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三山】月下少年

*现代paro 杀手三明x被收养被被
*狗血 OOC预警
以上


1.

阳光已经不再刺眼,天空中本来白色的云朵被染成红色,暖暖的夕阳铺在地上连坚实的水泥地都变得柔软起来。黑发男人一步一步踩在金色的地毯上没有声音,头发上奇怪的金色发饰反射着光芒,他拎着一个大的购物袋,走向城市的一角。

三日月宗近将钥匙插进钥匙孔试着旋转了一下,没有阻力。他送了一口气,见有双鞋子摆在门口便知道山姥切已经放学回家了,于是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对着客厅愉悦地喊了声“惊喜”。

然而客厅空无一人。

并且三日月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更加“惊喜”。

他这次回家没有通知山姥切,除去制造惊喜就是想知道山姥切一个人在家的状态。他现在突然庆幸没有在门口就喊出声,否则这个从厨房里急忙冲出来连泡面碗都没放下的人一定会在把他扔出去反锁直到他把这一切毁尸灭迹。

家具倒是没有变化,虽然茶几垃圾桶的位置明显离沙发更近了,电视的声音也大得闹腾整个空间。正在播放的是三日月最喜欢的一档综艺,山姥切却总是呛声说里面的梗旧得只有老年人才会笑。

三日月把声音调小,揶揄地说:“喜欢这个节目就说啊,下回我们可以一起看。”

“不要。”山姥切毫不犹豫地拒绝。

“为什么?”明明有看,三日月装作很伤心的样子。

山姥切支支吾吾最后嘟囔了一声“不喜欢”,惹来三日月意味深长的目光,他咽了咽喉咙放弃辩驳他对这类节目真的不感冒。

三日月把横七竖八躺霸占沙发的衣服扔到一边坐下,本来想把垃圾桶推开但是注意到里面的泡面盒索性把垃圾袋拿出来示意山姥切来接。

破罐子破摔的山姥切正夹着面准备再来一口,见三日月又看了他一眼只得悻悻地接过。

“已经吃了一碗为什么还要再来一碗?”三日月说着,指了指还没吃完的泡面又指了指垃圾袋。

“还没吃饱。”山姥切恋恋不舍地扔掉面,在放进垃圾袋时甚至别过头。

三日月眼角有点抽,怎么感觉不让吃泡面是罪恶?

“那就去做饭吃,”三日月晃了晃购物袋,眼里露出狡黠的笑意,“我还没吃,做两人份啊。”

山姥切不情愿地点头,把袋子拎到厨房,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全是三日月喜欢吃的蔬菜肉类,撇了撇嘴。菜刀又狠又准地胡萝卜切块,利落地将切好的菜品划到一边,在手里旋出一个漂亮的刀花,寒冷的刀身投影有因为坏主意都变浑浊的眼瞳。

三日月靠在沙发上,双手扣在脖颈后,后仰的头偏着看向厨房。

太阳般明亮的金头透过磨砂玻璃像是屋门口的暖灯,对方忙碌的背影也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不过光听气势如虹的切菜声就是知道他在干什么。

头发长得有点长,都快扫到肩了,等会让他去修。更瘦了,大概是因为半个月作息不规律,吃饭的时候要把肉多分给他。

琐碎的事一件接一件,三日月想不过来随性统统抛到脑后。

“真是让人操心的孩子。”

电视里搞笑艺人夸张地抛段子,嘉宾或者吐槽或者笑得前仰后翻。三日月嘴角上扬,眼底是一片月色。


2.

三日月宗近从不向往家人和家庭。

弹壳接连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是古典击弦乐的演出。然而屋角的中年男人捂住耳朵瑟瑟发抖,惊恐的眼瞳里映照着这些音乐会的演奏者。

他的周围躺着不会再说话的手下,那个人脚狠狠踩在一个人的胸膛上,一只手搭在腿上,另一只手举着枪,居高临下地像盯着猎物般的眼神。

三日月这时才16岁,年初入行,工作向来干脆,无论客户多么残忍的要求都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原因除了三日月的天赋,还要归功于三条家族对继承人严格的杀手培训。

三日月照例完成任务,这次的目标是某个贩卖儿童的社会人渣,客户要求也是简单的花样。他踢开脚下的人,朝着目标的双腿先各开一枪。

中年男人惨叫,还没来得及抱住腿就被人抓住头发,后脑勺猛磕向墙壁。

三日月微笑着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一丝变化,姿势换成掐住对方的脸,刚想再来一枪,门外传来“扑通”的声音。

枪口率先转到声源,三日月转过头发现门口有个跌坐在地上的小男孩。那个孩子穿着破烂的衣服,看着也瘦弱,十有八九是这伙人拐卖的儿童。

三日月装作很难办地叹了口气,手指却扣在扳机上。

“等,等一下!”小男孩因为恐惧而结巴,像用尽全身力气般吼。

三日月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手指即将扣下。

“让我杀他!”

对方打抖的身体和他说的可怕话语完全不搭,然而三日月看着那双毫无怯意的眼瞳起了兴趣。

男孩面对三日月看笑话的表情,咬牙地走近。如果还有活着的机会,那就是把罪名揽到自己头上,也许那个人会看在自己永远开不了口的份上放过他。

他边走边撸起袖子,白皙的皮肤上是斑斑点点的青紫,还有些依然在流血的伤口“这是我今天试图逃走被打而留下的伤口,我想报仇。”

“哦?”三日月眯起眼睛,“不是每个人都有报仇的权利啊。”

“我会有的。”

男孩已经冷静下来,他甚至能强迫自己和收敛笑容的三日月对视。

三日月突然从后腰的枪袋里摸出一把手枪扔到男孩面前,对方本来成熟的表情呆滞了一下马上手忙脚乱地接。他将保险栓关上再打开,扬了扬下颚示意男孩学。

男孩咬了咬下唇,将保险打开,通过瞄准器对准那张痛恨的、此时惶恐求饶的脸。他的身边是给予期待并且随时会结束他生命的陌生人。他手慢慢扣上扳机,尽管是学着刚才所见的画面,但是手指的位置还是有些错误,他的手臂不停地抖动,任由自己怎么做心理工作,身体背叛了意识昭示着他的恐惧。

怎么都对不准,扳机也顽固的像千斤石。这时被汗水浸湿的后背感受到温暖,比他大很多的一双手纠正他的姿势最后托住他的手。

“没问题了,按下去就好了。”

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就像是蛊惑。

心脏剧烈地跳动像是要跳出来,眼睑颤动地要合上,男孩深吸一口气,那张绝望又充满恨意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他强迫自己看着,轻声地说。

“神明是不会饶恕你的。”

砰——

后背的依靠消失,男孩险些摔在地上,颤抖的脚支撑着,狼狈地站在原地。三日月确认了目标死亡,手指摩挲着枪身,低头打量像是坏掉了男孩竟然产生了犹豫。

他拿枪对准男孩的额头,却没想到对方也机械地学他的模样举起枪。

“求胜欲望再强终究是个小鬼。”含有新月的眼睛微合着,像是在思量什么。

三日月宗近从来不需要家和家人,十六年的家族教育告诉他,那些比起什么舒适的港湾更像是悬在头顶的刀。

但是如果是把绽放光芒、独一无二的匕首呢?

三条家有一片花地,其中有类花红色的披针形花瓣像伞一样开放,小三日月看得很喜欢,长辈却拦住他。

“有毒的。”


3.

盘子被粗暴地搁在三日月的面前,山姥切站在身边目不转睛地俯视坐着的人。三日月闻着扑鼻的辣椒味五官都皱起来,他非常讨厌辣椒,山姥切也因为这个做菜几乎不加辣椒,只是因为三日月半个月不在家,为了满足自己的口味而买的。

“国广,有不加辣椒的吗?”三日月抬头望着山姥切,表情有点可怜。

“没有。”

山姥切不为所动,脸上写着“不吃就杀了你”的危险宣言,盯着三日月的同时坐在他的对面大口开吃,咀嚼用力程度让三日月以为被咬的是自己。

三日月撑着头想自己到底哪里惹了山姥切。

“国广,我没先通知你回来的事是想给你惊喜。”三日月眨眨眼,努力摆出真诚的笑容。

对方只回应了“哼”的鼻音。

“没通知你我去工作是因为事情紧急,那个破地方有没有信号,”三日月颇为厚颜无耻地补充,“你看我工作还不是为了养家,最近食物涨价得厉害,我不能让你饿着啊。”

山姥切顿时想把家长姿态的三日月的脑袋敲开一探究竟。

“你又不是第一次。”不自觉地暴露了小心思,山姥切有些促狭地低下头。

三日月撑着头,正经地问:“是我忘了什么?”

“不知道。”

捕捉到山姥切停顿的一拍便确认是自己遗忘了某件事,他把半个月前的事大致理了理,不太确定地问:“因为我没去参加见面会?”

山姥切已经中学三年级,最后一个家长见面会三日月强烈表示要出席,虽然遭到了山姥切的拒绝和吐槽。

“本来让石切丸叔叔参加就可以了,你非说要去,我和老师说完,你就消失了半个月。”山姥切想到当时期望三日月突然出现的自己,神色暗了暗。

为什么叫石切丸叔叔,叫自己就是三日月?

“为什么不叫我三日月爸爸?”关注点偏到宇宙的三日月发问。

山姥切险些噎着,“白痴吗你!“

“那叫三日月叔叔?”三日月说着想是在委曲求全。

山姥切青筋跳动,被三日月嘴里不断吐露出不同的称呼烦着倒把刚才的失落忘得干净,只顾和他吵架。

直到咖喱饭不再冒热气,三日月用勺子舀起不喜欢吃的红咖喱,淡定地往嘴里塞,虽然咽下去后小幅度地呼了口气。等三日月把空盘子交给山姥切的时候,对面的人的已经没有了隐藏的别扭反而张了张嘴似乎想说慰问的话。

“国广,我有半个月的假期,一起出去玩一次吧。”三日月笑着打量山姥切一瞬间熠熠的眼瞳。


4.

三日月和山姥切站在长龙队伍的末端,山姥切正吃着冰淇淋,三日月等他吃完又递给他棉花糖,用纸巾体贴地擦掉金发少年嘴边的糖屑。他们正在游乐园过山车类项目排队,因为刚才已经玩了几个项目,买了些零食特意排在第二长的队伍后面。

“真的不去摩天轮?”三日月一副很遗憾的样子,这个乐园的摩天轮也算是招牌项目。

山姥切吃着东西,说话含糊,“不去,你在里面杀过人吧。”

三日月耸肩,不可置否。

山姥切喜欢这类急速项目,玩得也非常开心,但是连续都是类似的项目好像也不太对,“三日月,下一个项目你选吧。”

三日月托着下巴没想多久就拖着山姥切去了对方故意忽略的鬼屋。山姥切看着诡异的招牌借口要去厕所被三日月扯住兜帽,调侃地说:“是你让我选的,不是要反悔吧。”

山姥切险些想说“对,我就是后悔了”,偏偏三日月的脸上是让他不爽的嘲笑,咬咬牙还是和三日月走进鬼屋。但是后面被吓得揪住三日月袖子不放最后干脆被牵住手往前走的发展让山姥切觉得反悔没什么丢人的。

比起山姥切惨白的一张脸,三日月的表情甚至可以用春风得意来形容,他就牵着山姥切的手到鬼屋贩卖招牌的地方,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有些纠结。

有张照片上是山姥切被突然冒出的手吓得跳起来三日月也被他带得踉跄,还有山姥切揪着三日月袖子惊慌地对着用眼珠作为掩护的镜头,也有三日月和山姥切姿势亲密地咬耳朵。

“国广,你觉得那张好?”

“都不——。”山姥切拒绝黑历史。

“就这张吧!”三日月突然眼睛发光,快速地选中打印,把一式两份的照片揣到口袋里,笑得神秘。

三日月让山姥切去餐厅排队,自己去了商店,在玲琅满目的商品里挑选,花了番功夫但也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他拿着一对爱心形状、看起来是项链的饰品,做旧的链条在灯光下泛着暗淡的光,铜被手心的热度捂得温暖,手指在缺口上抬,雕花的表面被打开露出一个框。三日月小心地将相片折角分别放了进去,刚刚好。他把一个相框放在口袋里,另一个握在手里,笑着走回餐厅。

那是他没有注意到的相机拍摄的,所以当时的他没有看也没有逗山姥切,只是牵着他的手看向前方,而山姥切正偷偷地看他。


5.

三日月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感到来自周围黑暗处的杀意,夏天的夜晚沉闷又燥热,风不但不够凉爽反而是迎风的头发挠得面颊发痒。他继续悠闲地散步,没走两步,有几颗子弹撕裂风而来。早已察觉到的三日月快速躲开,清理掉躲在树后的杀手,奔到门口发现被反锁上松了一口气。

山姥切刚好站在门口,从猫眼里看到三日月就打开门让他进来。

暗处的杀手换成了冲锋枪,在稍远的高地向公寓扫射。三日月将山姥切护在身下,现在的情况是无论人数还是装备都弱于对方,只能想办法离开。

三日月询问山姥切有什么要带走,由他穿过枪林弹雨的客厅显然更加安全。山姥切皱着眉想了想,最后摇头说没什么。三日月便叮嘱山姥切在掩体后等待,他跑到楼上的房间拿了资料和证件,走到房间门口又折了回去,从床头柜里拿了爱心相框。接着他从杂物间取出汽油在房子四处都泼上。一切办妥后,边走边向一个方向开枪造成他要从这里突围的假象。

待他回到玄关,他发现山姥切虽然还在远处,状态却比开始更糟。山姥切手别在后面,脸色哪怕在黑暗中都显得苍白。

三日月伸手要捉住山姥切的手却被躲开,压迫性的视线落在倔强的人身上。只是一眼就移开,用打火机点燃一张纸条扔到汽油上。

黑暗被火光驱逐,山姥切抿着唇,望着烈焰吞噬他的家,受伤的手插在后袋里紧紧地握着爱心相框。

熟悉的温度扣住了他另一只手,他的视野被遮盖,那人贴在他耳边温柔地说。

“走吧。”

三日月护着山姥切离开,偷了一辆车绕了一个大圈,然后又换了一辆车,目的地是他的弟弟小狐丸家。

山姥切坐在副驾驶沉默着,他突然意识到身边人的工作就是如此。七岁被三日月收养时,本以为会被训练成杀手,被作为枪支使用,但是对方只教了基本的防身术,和他一起吃住,帮他安排好学校,就像一个正常的家人。要说不同也就是三日月有时会来不及打招呼就消失一段时间,但最后都是整洁的回家,衣服上除了洗衣液的香味什么都没有,也有时候他注意到三日月衣服下白的绷带,但他去换药的时候,伤口已经处理过不那么吓人,就像是一个公职的家长在工作时会不小心受伤。久而久之,山姥切只记得“杀手”这个词,却淡忘了里面的含义。

“你每次都是故意等伤口合上再回来的?”

三日月挑了挑眉,本准备开个玩笑,但是对上快哭出来的又认真的脸,柔声说:“我很少受伤的,多是些小伤,让别人包扎一下没多久就好了,也耽误不了几天,带着伤回来会吓到你吧。”

山姥切身体倾向驾驶座,大声地反驳,“不要小看我啊!我怎么可能怕这些,你对自己收养的人多少自信点吧!”

三日月笑了,连说没有。

到了小狐丸家,已经收到消息的小狐丸安排好医生给山姥切包扎,自己和兄长在书房说话。今天晚上的人是背叛三条家族的旧部和一直僵持着的对手家族,所以能摸到三日月的私宅。

“兄长,那些长辈也知道山姥切的存在了,给了我这些,动作还真快。”小狐丸把几份资料摊在三日月面前,上面是山姥切和他的在国外的家人信息。

三日月冷笑着,新月升于一片杀意上格外的明亮。

“兄长的权利还没巩固,那边又开始有动作,还是把山姥切送出国好。”小狐丸倒不怕三日月动手,毕竟他的兄长聪明到让家族长老率先让步。

坐在办公椅上的人果然点点头。


6.

送行的人只有小狐丸,他对山姥切说兄长怕泪洒机场给你丢人,现在不知道在哪哭。山姥切冷淡地说他也不想被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男人送行。

尽管这么说,山姥切却觉得也许是昨晚吵架他脱口而出的“再也不想看到你”的原因。

小狐丸在一边絮叨,山姥切心神恍惚地听,眼睛下意识地在机场打转,最后茫然无措地看着人来人往。

“要登机了哦,”小狐丸拍了拍山姥切,“兄长就在机场,他怎么会生你的气。”

山姥切点了点头,他再环视了一遍,缓缓走向了安检。

三日月站在吸烟区,吐了一口烟后接听电话。

“兄长现在是在演偶像剧吗?在一边吸烟偷偷送行的苦情戏码我可适应不来。”

三日月看着迷茫回头的金发少年,轻笑不说话。

“兄长你不会要成为为了不把心爱的人扯入黑暗、转为默默守护的男二号?”小狐丸就像真有求知欲地问。

三日月扔掉烟头,少年的背影已经远离他的视野。

“鬼扯。”



评论(4)
热度(85)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