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拜托了冰箱

*梗出自综艺《拜托了冰箱》,但是有变动,厨师改成了会做饭的两个艺人,连续打开两个嘉宾的冰箱,然后两个厨师各料理一方食材,由MC和嘉宾投票决胜负。

*MC冲田组 嘉宾三明和被被 厨师是烛台切和主命

*无cp

 

“全世界的美食已经在你的冰箱。”大和守安定围着白色的羽织,穿着白浅蓝色牛仔外套和只印有“一番队”的白色T恤,边说着开场白边随心地拍桌。

“只有你还没有发现。”身穿黑色长风衣和黑色衬衫、搭配着红色围巾的加州清光朝镜头眨眼,手指比在唇边就像给了一个飞吻。

两人向中间靠近,默契地拍桌两下,做出开门动作的同时齐声说,“欢迎大家收看《拜托了冰箱》。”

“我们开场白超顺利啊。”加州语气里满满的不可思议,夸赞意味地为自己鼓掌。

大和守摆弄起餐具无情地补刀,“是啊,如果撇去前面23次的重录。”

坐在方形餐桌两边的人笑了起来,笑得更为过分的压切长谷部直接躬起了身,他今天穿着紫色长外套和白色衬衫,拉链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既然大和守都说出来了,我觉得可以就用前一次的啊,观众们肯定是第一次看到拍桌能把盘子拍翻的。”

大和守不爽地朝长谷部握拳,与此同时加州已经打定“这就是第一次录制”的主意轻松愉快地开始作介绍。

“今天我们的厨师是俳优烛台切光忠さん和俳优压切长谷部さん。”

首先打招呼的是烛台切光忠,他穿着休闲西装,很有风度地向镜头挥了挥手。

“大家好。”再和大和守亲切地交流完开场白后,长谷部话语间还夹杂笑声。

“烛台切さん和长谷部さん受到节目邀请的时候感觉如何?”大和守问。

“感觉该来的总会来。”烛台切靠在椅子上耸肩。

“是的,我们节目组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拥有厨师资格证的艺人的,不管是前辈还是后辈,不管是同意还是被我们使用各种手段取得的同意。”加州此刻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奸诈。

长谷部诧异地看着烛台切,随即双手抱臂颇为无语,“那我不是肯定要输吗?”

大和守连忙摇手,得意地说:“不不不,我们这从来都不是看谁做的好谁就赢。”

加州非常配合地翘起腿,大拇指对准自己,“是看我们喜欢哪个。”

“反正也没什么奖品。”烛台切总结。

“这么说长谷部さん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大和守好奇地问,“烛台切さん的厨艺可是业界出名啊。”

长谷部微微抬头,手在下颚处摩挲着,“我没想到他连厨师资格证都有了。实际上,我刚接到通知的时候以为是要我做嘉宾,和制片人谈得时候发现是要我做菜,当时就想开什么玩笑,我就拍过一个美食电影。但是制片人一直强调她是我的粉丝,所以——”

烛台切嗤笑地打断他,语气夸张地说了一句“若你的请求如此”。

“我可没有这么说,”长谷部脸上部都黑了,对烛台切表示了谴责,“你也太夸张了。”

“虽然模仿得不是那么像,”本来就故意的严肃表情出现裂口,大和守给予烛台切嘲笑,“但是烛台切さん完美揭露了你的广为人知的本性。”

“好了,现在来介绍我们今天的嘉宾,我都不敢想节目组付出了什么,真是辛苦了,”加州说着慰问的句子,用的却是幸灾乐祸地语调,“俳优三日月宗近さん和歌手山姥切国广さん。”

大和守和加州的正后方大屏幕分开,随着音乐里首先走出的来的是穿着深蓝色的针织衫和黑色休闲裤的三日月宗近,他冲镜头温柔地微笑打招呼。接下来搭配着浅灰色衬衫、简单T恤以及黑色休闲裤的山姥切国广对着镜头笑容更加内敛些,向场内的大家小幅度地点头。

三日月坐在了加州和烛台切中间,而山姥切入座于另一边。

“三日月さん平时都穿得这么居家吗?”加州眼睛睁大,脱口问出,发现其他人反而更加好奇自己的诧异,手比划着解释道,“我还是第一次见三日月さん所以不知道他平时是什么风格的,但是三日月さん上一部剧的服装不是非常复杂吗,狩衣之类的,反差好大。”

三日月随意地靠着椅子,笑得眯起眼连连点头:“确是非常复杂,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穿,一直是服装师帮忙。不过像现在这种风格我也很少,工作的时候助理打理服装就比较正式,休息的时候都是随便穿,头发用头巾往后捞就能出门。”

加州在脑海里试着描绘了一番,眼角抽了抽,“好像网络上很少三日月さん的居家装束。”

“大概是记者看到都不敢确定是我,”事实上是因为休息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含有新月的眼瞳深处滋生出恶趣味“要不我从现在开始留胡子?”

众人庆幸自己做得非常稳,烛台切用非常理解的态度说:“这大概就是比我年纪还大的前辈还在‘最美的俳优’榜首的焦虑。”

大和守把话题转向另一边,“山姥切さん的居家服照片非常多,不过都是带着兜帽,还穿得都是白色的连帽衫外套。”

山姥切没想到话题转到自己身上,刚喝了一口水被镜头对准险些呛到,他轻咳几声回答:“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写歌,去家里附近的超市换衣服太麻烦了。”

“你除了通告就没有不怕麻烦的时候吧,我们喝酒只要不是工作完绝对是白色连帽衫,”大和守脸上写满了“你真敢说”,进一步地吐槽:“而且长的特别像,床单们为了反驳你不是不换衣服花了多大劲。”

山姥切回想了自己的衣服,后知后觉地说:“我觉得差别还挺大的。”

三日月想起了什么,也调侃起山姥切,“前几天Dwitter上有话题是‘山姥切大人一共有多少件白色连帽衫大竞猜’,我只发现了5件不同款式的,所以猜了6。”

“哇哦。”另外五人同时发出感叹词。

三日月:“?”

“没想到三日月さん还会玩Dwitter。”长谷部变鼓掌边说。

“而且还有自己的私人号。”烛台切似乎很感动的样子,鼓掌间隙还给三日月竖起大拇指。

三日月:“你们到底把我想成怎样的一个人,老爷爷吗?”

众人微笑地点头,然后无视三日月开始说自己的猜测结果。“所以正确答案是什么?”五道求知的目光紧紧地锁在山姥切身上。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山姥切侧脸妄图忽略更加刺人的目光,每天早上看到一柜子的白色连帽衫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想逃走,“最近在写歌没看到这个话题,我回家算完公布答案。”

“奖品呢?”加州信心满满,直接跑到山姥切的位子后用手圈住他逼问。事实上他的“15”离正确答案有点远。

山姥切在加州的折腾下仰头,碧绿的眼瞳正好对上加州,无比正直地问:“我最喜欢的白色连帽衫同款?”

加州立马否决:“我穿白色不可爱,换一个。”

“加州你怎么就确定是你?怎么看我的23都更可能吧。”大和守和加州吵了起来。

还是不对,山姥切估算了一下,突然双手合十诚恳地对镜头说:“床单们辛苦了。”

“我想不到,干脆打开你的冰箱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礼品的。”加州这么说着已经开始手套,急不可待地跑到山姥切冰箱面前,双手交握,用看猎物的眼神盯着冰箱。

大和守也宣布进入节目最关键的环节,他和加州中间是一个略旧的白色三开门冰箱,冰箱门上还有好几个卡通的冰箱贴。

“那我们先打开山姥切さん的冰箱,然后再是三日月さん的。首先大家猜一下山姥切的冰箱会是什么样的?”

第一个回答的是三日月,他想当然地说:“应该会有很多速食、啤酒之类的。”

烛台切的答案也类似,“虽然听起来山姥切比较宅家,但是也听出来了他比较懒,再加上很多人说过他是工作狂,冰箱里应该比较单调,面包和泡面用的鸡蛋和蔬菜吧。”

作为压轴的长谷部在听的过程表情是藏不住的阴森笑容,非常肯定地否定了他们的答案,“绝对是非常健康的一个冰箱,因为合作过也有时会一起喝酒,山姥切さん现在是跟家人住的。”

三日月和烛台切发出惊叹,对山姥切的认识又到了新的高度。

山姥切不太明白他们的点,认真地解释:“对的,而且我有两个兄弟,他们还没有成家仍然住在一起,所以这个冰箱是家里五个人的。”

“那你把冰箱搬过来了家里今天吃什么?”大和守问。

可以看出山姥切被阴云围绕,语气中还有些失落,“他们今天出去聚餐。”

“没关系,他们在吃你在录节目不是,”加州完全没有安慰的意思,愉悦地打开冰箱冷藏室的门。

冰箱每一层都放得很满,用保鲜盒装放食物,井井有条,拉门瓶座上也分类地放置瓶瓶罐罐。

五个人都“哇!”出声。烛台切想着原料太多了不禁鼓掌,长谷部乐的不行盘算起怎么样取得山姥切的食材。

“还真的是非常健康的一个冰箱,蔬菜水果为主,”大和守开始了第一层的展示,首先是一个保鲜盒,里面装着是肉丸。

“这个是昨天晚上剩下的,兄弟做得,非常好吃。”山姥切眼睛闪闪发亮。加州听完就吃了一个表情非常惊喜,大和守也拿了一个不停地说“好吃”,山姥切脸上甚至有了小骄傲,不知道什么也凑到他们身边拿了一个丸子去吃。加州就干脆分了三个给剩下的人。

然后是玻璃罐装的酱样食物。

“妈妈做的,下饭或者是泡面都可以就着吃,其实光吃也很好吃。”山姥切的话越来越多,他看到大和守拿筷子蘸了些,咽了咽口水。

“按道理不该有这个啊,”大和守从冰箱里拿出好几包超市贩卖的袋装下饭菜,“你也吃这个牌子的啊,这里有萝卜、海带、白菜,口味很多啊。”

山姥切“家人中午都在工作单位的食堂吃,所以我在家的时候都是自己解决午饭。”

“你会做饭吗?”大和守存疑。

“简单的会,”山姥切掰着手指随便举了几个例,“但是我很少做来吃,基本上是泡面或者是拉面、乌冬。”

“为什么不做?”长谷部用手肘捅了山姥切一下。

山姥切坦诚地回答:“因为很耗费时间。”

“……”

三日月不停地点头表示赞同,但同时他也有疑问,“为什么不叫外卖?”

山姥切犹豫了会,不好意思地回答:“我在房间里写歌或者打游戏的时候经常听不到门铃,而且也麻烦。”

加州对准镜头吐槽:“这就是著名的歌手山姥切国广的本质,一个外卖都嫌麻烦的人。”

第二层的展示开始,分别是保鲜盒、鸡蛋、袋装吐司面包,而在这些前面有个东西夺取了众人的目光,大和守有看到幻觉的恍惚,他拿起了那个突出又突兀的食物——咬了一口的苹果,默默地看着山姥切。

山姥切嘴巴张张合合还没吐出一个音节,他的脸红到了耳根,最后开口连自己都想笑,“这个是昨天写歌,半夜就饿了,打开冰箱随便拿一个东西,大概是咬了一口,反正灵感来了就又去写了,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想起这么回事的。”

“所以你很可能会有一天拿了个鸡蛋带壳啃?”烛台切发自内心的担忧。

大和守接着打开了保鲜盒,整个人冻住了。加州好奇地凑头,胡乱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还第一次看到别人把汉堡、炸鸡和披萨放在保鲜盒的。你不是不叫外卖吗?”

“这个好吃啊,”山姥切面对着加州正色的说,“我一般喝酒也是烧烤为主吧,差不多类型。”

“不要乱归类。”大和守吐槽。

“都是快餐,不是吗?”山姥切歪着头反问。

烛台切沉默了很久,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我不会被他说服的”。

三日月摆出很正经的思考模样,然而一分钟都没有端住,似乎非常认真地想知道原因,“为什么喜欢吃?”

山姥切开始了他的吃饭逻辑,“我不是一个很认真吃饭的人,当然家里的饭我吃的非常认真!它们吃起来很快,很饱腹,我也喜欢这个味道,而且玩游戏的时候拿着碗不方便。”

三日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接下来是第三层和瓜果抽屉,是新鲜的黄瓜、土豆、苹果、西红柿、生菜、白菜、梨和柠檬。拉门瓶座上是苏打水、保质期良好的酸奶和鲜奶,有一层瓶座的护嗓子的茶叶、药类和喉糖。加州还分了一些酸奶给大家喝。

冷藏室就结束了,大和守、加州不知道再找什么又确认了一遍,长谷部表情怪异地在冰箱和山姥切间来回看。大和守又接着打开变温室,第一个抽屉是保鲜盒装的少量牛肉。

“只有这么一点吗?”长谷部失望地盯着那个保鲜盒。

“这个是兄弟第二天吃的肉,因为他喜欢健身,所以有规定肉的品种和质量。”山姥切说。

大和守在拉开第二个抽屉的时候笑出声,抽屉十分的重,他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啤酒晃动着,“整整一个抽屉的啤酒,你没有让我们失望!”

最后是冷冻室,烛台切和长谷部都非常感兴趣地等大和守展示第一个抽屉,大和守依次拿出了新鲜的牛肉、鱼肉,然后他拿出了肉串,那上面还串了蔬菜,“这个是家里做的?”

山姥切点头,嘴角忍不住往上勾,轻快地说:“兄弟知道我喜欢吃就做了一些,他们觉得加蔬菜不那么腻,对身体又好。”

加州狐疑地看着山姥切,“你自己会去炸吗?”

“会!”山姥切肯定地说。

第二个抽屉是冰淇淋,山姥切表示这些家人也会吃。第三个是速食乌冬和拉面,山姥切中午的主要食粮。

大和守用全新的目光投向山姥切,做出总结:“这个冰箱如果没有山姥切就会是一个完全健康的冰箱。”

“然后是三日月さん的冰箱,”加州和大和守走到另一端,那里摆放着一个超大的对开门冰箱,银色的涂漆上只有商标,“三日月会做饭吗?”

三日月摇头,“我只会泡面,反正工作的时候是助理负责饮食,在家的时候很少。”

“只会泡面吗?”烛台切上身稍微往三日月方向探,很是震惊,“煮面呢?往里面加鸡蛋和菜之类的。”

三日月摆手连说不会,坦荡荡地笑起来,“我只会往里面加开水然后放调料包,也不是没有试过加菜进去,真的是超难吃。”

山姥切眼睛睁大,疑惑地问:“有难吃的泡面吗?”

“我也没想到会难吃,当时只是加了点生菜和肉。”三日月眼睛微合,回忆着,看起来现在都没能相通结局。

长谷部捕捉到“肉”便询问三日月煮了多久。

“三分钟。”三日月回答的理所当然。

长谷部神色复杂地盯着三日月。

“泡面上是写三分钟啊,”三日月坐直,双手交握撑在桌面上,“然后我觉得加了菜调料包可能会不够,就加了点盐和酱油。”

大和守有不好的预感,小心地问:“你分别放了多少?”

“都是60g哦。”三日月毫无犹豫地说,“因为泡面是60g啊。”

烛台切咽了咽喉咙,手在脖颈上下揉,已经放弃探究三日月离开了助理存活的可能性,他严肃地对三日月说:“这种历史的必然就不要去想了,给助理涨点工资吧。”

大和守往冰箱的另一边挪了一步,警惕地盯着,“里面不会再有什么黑暗料理吧。大家猜一下里面有什么?”

山姥切托着下巴,“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因为三日月さん在家的时间很少,而且他大概是外卖叫的比较多。”

烛台切乐观一些,“还是会有些蔬菜的,零食会有比较多,即食类可以填肚子,然后一定会有茶,他非常喜欢喝茶。”

丧失期待的长谷部随意地靠在椅子上,“茶吧,他喜好喝茶是出名的,类推饮品会比较多,牛奶、咖啡之类的。”

“好的,让我们来揭晓答案。”加州打开冰箱,食物不算少,但是在硕大的空间里显得十分可怜,食物架上是用超市纸袋包装的食物。

大和守从开始有食物的那层开始展示,他和加州各拿了一个纸袋,看过后两人交换了一个嫌弃的眼神。

“洋葱,”大和守随意拿出几个,“快坏了的洋葱。”

加州拿出的是土豆,然而已经发芽,“这个是多久以前买的?”

三日月也记不清,“大概是一个月前?”

“牛奶,”加州继续展示,是一瓶酸奶,打开异味扑鼻,他赶紧看了看生产日期,饱含愤怒地质问,“上个月就过期为什么还在这?”

三日月弯起眼睛,“没注意。”

加州还翻出了过期的面包以及过期的矿泉水,“为什么水都能过期?”加州感觉自己在探索冰箱的七大不可思议。

“只有那瓶,”三日月无辜地解释,“门上的那几瓶没有。”

加州半信半疑地在看了看保质期,没几秒就粗暴地放下,抓狂地问:“也就差一会儿,而且为什么不把过期的处理掉?”

“我在家不喝矿泉水,有的时候买两瓶当时是先喝新买的,保险一点。”三日月摊手。

大和守把几瓶水清理出来让三日月自己扔掉,在下几层的食物架上找到了新鲜的芝士,从包装上来看还是各种类型的,他打开一包和加州分掉以补充吐槽消耗的能量。

接下来还有裙带菜、豆腐,大和守用不可思议的语调说:“这个开了,也比较新鲜。”

“这些是用来做味增汤的。”三日月解释。

长谷部吓了一跳,“你会做?”

“这个可以,”三日月点头,“我吃饭不能离开味增汤,虽然自己做得难喝了点。就跟泡茶一样,天天重复的动作。”

大和守在水果抽屉里找到勉强能用的柠檬和圣女果、西红柿后开始研究冰箱门上的各种瓶瓶罐罐。加州先随意地展示了苏打水、椰汁、干贝素,他用手指在空中大大一圈,用罐装饮品和茶叶包、茶叶罐,“这些都是茶吗?”

三日月一一介绍,剩下的人神情有如听课,时不时地点头。

“所以三日月さん烧开水是没问题的。”加州关上冷藏室门。

大和守打开冷冻室,依然是空荡荡的,他先拿出了一盒牛肉,“已经过期了。”大和守心里想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惊讶。然后是快过期的火腿以及鱿鱼。

加州脱下手套,装作十分好奇地反问三日月:“所以说,你要这么大的冰箱干什么?”

“当时搬家随便买的。”三日月承认他确实不需要这么大的冰箱。

长谷部更见坚定了要和山姥切的食材配对,烛台切在心里默默地回忆了一下三日月的可用食材有哪些。

“那现在来决定配对,我们今天的配对方式是一句话表示自己是吃货,”大和守宣布配对问题,用看热闹的语气说,“长谷部さん刚才就握拳庆祝胜利了哦,烛台切快教他做人。”

烛台切撑着头有些苦恼,想了一会儿说:“有什么是不能吃的?”

长谷部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再看完冰箱我就想不管这次问题是什么都必须要赢,结果很明显,我的回答是,我能清楚的区分餐桌上的罗氏虾、基围虾、大头虾、青虾、九节虾、花虾、竹节虾、对虾、沙虾、虎虾。”

加州淡定的点头,直接对长谷部说:“你选谁的冰箱?”

“山姥切さん的!”长谷部兴奋地喊出。

至此,这一期的配对是长谷部和山姥切的冰箱,烛台切和有些受伤的三日月的冰箱。烛台切和长谷部分别挑选好食材、换好衣服站在各自的厨具前。

“比赛前有什么想说的吗?”大和守问。

烛台切非常恶劣地手臂一甩指向前方,压低嗓音,模仿痕迹异常明显,“只要是你的要求,无论是什么菜品我都为你完成。”

四个人拍着桌起哄,长谷部青筋跳动恨不得扔个锅铲,他手理了理头发,以牙还牙地说:“难得有做菜的舞台,帅气地做菜吧!”

“那么,15分钟倒计时开始!”

“还真像呢。”烛台切和长谷部忙碌过程中,三日月对其他人感叹道。

“三日月さん去看烛台切做菜,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摆脱你了。”长谷部在切菜的时候教唆三日月。

“山姥切さん觉得谁会赢?”加州问。

山姥切在两边都看了看,他边回答边在长谷部那边顺了一块炸鸡肉,“看不出来,他们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做。”

“我不是在切吗?”长谷部头也不抬,“不能拿完炸鸡。”

烛台切努力地制止要帮忙的三日月,向加州和大和守求助,“再不把三日月さん拉走就可以宣布结果了。”

加州赞叹着烛台切的刀工,安慰他,“我会因为同情把票投给你。”

时间一分分过去,长谷部将土豆去皮、切块、腌制、放入微波炉,将汉堡、炸鸡、披萨、黄瓜切快,西红柿和果汁搅拌混合,面包打糠,搅拌然后放进微波炉。而另一边烛台切处理了洋葱,圣女果榨汁,用酒杯里放好各种芝士、保鲜膜包住放进微波炉,将鱿鱼切好裹好面粉炸,用椰汁、柠檬、糖等做酱汁,火腿雕花做装饰,鱿鱼淋汁摆盘。

15分钟计时结束,上菜。

“长谷部这个是什么,大乱炖吗?”加州打量着长谷部端上来的拌饭类和烛台切的两道经过精美摆盘的菜,“我可以投票了。”

“那你就不吃。”大和守把菜往自己这边拉。

加州抓住另外一边和大和守你争我夺,而三日月和山姥切双手合十,平和地说完“我开动了”,便先分好自己这份吃了起来,等两个人点评结束、心满意足的吃完,加州和大和守刚达成和平协议。

“那么就开始投票,”大和守歪着头,手指在两边点兵点将,“烛台切さん吧。”

加州满足地拍手,“烛台切さん的菜比较可爱。”

“长谷部,”山姥切很快就决定,“因为有炸鸡!”

三日月选择了烛台切,“因为我冰箱里的食材不多,做成这样不容易,而且,芝士处理地真不错。”

长谷部无所谓地拍了拍烛台切的肩膀,“菜确是做得不错,虽然你模仿得很烂。”

大和守鼓掌说道:“恭喜烛台切さん。”

加州补充:“也只有恭喜了。”

“全世界的美食都在你的冰箱!”大和守元气满满。

“只有你还没有发现!”加州不甘示弱。

两人互看了一眼,声音都提高了一个调,手上用劲也不小,桌子上的餐具剧烈震动,然而不管是声音还是拍桌完全不同步——

“以上,就是这期的《拜托了冰箱》!”


============================================ 

长谷部的《拜托了冰箱》中国版第八期的“清理冰箱”。

烛台切的是韩国版E34的“鱿淋鸡”、E38“酒丧心”。

 

提前祝各位婶婶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93)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