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鹤山】The Up Series人生七年 01

*梗出自英国纪录片《The Up Series》(用采访形式记录了二十个不同地区阶层的7、14、21、28、35、42、49、56岁的生活来作为比较)以及随缘居上的一篇The Up Series梗文。

*因为是写鹤山所以问题和原纪录片的问题肯定不是一个类型的,采访对象也只有鹤山

*【】里是旁白和问题

以上

 

Age 7

 

安静的教室里只能听到翻阅纸张的声音,孩子们都端正地坐着,在纸上一笔一划看起来格外费劲。镜头对准的金发男孩正用铅笔认真地写好答案,从试卷答题数来看这次考试对他没有什么问题。

 

【这间教室正在进行测试,这是山姥切国广,坐在他身后的是鹤丸国永。】

 

银发男孩显然不如山姥切投入,他转着笔鼓腮忧愁地看着试卷,没过几分钟就趴在课桌上胡乱抓着头发。他偷偷地用笔捅了捅前桌,对方转过身用口型作了个“不行”便要转回去。鹤丸连忙抓住山姥切手臂的衣物,金瞳满是哀求,又可怜兮兮地叫了声“国广”。

 

山姥切在鹤丸和摄像机间来回看。

 

“山姥切。”老师警示道。

 

山姥切坐好继续写试卷,然而他间隔会儿就往摄像机方向偷瞄。

 

【我们把头转开,摄像机就记录下他仍小纸条的动作。】

 

金发男孩靠在沙发上埋着头似乎不太习惯镜头,银发男孩在屋子里转悠,他发现镜头跟着他转后就欢快地到处躲藏像玩捉迷藏,摆脱不了就朝镜头做出各种千奇百怪的鬼脸。

 

“你们会把我的鬼脸录进去吗?” 鹤丸突然地问,金色眼瞳睁大闪闪发光,再得到肯定回答后兴冲冲地叫唤山姥切让他也加入。

 

“我拒绝,”山姥切在胸前比了一个“NO”,“我才不要看录像带的时候是一张奇怪得脸贴在上面。”

 

“哪里奇怪,”鹤丸嘟囔着却做回山姥切的旁边,脸挨近对方的脸做出鬼脸,因为舌头伸出的原因,不仅惹得山姥切抹去喷到自己脸上的口水,说出来的话变成了“地个吼子囊度哼蒿。”

 

“你离我远点。”

 

“就不。”

 

山姥切手抵住鹤丸的额头用力往外推,鹤丸却变本加厉地挨得更近,两个小孩打闹起来。他们玩了会,山姥切突然发现靠近的摄像机一个没坐稳从沙发上摔了下去,他窘迫地瞪着镜头连起身都忘了望沙发方向转,只给镜头留下发红的耳尖,而鹤丸大笑着趴在沙发上得意地说。

 

“还是要看着我吧。”

 

【很显然,山姥切对待镜头特别害羞,而鹤丸恰恰相反。】

 

“爸爸妈妈还有兄弟让我来参加,他们说这个以后可以作为成长记录。”山姥切正视着摄像机说话,似乎是要证明他毫无惧怕,尽管如此不停绞着的手指和总是颤动地要移开的眼球正叫嚣着“不是这么一回事”。

 

【山姥切的父母是在职员工,他还有两个兄弟。】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录节目,爸爸可不会要录什么成长视频,估计是他的秘书发现国广参加了自作主张地同意了,”鹤丸语气不太肯定,随即无所谓地补充,“嘛,反正是和国广一起。”

 

【鹤丸的父亲是鹤丸集团现任社长,是在日本有着极大影响力的一个企业,作为独生子的鹤丸不出意外将会成为下一任社长。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录制我们也并不清楚。】

 

【问题一:怎么看待打架?】

 

“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

 

山姥切和鹤丸同时给出否定的回答。山姥切转头看着鹤丸,眼睛睁大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你昨天还和山口打架了。”

 

“那是他先动手。”鹤丸飞快地说。

 

“那也是你先恶作剧。”山姥切肯定地说。

 

“这次不是!”鹤丸上串下跳地要来个场景再现。

 

【看样子这不是第一次。】

 

山姥切抿嘴看完,似乎很烦躁鹤丸浮夸的表情就这么瞪着,两个人互相看着又进行了一番眼神沟通,最后山姥切偏过头用责怪的语气说:“这回就相信你,下次再这样——”

 

“我留一拳给你。”鹤丸抢先,偏头对着镜头地挑眉带着炫耀的口吻用口型比着 “国广每次相信我”。

 

“好。”山姥切说着眼神重新回到鹤丸身上。

 

【还真是意外地展开,不过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

 

【问题二:课后活动?】

 

“看书、做作业、看电视、和兄弟玩,”山姥切手指在脸上弹奏着,仔细地回想,“我家附近有座山,平时在那玩,还可以看夕阳。”

 

“对,超漂亮,我还想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日出,不过那是一座很高的山,要花好长的时间才能爬上去,看日出的话要起特别早啊。”鹤丸皱着眉,看来是在认真烦恼。

 

“那你就起早些,兄弟每天都上去看日出,怎么想都是因为你懒。”山姥切说到兄弟时语气轻快,说到鹤丸便换成嫌弃的口吻。

 

“山伏哥是那什么……修行爱好者能一样吗?”鹤丸不服气的说,“明明你也没看过日出吧。”

 

“那是因为要等你一起上学!”

 

鹤丸头偏向一边表示这都是借口,山姥切从沙发上跃起冲到沙发边面对着鹤丸喊:“明天我就去看日出。”

 

“我也明天去,我比你早5分钟去。”

 

“那我早10分钟。”

 

【事实上,明天下雨。】

 

“国广家旁边还有公园,平时还可以在那玩球。”吵闹后鹤丸补充道,在被问及他的课后时,他理所当然的回答,“跟国广玩啊。”

 

【我们听说鹤丸被安排了很多课外辅导,包括有功课、乐器以及礼仪等。】

 

“不去,坐在那多无聊。”鹤丸如此说道。

 

【问题三: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鹤丸肯定地说,“女生多烦啊,恶作剧的时候她们在哭,听故事的时候她们还在哭。”

 

“兄弟说女孩子是水。”山姥切颇有赞同的意思。

 

【那喜欢的人呢?】

 

“国广。”鹤丸抢先回答,他看向山姥切眼里是狡黠的笑意。

 

“鹤丸。”山姥切不情不愿的回答,在问及原因时他愤愤地看了一眼鹤丸,“我们录节目前说好了要互相表扬。”

 

【对表扬的定义有些误差啊,那喜欢的女孩子呢?】

 

“没有,她们比国广无趣多了。”鹤丸撇嘴。

 

“你会被她们围攻的,”山姥切好心提醒,“要我说的话就山田吧,她长得又高又壮,鹤丸上回想去恶作剧看到她连道具都扔了。”

 

【看来他们都没有喜欢的女生。】

 

【问题四:对友谊的看法?】

 

“很重要,如果没有小伙伴人们会有这个世界就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山姥切努力想找到合适的措辞,“我也不是不能一个人,但是我希望有个人一起玩。”

 

“如果没有友谊的话我就只能自个恶作剧,那一定超级无聊。”鹤丸试想了一下打了个哆嗦,他连忙抓住山姥切,“所以国广你不能扔下我!”

 

“我才不要加入你那么恶作剧。”山姥切躲开让鹤丸扑空。

 

“那你在旁边等我。”鹤丸商量着。

 

【你们怎么看待你们之间的友谊?】

 

“很棒!”鹤丸靠着头后仰,手随意地伸直晃着。

 

“虽然最开始我并不打算和他交朋友,”山姥切刚说鹤丸就把目光锁在了他身上,他身体前仰紧张得背部绷直,“因为他总是恶作剧,我有些怕生,所以……不过现在这种感觉……”

 

山姥切顿了顿又绞手指,几次欲言又止鹤丸靠得越来越近。

 

“还不错。”山姥切最后喃喃道。

 

鹤丸放松地躺回去,大概是得到了肯定,得寸进尺地笑山姥切害羞,还非要把“还不错”改为“很不错”。山姥切吐槽就凭他现在的表现就应该把“还不错”改为“还行”。

 

【两个孩子在形容他们之间的友谊时都表示了满意,从他们的相处来看这段友谊足够美好,孩子们始终在笑着。】

 

【问题五:对未来的规划?】

 

山姥切和鹤丸都想了一会儿,对现在的他们来说未来那么大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半刻钟他们还是没有开口的趋势,鹤丸用手肘捅了捅山姥切被推开,两人又猜拳,第一局是鹤丸胜利但是山姥切要求再来几局,直到他胜利局数多于鹤丸。

 

“我会先上XX私立中学吧,爸爸是从那毕业的,然后我不想上大学,我要去当摄影家,每天去不同的地方拍摄不同的风景。我不想结婚,你看,我要跑东跑西的,不过可以在国广家旁边安家,回来的时候就去他家蹭饭。”鹤丸搓鼻,边说边在想就不该有后面几局。

 

山姥切听完又犹豫了会,“我会上XX公立中学吧,因为——”

 

“那我也去,刚开始说的不算。”鹤丸打断。

 

山姥切瞥了他一眼继续说,“因为离家近些,然后我想去XX大学——”

 

“那我也去,刚开始说的不算。”鹤丸再次打断。

 

“你不是就业吗?”山姥切盯得鹤丸有些发虚,鹤丸挠挠头发强行解释“我去XX大学学摄影”。

 

“学习医学专业,我想当个医生。我想有3个孩子,因为现在家里是3个孩子,我很喜欢兄弟们。”说到最后山姥切的声音小了很多,头也埋得低了些。

 

鹤丸和山姥切咬耳朵交流着,他们时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夹有几句大声的吵闹,鹤丸说得起兴前仰后翻,眼睛弯弯得金色全被藏在后面,只有睫毛不断颤动着。山姥切抱着肚子笑得抬不起头,他浑身颤抖,垂落在脖颈的金发也抖动着。

 

他们挥手离开,金色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两个孩子如同小天使般发出闪耀的光。山姥切招手离开,鹤丸就跟上去拉他的手。

 

【给我一个孩子到他七岁的哪一段,我将会还给你一个成人。】

 

Tbc


评论(3)
热度(38)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