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鹤山】The Up Series人生七年 02

*梗出自英国纪录片《The Up Series》(用采访形式记录了二十个不同地区阶层的7、14、21、28、35、42、49、56岁的生活来作为比较)以及随缘居上的一篇The Up Series梗文。

*因为是写鹤山所以问题和原纪录片的问题肯定不是一个类型的,采访对象也只有鹤山

以上


Age 14

 

傍晚的阳光亲和了许多,染红了周围了云彩,被照耀的草地不再刺眼而变得清爽。

它旁边的林荫小道时不时走过背着书包的学生,夹杂着笑声的交谈和杂乱的脚步声是这里的基调。

 

镜头对着坐在草地上的两个少年,金色头发的少年交腿坐着,双手放在脚踝处自然弯曲。少年尽管褪去了儿童时期的婴儿肥,五官柔和的线条仍残留着稚气,碧绿的眼睛微合,目光随意地落在手上,抿嘴安静地笑着。他偏着头听身边的人讲话,头发低垂在另一边露出被对方气息染成微红色的耳朵。

 

正在说话的是拥有银色头发的少年,头发稍稍凌乱,几根发丝翘了起来,脸颊还贴着创口贴,金色的眼瞳就像初升的太阳炫目又朝气,他语速很快语气也夸张,有时手跟着比划指缝还捏着断裂的小草。他一只脚盘着一只脚屈起,整个人倾向倾听者。

 

【这里是XX公立中学,正在交谈着的是山姥切国广和鹤丸国永,七年时间过去,他们依然保持着友谊。】

 

“我们第二天到看日出,准确来说是看倾盆大雨,”鹤丸抢先说,他仰着头用怀念地语气说,“不过那可是我国中以前为数不多的早起啊。”

 

“然后第二天就生病了,为数不多的病假?”山姥切毫不留情地揭短。

 

“你不也是,还要去上课,说什么没有发烧,”鹤丸反击,在镜头前模仿了一番山姥切的逞强,“堀川说他都要把体温计贴你眼睛上了。”

 

山姥切将所谓的模仿看到一半就偏过,咬牙不说话。

 

【下雨为什么要爬山?】

 

“事实上我们出发的时候天只是比较阴沉,兄弟告诉我们会下雨,但是他说——”

 

“来都来了。”鹤丸接话。

 

“所以我们就去了,兄弟拗不过我们就同意了,还给了一把伞,”山姥切埋头,肩膀因为发笑而微微抖动,“但是我们在路上看到一只松鼠就把伞留在那。”

 

“那真的是一只可爱的松鼠啊。”鹤丸也笑了起来。

 

【问题一:七年的变化?】

 

“不知不觉就长大了,忘了什么时候我和国广比赛爬山的时候只用了半小时,七岁的时候一个小时都无法登到顶峰的山在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小山丘。”鹤丸感慨道,他抓了抓头发爽朗地笑着,“但是性格好像没什么改变。那些鬼脸我现在还能做出来,不过我现在还会用各种道具。”

 

说罢鹤丸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假胡子和鬼脸面具在镜头前晃了晃。

 

“国广变得更害羞了些,虽然跟我相处还是和以前一样,”鹤丸的尾音上扬,大概是有炫耀之意。

 

“没有的事。”山姥切急忙反驳,他踹了一脚鹤丸,有些窘迫地看回来。

 

“我只是对和同学交流有些苦手,”山姥切眼神乱飘并没有看镜头,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事实上,山姥切的同学们都非常喜欢他。】

 

【问题二:现在生活的看法?】

 

山姥切趴在手臂上眺望着教学楼,“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这所学校不仅离家近,而且老师们也很棒,课程也还行。我的一个兄弟也在这所学校读书,另一个兄弟今年考上了外地的名校,我得适应家里少了一个人的生活,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然而山姥切出神的样子并不像他所说的“没问题”。

 

鹤丸手搭在山姥切的手臂上,揽着他安慰道:“山伏哥假期还会回来的,他在学校的时候你可以把算进去啊,这样就还是五个人吧,反正我总在你家。”

 

“算你就是六个,不加。”山姥切一扫阴霾,手一推鹤丸的额头让他坐开。

 

“我的生活也不错,国广加入了田径队,他在校运会的比赛里拿了很多奖牌。而我就去了棒球部,现在是首发三棒。”

 

【山姥切短跑有着十分出色的成绩,他现在有接受专业的训练。鹤丸是这所学校棒球队的主力,XX公立中学在棒球上有着不错的成绩,是县级大赛的种子队伍。】

 

“社团活动后就一起回家,我有时候会在国广家呆一会儿。”鹤丸接着说。

 

【就我们所知,他们家并不在同一区域。】

 

“我们在到他家附近分开,虽然有些绕,但是我不在乎。我压根就不想回家,每天都有礼仪和功课辅导老师在等我,今天好像是……”鹤丸满不在乎地说。

 

“马术。”山姥切率先回答,他看着鹤丸的眼神不难看出担心。

 

“对,马术。我跟他们说,如果他报告给父亲我不上课我就整蛊他们。在父亲的考核上没出问题他们也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鹤丸摊手,眼里似乎还有讽刺的意味。

 

【你是怎么通过考核的?】

 

“有国广啊。”鹤丸兴奋地扑到山姥切身上,头放在山姥切头顶乱蹭把他的头发弄乱,像话匣子被打开般说道,“快考核我和国广哭诉,然后他就会上网搜索,或者是让堀川和山伏哥教,要不然我们俩自个琢磨,所以现在国广什么都会,简直是全能!”

 

山姥切一直闪躲却仍逃不开被抓住的命运,一边挣扎一边费力的说话。

 

“你还是却听辅导课吧,你英语成绩都快不及格了。”

 

“那今天你给我讲吧。”

 

“为什么是我!”

 

……

 

【你现在告诉我们,你父亲就会在录像里看到,这不就揭穿了吗?】

 

“他才没有时间看着个,他桌上的文件跟比我都高,”鹤丸比划了一下高度,“我猜的没错,就是秘书安排我参与节目的。”

 

【问题三:女朋友?】

 

“没有。”

 

“没有。”山姥切和鹤丸分别说。

 

【有和女生在一起过吗?】

 

“没有。”

 

“没有。”

 

山姥切和鹤丸异口同声的回答,他们都不自然的给予否定回答。不再像小时候对男生女生简单的认知,两人都有些羞涩于这个问题。

 

山姥切低着头,手指在下颌处摩挲着,“我不怎么跟班上的女生说话,她们有时候会来问我作业,很简单的问题,大概是我讲的问题,她们总说没听懂要再解释一遍。这实在是……鹤丸只要我讲一遍。”

 

【山姥切好像误会了什么。】

 

“不止班上的女生,学校很多女生都喜欢国广,他的抽屉里总是堆满了各种礼物还有情书。”鹤丸调侃道。

 

“只收到过一次情书。”山姥切红着脸争辩,随后他小声的补充:“而且我不喜欢礼物。”

 

【为什么?】

 

“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但是她们总是不属名,根本没办法还给她们,我只能看着它们发愁,”山姥切绞着手指,停顿了会犹豫地开口:“而且,总是糖果或者巧克力这种甜食,要不然就是文学小说或者是古典音乐专辑。难道是外表的原因吗,这些都是我不喜欢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鹤丸朝镜头摆手。

 

“别信他,昨天还有女生要我转交给他情书。”山姥切鄙夷地看着鹤丸。

 

“那不是情书,是赔款单!”鹤丸声音提高,连忙解释。

 

“哈?”

 

“我上次练球的时候打碎了她家的玻璃,你竟然不知道她就是住你附近的?”这次换鹤丸攻击了,“她八成是对你有意思吧。”

 

“我不是故意忽略的……不要推到我头上,那种信封放账单本来就有问题吧,怎么看都是对你。”

 

“为什么不可以是随便找的信封随便找人带给。”

 

“……可以。”

 

【问题四:喜欢的人?】

 

这个问题是分开询问的。山姥切刚刚跑完步随便地披着运动衫,他正用毛巾擦拭额间的汗水,脸上不知道是因为问题还是运动变红,说话间呼吸更重些,“没有。”

 

【最有好感的,不论男女?】

 

山姥切脚在地上划着,手不自然地蜷缩,想了很久才开口,但仍不愿看着镜头。

 

“只是好感的话,我前不久有收到一封情书,是个叫五条的女生。我收的情书很少,看到她写得心里有些开心。我觉得她和别的女生不一样,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她时不时会送我礼物,”山姥切梗住,他咬了咬嘴唇似乎觉得不好意思,“游戏之类的,我想知道她是谁,我可以回些礼物给她,还能交流下游戏。”

 

鹤丸刚打了一发安打还挂着笑容,靠着墙托着下巴思索了会儿,最后抬头望向天空肯定地说:“有。”

 

“国广看完这次的录像肯定又想知道是谁又装作没兴趣的样子。”鹤丸大概是在想象那种场景坏笑着。

 

【你在说谎?】

 

“这个不能说。”鹤丸手比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现在国广还会犹豫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在骗人,有他一段时间纠结了。”

 

鹤丸像想到什么突然四处张望确认没人,他严肃地就像是在宣布法规,“我要通过这次的视频告诉国广一件事,其实我——”说到这他就破功露出笑容,他反复调整想让自己看得更正经些,“我就是五条。”

 

鹤丸捧腹大笑,他还要接着说话于是用手狠狠拍了自己脸颊几下,就这样脸颊有些红肿声音笑得有些哑,“而且他之所以会只收到些甜食和文学作品,是因为某些女生问我的时候我故意往反方向编的,很少有情书是因为我说他不喜欢突然告白和情书短信这些借助工具表白的方式,他喜欢有好感的女生当面表白。想想在这种诸事不顺的情况下有个女生拨开云雾完全戳中他的爱好,我想知道他的反应,果然很有趣。”

 

【你不怕山姥切生气吗?】

 

“怕,”鹤丸回答的果断,他咽了咽喉咙发虚地回答,“所以我现在通过这个坦白啊,等他自己发现会被杀吧。”

 

【问题五:对家的看法?】

 

“对我来说家就是爸爸、妈妈、兄弟和我,”山姥切的眼睛像是沐浴着阳光的嫩芽,“我们能分享快乐、相互扶持,就算以后我和兄弟们搬出去住也始终有个地方连接着我们。”

 

鹤丸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低头乱拔草地,草屑乱七八糟地沾在黑色校裤上,“没有什么好说的,是个每天要回去的地方。我有想过在国广家住一天,但是这样我不上辅导课的事情就揭穿了。有一次辅导老师生病了,父亲又在外地,我从家里偷溜去国广家,然而秘书很快就打电话要求我回家。那个家明明只有我和那些只会恭敬说不行的人偶,但是父亲非要把我困在那里,他说我是唯一的继承人,我只能接受。”

 

【作为鹤丸集团的继承人,鹤丸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教育,被期望着走向无从选择的道路,还在少年时期的鹤丸不能理解又抗拒这些安排,也和父母产生了不小的摩擦。】

 

山姥切偏头一直注视着鹤丸,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手攀上了鹤丸的肩膀轻轻地拍着。

 

鹤丸看向山姥切冲他笑,“没事。”

 

“你可以多来我家,兄弟都很喜欢你。”山姥切小声对鹤丸说。

 

【问题六:未来的计划?】

 

“就像小时候说的,我会选择A大,即在本地医学部又不错,但是还没想好学术方向还是专业方向,我更想当个医生但是每天和陌生人交流实在是个挑战,如果因为慌张导致检查出现错误就难办了,”山姥切不好意思的笑着,“我还是想要三个孩子,如果对方不喜欢的话至少想要一个,虽然他们小小的很难办,但是真的是很可爱啊。”

 

“你对小小的东西挪不开眼,这是什么控?”鹤丸不停戳山姥切,揶揄道。

 

“没有的事。”山姥切窘迫地吼道,和鹤丸玩起了“我就要戳你,我就不让你戳”的游戏。

 

“我不能否认我会按照父亲的安排走下去的可能性,”鹤丸收敛笑容,手指放在紧闭的嘴唇上似乎不愿意说,“就像国中,父亲确是倾向于私立,我费了那么功夫还不如表哥选择了这个学校让他觉得和国中简单的教育比起来不如和家族的人打好关系重要。我没有能力去反抗也又没到时候,幸运的是,他倾向于A大经济学,我可以和国广一起升校。”

 

鹤丸说话时眼瞳里的感情变换交织着,说到最后轻快了些,山姥切说着“那大学可真糟糕”却止不住笑容。

 

【看来山姥切和鹤丸对未来都充满希望。】

 

天空变成了深色,月亮明亮地悬在高空,山姥切和鹤丸在路上走着,影子被拉得很长。他们并肩交谈着,鹤丸有时做出击球的动作大概是在说社团活动,山姥切把头偏向另一边开心地笑着。


tbc

评论(1)
热度(32)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