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鹤山】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巫山烤全鱼 生快!让我们一直爱被被!
*本丸设定 OOC有


头重重叩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手摊在地板上,银白色埋在之间,帽子因为冲力掩在头中央。

审神者身体往后仰,头撇到一边,艰难地说:“你这样我也不会答应的。”

“主上,请让我和切国结婚吧,我是真的喜欢他!”鹤丸猛地抬头,琥珀色的眼睛流露出请求的光芒,尽管额头上滑稽的红印要更抢眼些。

“不是这么回事,”审神者扶额叹气,直视鹤丸问:“这种请求,双方应该都在场吧?”

鹤丸的脸瞬间苍白了起来,眼睛不停地转动,审神者已经可以看到他的脸庞的汗水。

“你不会是想借我的口去求切国和你结婚?”审神者狐疑地问。

鹤丸用手指挠了挠下颌,没有说话。

“你还没有和切国表露过心思吧?”

鹤丸假装看路边的风景。

“这样切国答应,你就能和他在一起,不答应,被砍的人也是我。”审神者用力拍桌,决定要报复这把要害她死于非命的刀剑,“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切国。”

“不可以!”鹤丸头摇得像拨浪鼓,他可不想被真剑必杀,然而眼前背顶恶灵眼射红光的人是没打算发光他的。拳头紧了紧,鹤丸一字一顿地亮出杀手锏。

“主上,我知道你的R18本藏在哪。”

审神者像是被按了开关,跳到鹤丸面前,拽住他的外衣猛晃,咬牙切齿地说:“我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壁橱、桌垫、保险箱、屋顶,”鹤丸数着,衣服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小,“啊,隔壁审神者传给你的资源还在那个叫笔记本的东西里吧。”

审神者愤怒地想以后要藏得更加小心。

“主上,教我怎么追求切国吧,”鹤丸层层剖析,“这样我就不会把你看他同人本的事情说出去,而且你也是支持我们的吧,如果在一起你直接旁观不是更好吗?”

审神者已经双手抱膝坐在角落,太过阴沉的身体似乎长满了菌菇,她看着已经眼瞳已经混浊、诡异笑容的鹤丸。

“成交。”

首先由阅历丰富的审神者教授方法,只见她正坐在大写的“撩”前,义正言辞,大有在说世间真理的架势。

“撩是追求之本,是恋爱之匙。喜欢就要去撩,撩到他心猿意马,再一举拿下。”

于是,鹤丸国永踏上了撩山姥切国広的漫漫长路。


《婶氏撩汉法则》第一条:战场上成为焦点

鹤丸首次抛弃“制敌先惊吓”的原则,战斗开始就正面斩杀一把太刀,刀顺势挥下,地上出现一道半圆的血迹,锋利的刀刃将昏暗的阳光反射得刺眼。鹤丸迎着光芒,微微侧头,暖光染在他的脸庞。

仔细看的话,鹤丸的脸上是呼之欲出的“快夸我帅”的兴奋,语气却努力得低缓、装模作样的深沉。

“切国,我表现的怎么样?”

然而只有身旁大俱利嫌弃的脸。

此时的山姥切在眼前的敌刀身体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随即刀尖旋转,双手持刀捅向身后,将偷袭的打刀重伤。

脸颊上的血被抹开,没有护腕的手也染上了红色,碧绿眼瞳的焦距落在已经呆滞的人身上。

“你刚才说什么?”

鹤丸咽了咽喉咙,“我说,切国最高。”

鹤丸想没有反应大概是因为他的表现还没有帅到让本丸荣誉数最多的山姥切注意。他暗下决心,要用更厉害是招式夺取目标的视线。

接下来的每个战场,鹤丸会将敌刀故意引到山姥切视野内,随即秀技巧或者将其斩杀,如果满意还会特意和山姥切说话来吸引注意力,虽然对方脸上的天然没有丝毫变化。

终于在boss点,鹤丸露出胳膊,凌厉地挥刀,上演真剑必杀。

鹤丸将刀收入鞘中,他故意不去捋随风飞扬的发丝,衣服比起以前的真剑也拉得更低,展现腹部紧实的肌肉。

山姥切盯着鹤丸腰间,眼底闪过一丝光。

鹤丸心中的小人得意地跳起舞,他埋头,手掩在脸上得以遮住表情无声呐喊,得意完便准备整理着装。他刚抬头就被某道风景摄住,僵硬地抓着衣袖,眼神漂浮着、挣扎着。

山姥切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领带,他边走向鹤丸边揉着后颈,披布退到发顶,敞开的衣领下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鹤丸看到山姥切嘴张合着。

鹤丸下意识地后退,视线却粘在前方。有话好好说,靠这么近干什么!

等等,他在说什么?

“啪”的一声,鹤丸顶着两个鲜红的巴掌印终于听到了山姥切的声音。

对方帮他整理好衣物,拳头开玩笑般顶了顶他的胸膛,言语里透出些开玩笑的意思。

“没想到你也有腹肌。”

我不只有腹肌,我还有胸肌,还有肱二头肌。鹤丸内心狂喊。

“虽然弱了点,”山姥切下颚向回程的部队扬了扬示意,“以后多练练。”

回去的路上,大俱利斜眼看着身边“五分钟往自己腰部看、十分钟要揉一次”的鹤丸,再次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婶氏撩汉法则》第二条:我有特殊的畑当番姿势

平静又祥和的午后。

万里无云的天空中,太阳就像是巨大的火炉,本丸就是被烧透的锅炉,刀剑们挥汗争夺电风扇。吵闹被腾腾的热气消散,传到后院轮值畑当番的鹤丸和山姥切耳里变得遥远。

鹤丸头顶草帽,心猿意马地耕种。他几乎持续地偷看金发刀剑,当对方暂停耕种、直起身休息时,就收回目光假装认真的工作,还不忘记抡锄头前先转个花样。重复第十二次的时候,山姥切终于叫住他,眉头微皱,神色言辞极为认真,“鹤丸你太慢了,认真点。”

鹤丸失落地点头,用力锄几下土地,发泄内心的不甘。脑海里迅速将夺人眼球的方法过了一遍,突然灵光一现,他紧了紧拳头。

锄头被高抛于空中,旋了几个圈后落在鹤丸手心,另一只手往前面一指,开声就唱。

不过只是两句就换来山姥切连忙喊停,他双手不停摩擦手臂像是有些冷,脸上的表情显出少许犹豫。

“鹤丸,你,去休息会吧。”

鹤丸郁卒地摆手,接下来的耕种因为找不到“撩”的合适方法倒是比以往效率都更高。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他抹去额间的汗水,估算着到了休息的时间,拿了两杯水在树荫下招呼山姥切过来。

鹤丸喝水时故意发出不大的“咕噜咕噜”声,仰头做着吞咽动作,任由水顺着脖颈消失在衣领中,余光注意到山姥切的目光,对自己在镜子前练习若干遍的动作更加自信起来,一口喝完后,随意地蹭掉下巴的水。

果然,当他迎上碧绿眼瞳时,它们躲避的动作慢了一拍。

没多久,对方又抬起头,面无表情如往常一般,他站了起来。鹤丸以为休息完毕,手撑在草地上要起身。但是有人压住了他的动作,头顶的景色不再是斑驳的阳光和深绿的树叶。

脸颊感受到运动服面料的柔软。

山姥切用他的袖口抹去他下颌处的水渍。

鹤丸想他现在就是飞上天空的烟花,要炸。

山姥切淡然地收回手,表情天然得可怕,歪着头看眼前人通红的脸,不知真假的关心,“生病了吗?”


《婶氏撩汉法则》第三条:下雨天的男友外套

鹤丸在屋里摆满了求雨的道具,将本丸的雨伞又是偷又是藏,天阴就在走廊瞎晃活像游戏里等待主角的小怪。

就这样半个月,他换来了一场没有雨伞的相遇。

山姥切准备去万屋,然而翻箱倒柜都找不到雨伞,他思索着本丸离万屋的距离也不远,扯住帽沿就要往雨里冲。

雨水没有打湿他的披布。

他抬眼看到是白色的帽沿,身后贴着一个比他高些的物体,热度被布料笼住,源源不断地传到后背。银色的头搁在他肩上,对方有些翘起的头发撩着他的耳朵,伴着对方说话的热气实在是痒。

“切国要去哪?”

山姥切的声音很小,听着有些含糊,“万屋。”

“我也要去万屋!”鹤丸立马接话,“怎么都找不到伞,我们就先用衣服挡着跑过去吧?”

山姥切也扯住衣服的一角开始跑,心里吐槽鹤丸都贴上来了还用什么问句。

浑然不知的鹤丸正红着脸偷看山姥切的侧脸。他小心地为山姥切挡雨,力求目标感受到自己的男友力。

因此到了万屋,明明叠在后面的鹤丸背部和手腕的衣服湿得能拧出水,白色的布料变得透明,贴在皮肤上。鹤丸偷瞟了眼镜子,确认形象,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让山姥切注意到。

然而,山姥切只是在挑物品的空隙时间严肃地叮嘱鹤丸回本丸换衣服,并且质疑了鹤丸挡雨的技巧。鹤丸抑郁地随手拿了个东西,等山姥切买完。

山姥切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他,仿佛在措辞而停顿了一会。

“你是和谁打赌输了吗?”

鹤丸看清手里的糖果,尴尬地点头,口里敷衍着“最近运气差”。

山姥切“噗”地笑了,他指了指糖果对老板说:“这个算我的,还有雨伞吗?”

怎么能让被撩的人付钱!

鹤丸抢着要付钱,过程中老板还背叛他的期望拿出了两把伞。

最后鹤丸在山姥切“你瞧不起仿刀吗”的攻势下认输。不过山姥切除了将小判递给老板,还推回了一把伞。

他们回去的路上,鹤丸积极地打伞,心花怒放地谈天说地,颇有心机地将“为什么用一把伞”穿插在话中。

“不需要再多一把伞了,本丸的伞够多了。”

山姥切侧脸看他,眼瞳里隐藏着揶揄。

“回去把伞拿出来吧。”


“你直接告白吧。”审神者正经地说。

鹤丸趴在桌子上,抓着头发,每次想说话时都会被相反的想法堵住喉咙。

“你的撩完全没有达到效果,反而被切国撩得心痒难耐。”审神者理性地分析,顿了顿,把沉在沼泽只剩头的鹤丸按下去,“你没有撩的天分!放弃吧!”

“切国能答应吗?”鹤丸几乎不抱希望地问。

“不知道,但是你既然智取失败也就只剩强攻,”审神者看到鹤丸仿佛看开的神情安慰道,“从这段时间的想出来看,说切国不是故意撩也有些牵强。这样,你明天去亲他,如果切国没斩杀你就有希望,如果被斩了也人生无憾。”

鹤丸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审神者良久,最后喃喃自语,“本丸一定有第二把鹤丸国永。”

此时审神者开始整理她的小黄书,敷衍地打发鹤丸,禁闭的纸门内传出拆房子等级的响声。鹤丸无暇在意她把书又藏在哪个角落,混沌地迎接了新的一天。

早晨太阳还躲在层层云朵后,明亮却不刺眼,微风吹过,潮湿的空气掠过脸颊,有点凉又让人神清气爽。鹤丸打着哈欠,疲倦地走在走廊上,还没走到一半就和转弯的山姥切碰面。

山姥切迈着沉着的步伐,瞄了一眼鹤丸严重的黑眼圈。鹤丸抿嘴,眼睛四处乱瞟,手也忘记如何摆放就这么垂着。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鹤丸眼看山姥切要与他擦肩而过,指甲抠住掌心,视死如归地堵住山姥切的去路。

山姥切往左边走一步,他也向左挪,山姥切往右跨了一步,他也移到右边。如此反复几次,山姥切青筋跳动,质问鹤丸:“想手合吗?”

“不,”鹤丸像是回答上司的问题朗声回答,“我想亲你!”

“你是白痴吗?”

“不是!我就是想亲你一下!”

“少开玩笑!”山姥切已经拔出刀,黑着脸把鹤丸逼到墙壁上。

眼看刀向他脖颈旁,剧烈跳动的心脏让血液冲上头颅,鹤丸高声喊出:“我喜欢你!”

刀停滞了。

“切国,我喜欢你!喜欢到我希望就算你不接受我也留我一命,因为我不想之后有其他刀追求你,哪怕是第二把鹤丸国永。”

山姥切的表情隐藏在披布下,但是细碎的前额发没能遮住好看的红晕。

鹤丸小心地推开刀,捧住山姥切的头。滚烫的温度传到手心,他想自己大概也是如此。他低下头,轻轻地在渴望已久的嘴唇上盖上标记。


鹤丸和山姥切交往一段时间后,审神者放了她的近侍一天假,表面上端着“让年轻人享受恋爱”的长辈架子,实际是为了和隔壁的审神者交换小黄本。

“我家的鹤丸能追到切国真是不容易,”审神者看着鹤山本里恋爱级满的某刀感慨,“他几乎没撩成功过。”

隔壁的审神者惊讶地看着她,“是鹤丸先撩的?”

“对啊,我都怀疑我们编的撩汉法则了。”

隔壁的审神者突然笑起来,“不是你的问题。”

“前段时间我来你的本丸,刚好碰到了你家总队长,他那时候躲在门后偷看你家鹤丸,我猜他恋爱了,就偷偷把我们那套告诉他了。”

“所以他们到底是谁先撩对方的?”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谁在乎呢?”


———————————————————
欢乐的撩妹梗(?)
鹤丸拿着农具唱歌是来自sm26304792(看的时候被突然唱歌惊吓到hhhhhh
鹤山那么萌
大家要不要考虑多投喂一下我和烤鱼鹤山粮|ω・)
最近好饿π_π

评论(2)
热度(121)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