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如果他们在医学部

*小段子,无cp

*私设有 OOC有

*主要是被被、冲田组和鹤,题目虽然用了医学部但其实是天朝的医学院生活

*祝所有的医学狗不挂科


“准备好了吗?”山姥切国广眼睛在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间转动着,他压低声音再一次向两人确认道,态度严肃到是火箭上空之前的确认形式。

加州手轻微的颤抖着,小心的握紧镊子稍向上提,大和守一手拿着导管一手拿着细绳保持着交递姿势,他们轻声给予肯定答复,他们屏息以待。

山姥切咽了咽喉咙,手上的眼科剪挨在兔子膀胱上。三人随着眼科剪口的张开合拢,头不断地压下,眼瞳也不断睁大,终于在膀胱壁上有一道管径一半的斜口,他们呼出一口气,加州头偏向一边幸福地仰头闭眼。

“你们到哪一步了?”愉悦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山姥切背部感到了巨大的冲力,他因为那人的靠压身体猛地前倾。还在膀胱上的眼科剪捅了进去贯穿了膀胱。

山姥切、加州和大和守都愣住了,他们想变成了灰色的腐朽石膏,触碰便会粉碎。

最先反应过来的始作俑者——鹤丸国永,他眼神乱瞟着倒退几步,尴尬地笑着说:“啊啊,我那组要插管了,我先回去了。”

“鹤丸国永!”山姥切青筋跳动,拿着眼科剪冲向跑开的鹤丸,前额发的阴影下是火光跳动的碧绿眼瞳,“我也不要你的命,把膀胱交出来抵债吧。”

“开什么玩笑,没有膀胱我不就死了吗!”鹤丸绕着各个试验台打转吼回去。

“山姥切冷静些,”大和守和善地笑着,眼睛眯起来笑着,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他摁住山姥切的肩把眼科剪卸下,然而他递上了一把手术刀,眼睑打开蓝色的眼瞳里满是戾气,“用这个快一些。”

“救命啊!”鹤丸夺门而出。

热闹的实验大楼回响着某人凄厉的求救声。



这次的实验是由天才跳级的研究生药研藤四郎代课,他让学生们先在实验室坐好,刚开始讲解实验就被材料老师叫了出去,学生们百无聊赖地等着,鹤丸国永靠着实验台哼着小曲。

“你们的老师呢?”另一个实验室的老师狮子王头探了进来疑惑地问。

“出去了。”鹤丸偏头回答。

“是哪个?”狮子王又接着问。

鹤丸眨眨眼,手指在下颚敲了敲,实在是想不起来。他灵机一动,两手前伸比划了一个胸部的高度。

“哦哦!”狮子王不住地点头,合掌表示他明白了。鹤丸也满意地点头笑了起来。

“嘭”的一声,器械框砸在实验台上,里面的器械弹起敲击着发出清脆的响声。从后门进来的药研轻抬下颚,眼角上扬俨然是黑化的模样,话语里的愤怒毫无掩饰。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地金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是白痴吗。”加州停下修剪指甲,揉了揉耳朵。



“他们到哪了?”主刀的加州清光烦躁的把前额发一捞别在耳边,挽起袖子就差没把手套一起摘了。

“在分离组织了。”大和守安定抬头望天,不是他对解剖没有兴趣,他是真的受够黄的脂肪组织了。

加州支了一声,继续拿着勺子吭哧吭哧的挖着标本的大腿脂肪,又过了一段时间,隔壁组的堀川国广已经兴奋地回座位取图谱,加州手狠狠地砸在解剖台上,没错,他还在挖脂肪。

“还没挖完?他们已经找到大隐静脉了。”山姥切国广正叼着一片面包干站在除了主刀和副刀其余都意兴珊阑地回座位的解剖台旁。

加州抬头就看到黄色的面包干反胃地低下头,然而又是黄色的脂肪组织,他反胃地咳嗽,把勺子随便放在一边摘下手套胡乱抓着头发。

“我们的比他们的胖那么多,”加州抓狂地用手比划着,“这些是我见过最不可爱的东西!”

山姥切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随手拾起一边的手术刀在那堆挖出来的脂肪组织翻拨着,他歪着头看了一眼加州,拉大和守一起过来看。两人无言地托着下巴,大和守抱着侥幸心理不太肯定地问山姥切。

“你说血管神经什么的还能再粘回去吗?”



“你们谁来做模特?”岩融拍手让大家安静下来。

所有男生后退一步,不情愿地盯着那张床。

“我投鹤丸一票,”加州清光举起手大声说,“他刚骗我走到模型教室。”

鹤丸瞪大眼睛看加州,手戳着他被惊吓到,“竟然把理由说出来了,老师,这是报复!”

“我投鹤丸一票,”大和守安定也跟着举手,“我跟着加州来的,也走错了。”

“我投鹤丸一票。”刚到的山姥切国广也出声投票。

“你别说你也是跟着加州来的!”鹤丸呛声。

“但是我也走错了。”山姥切耸肩,更重要的是他是男生学号的开始,绝对不要脱了上衣,他连兜帽都不愿意摘下。

“不要什么锅都甩给我啊!”鹤丸大步走进摇晃着山姥切,山姥切头偏向一边瘫着脸不为所动,其他的同学也纷纷投票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投给了鹤丸。

“我也投鹤丸,因为现在不投他他也得当模特。”最后一个投票的人如是说。

全票通过的鹤丸只好在岩融的注视下不甘地躺在床上,磨蹭地脱掉上衣躺平,同学们就围在周围俯视着他。

“大家注意,叩诊是用中指垂直敲在第一个指关节上。”岩融边讲解边示范,鹤丸忍耐着在想下节整谁排遣着,这时候一个指头戳在肋间,鹤丸拍床而起,山姥切的手垂直于指缝戳在他身上。

“啊,真是抱歉。”山姥切收回手诚恳地说。

鹤丸嘀咕几声,也没再说什么,毕竟他已经预感到之后会有多少人手滑。他突然喵到加州,伸手扯了扯烛台切的衣角,“你带了指甲剪没有,快帮加州修下指甲。”



“你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我的能力感到在意吗?”

“不要在盯着我看了,不要对我期待什么。”

“啊……转过身了。呵,很快就失去兴趣的了吧,我知道。”

“这样就好,这样的我根本不能完成什么。”

“对,你就离我远些在那等待新的主刀吧。在我离开你之后,也会被继续比较下去吗……”

山姥切骗过头,碧绿的眼瞳在发梢的阴影覆盖下变得更加黯淡,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他站在冰冷的亮银色台边低声说话,在喧杂的环境、不断来往的人中格格不入。他又看了最开始他注视的方向,深远地,一只手按在另一只手的手腕上。

有人按住了他的动作。

“山姥切。”大和守安定挑眼,他顺着山姥切的目光看向在实验手术台旁的格子中白色中夹杂着因为污物变黄的皮毛的某动物尾巴,蓝色的眼瞳射出一道冰冷的视线,看着山姥切的表情像是要猛烈摇晃使其恢复正常。

“快把那只兔子给抓出来,加州是不可能再去换一只的。”



教学楼天台的第一个窗口,黑发青年屈膝坐在窗台上,正修着指甲口里念念有词,看到来人还眨了眨眼,红瞳闪耀着十分愉快的样子,嘴里仍流畅地背着。

第二个窗口,有着黑发蓝瞳的青年正把自己口鼻部缩在白色羽织里,手不停地晃动着资料,应该是卡壳了,随着单音节不断吐出表情也越来越差,第一个窗口的人挑衅般地接了下去引得他咬牙切齿地瞪过去。

第三个窗口,一团白布?还有人用床单占位子吗,也太奇怪了吧。呜哇,白布在动!金色的脑袋就像萌芽从白布里钻出,那人转过头眼里满是疑惑。

第四个窗口,什么都没有。

学生A激动地泪流满面,激动地把书放下。

一张鬼脸贴在玻璃上,金瞳中是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小问答

Q:你的姓名是?
A:加州清光。

Q:为什么选择医学部?
A:是命运的宠爱哦(大和守:就是调配。

Q:你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
A:没有什么特殊的,非要说的话就是考试吧,最喜欢训练了。

Q:你最讨厌的课程是什么?
A:某些科目的动物实验课。因为杀死可爱的小动物什么的果然下不去手啊,唔……我也不喜欢白大褂、口罩、手术帽之类的。

Q:有挂科的经历吗?
A:没有,被老师宠爱的我怎么可能会挂科呢!


Q:你的姓名是?
A:大和守安定。

Q:为什么选择医学部?
A:因为冲田君……

Q:你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
A:江户史!我好想再选修一次,啊啊,果然听几遍冲田君的故事都不会烦闷啊!

Q:你最讨厌的课程是什么?
A:没有啊……

Q:有挂科的经历吗?
A:有。因为那天刚好看了《新撰组异闻录》池田屋事件,写完题目激动之下就写了一篇感想,把试卷写得太满好像还些在答案间隙了导致老师看不清,哈哈……


Q:你的姓名是?
A:山姥切国广。

Q:为什么选择医学部?
A:白大褂。

Q:你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
A:实验课,可以穿上白大褂、戴口罩、戴帽子。

Q:你最讨厌的课程是什么?
A:外习课,因为有病历习、问诊习,会很在意病人的眼神也不擅长和他们交流。

Q:有挂科的经历吗?
A:没有。


Q:你的姓名是?
A:鹤丸国永。

Q:为什么选择医学部?
A:因为想知道解剖课自己会不会被惊吓到。

Q:你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
A:并没有。因为医学部的课程都很枯燥,而且问题的答案基本是不会变化的,如果都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因此死去的。

Q:你最讨厌的课程是什么?
A:最讨厌的话,不知道啊,要不抽签抽一门?

Q:有挂科的经历吗?
A:大部分是飘过的,但是有几门因为考试安排太紧密了还是挂掉了。


“鞋套。”大和守安定把蓝色塑料材质随便地塞给身边的人。

“为了搭衣服特意买的鞋!”加州清光语气里满满的抱怨。

“手术帽。”大和守偏头努嘴,还没等加州站稳就把帽子乱箍了上去,“反正等下要穿手术衣,鞋套和手术衣更配吧。”

“我今天早上辛苦整理的头发!”加州一把摘下正滑稽地像浴帽一般的东西,照着镜子努力把头发整齐地塞进去。

“还有口罩,快点。”大和守晃着口罩催促道,他看到刚进换衣间的山姥切国广打了个招呼。

“可是头发塞进去鼓起来一点都不可爱。”加州不耐地说,他试图把头发理好。突然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全副武装的人,他帮加州夹住头发。

“山……山姥切?”

加州和大和守睁大眼睛,大和守还不可置信般地看了看手表,那个只有一双碧绿眼瞳露在外面的人点了点头。

“快些,我去穿手术衣了。”

山姥切的上扬的语调昭示着他心情很好,他的动作在庞大的洗手衣下非但不笨拙反而格外轻快。

“山姥切不是一般地喜欢手术衣啊。”

“快要超过白大褂了。”


评论(10)
热度(79)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