他在想些什么。


三日月耸肩,“本来这次也打算瞒着你的,你不是和老师交流苦手吗?”


“所以要说谢谢吗?”


“不客气。”


“不要擅自接话!”山姥切手一挥,停顿了会像是在思索措辞,最后用愤怒和无法理解的语气说,“可是你,不是我的家长啊!”


三日月歪着头一脸无辜。


“可是我是你男朋友。”


4.在学院的某处接吻


山姥切国広熟练地跨过花圃,站在一扇黑漆漆的窗户前。他推了推,特意拜托室友解锁的窗户纹丝未动,只得再发邮件让室友下楼帮忙。


冰冷的电子屏成了荒弃的寝室楼背面唯一的光源,刺激着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然而信息还没发完,暖光填充了他的视野。


毛糙的玻璃窗另一边站着一个黑发的学生,他托着下巴,表情是夸张的惊讶。


“山姥切同学又晚归啊。”


山姥切撇过头,对自己竟然忘了今天是三日月轮值感到气恼。


“窗子是你反锁的。”山妞切咬牙切齿地看着装傻的三日月。


“晚归是要通报批评的吧,不过你这个学期已经是第三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三日月调侃地补充,“要不要我放你进来?”


山姥切坚定的摇头,转身就准备找个地方将就一个晚上。


咔擦——


他还保持着跨步的姿势,头僵硬地转回去,对上晃着手机、笑容灿然的三日月。


“这可是证据。”


山姥切青筋跳动,他攥紧拳头、狠狠地跺脚像是要把话挤出般,“三日月,我拜托你让我进去。”


三日月利落地打开窗户,靠在窗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山姥切,手指仿佛弹琴般敲打着脸颊,笑容爽朗却让人后背发凉。


“你亲我一下就放你进来。”


“哈?”


“亲脸不——”算。


“去死吧!”


山姥切抡起拳头却被三日月先扣住手腕,新月突然放大,他看到深夜色的眼瞳里震惊的自己,感受到对方修长的睫毛短短地划过。


冰冷的、湿润的、柔软的。


只是一瞬间,留在唇间。


三日月抚顺几根翘起的金发,嘴角的弧度比以往都大些。回神的山姥切用力擦拭嘴唇,手背被燥热的脸镀上红色。



5.自来熟的客人


“我要一杯大杯的香草拿铁,半糖,再加一个浓度。”穿着休闲西装的黑发男人没有看菜单径直点单。


山姥切国広看得眼生,但也不以为意地开始做咖啡。


“咖啡豆是今天刚到的吧,”对方已经坐在了吧台上,手撑着头,目光直直地看向忙碌的人,“店里咖啡倒是很新鲜,不过还是差点,不如我送你一些咖啡豆吧。”


山姥切再次确认这个人是新顾客,又想了想对方不知道是表演还是批评的话,递咖啡时删去了“请用”。


“工作日的客人要更少啊,”他环顾了店铺,只有角落坐着两三人,“这种情况有时间聊会吗?”


“不行。”山姥切擦着桌子拒绝。


“国広既然已经开始工作了,那有伴侣吗?”


山姥切猛地抬头,皱着眉,警戒地盯着淡定的顾客。对方用眼神示意他的胸牌,表示自己瞄到上面的名字。


“我叫三日月宗近,”对方递上一张名片,“我也说出自己是名字,这样你就不会觉得不公平了吧。”


这和不公平有什么关系。


“嗯…所以国広你有没有伴侣?”


“没有。”山姥切疏离地回答。


“那有喜欢的人吗?”三日月追问。


山姥切不想回答。


“没有啊,”三日月自然地接话,对山姥切的炸毛视若无睹,“我有哦,我跟你讲讲他吧。”


并不想听。山姥切的话已经到了喉间,然而对方正笑容和善、滔滔不绝地讲话,手在空气中小弧度挥舞两下作罢。


“他有金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睛,长得非常好看,做咖啡的手艺还特别好,不过纸杯蛋糕却会烤糊。很聪明,把店铺经营得很好,不过对于店外的事不在意,我每天特意从这条路上下班都没有注意到我一点。”


山姥切被三日月盯得不舒服,他有些慌乱地转身去拿牛奶,却不小心地洒出一些,浸湿了三日月的袖子。


“还有些毛手毛脚,不擅长对付别人的目光。他刚把牛奶洒我袖子上了,你说他会不会为了补偿我而交换联系方式?”




评论(7)
热度(105)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