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三山】论粉的正确方式

*艺能(毫无关系的)前篇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娱乐圈里最低调的哪家的粉丝?

绝对是山姥切国广的粉丝,床单。

别家粉丝在prprpr爱豆在演唱会里多么帅气的时候,床单们在默默地刷音源;别家粉丝在外嫌内扑爱豆在综艺里多么蠢萌的时候,床单们在默默地刷音源;别家粉丝在推上奔走相告今天杂志新图,床单们呵呵一笑继续默默地刷音源。

要问为什么?

一个床单疯狂地抢过麦,随手把头发一抓,脸上是接近崩溃的表情哀嚎。

“被被,让我吃土吧!” 

山姥切国广出道社交网络上永远是寥寥无几的动态,杂志专访几乎不接,综艺节目,啊,那位粉丝已经撞墙了,还是不说了。

但是哪怕是公认的低调不惹事的床单在山姥切还未成立工作室之前也曾以少对多和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都在人气榜首的三日月宗近的粉丝们针锋相对,娱乐论坛里遍地狼烟,一战成名。

追究原因就是当时的山姥切在大半三日月的粉丝眼里是名副其实的黑,甚至在论坛里还有粉丝专门开扒山姥切对三日月的恶意,言辞凿凿可信度直达101%。

比如山姥切更新的ins里有一张三日月片场照片,那正好拍到三日月和女主角查房看到脱离生命危险的病人睁开眼,女主角侧着脸光线正好、笑容甜美,而三日月笑出褶子,穿着白大褂弯腰,因为比例失调的原因变成活脱脱的驼背老大爷。

三日月的粉丝们愤怒无比,颜值高到连狗仔偷拍都美得毫无死角的一张脸,这种炸裂性的颜艺你拍了就不能删掉再好好拍一张吗。

再比如山姥切曾在杂志访谈里毫无忌讳地表示对三日月的讨厌。

但实际上,山姥切指的是对三日月饰演的角色的讨厌。

记者问他最近喜欢的电影的时候,山姥切脱口而出三日月主演的电影《心言》。记者发现眼神一直乱飘不知道看哪好的山姥切身体稍微前倾,头上的呆毛还跟着晃动一下,真是太可爱了。

“听得到别人心声的主角对人性失望,拒绝和所有人接触,在用这个能力救出小女孩后得到救赎,三日月的诠释没有多余的动作和眼神。”山姥切在问到原因的时候说了很多。

“这么说你很喜欢他?”

“不,”山姥切确定的说,“我讨厌他。”

山姥切国广在谈到喜欢的电影《心言》的时候,表示很喜欢主演三日月宗近的演技,但是他对本人却是不加掩饰的厌恶,杂志如此写到。

再说回复数惊人的一次更新,直接让三日月的粉丝选择死亡,纷纷表示山姥切实现了她们一点都不想实现的愿望。山姥切的一条带有音频的twitter更新造就了“三日月音痴”这个日后被百玩不厌的梗。

其实不止是三日月的粉丝,就连床单也以为山姥切是货真价实的三日月黑。理所当然的,三日月在和山姥切见面前就知道最近大热的新人歌手是他非常直白的黑粉。

三日月第一次与山姥切见面是推特事件半个月前,《Sunday》拍摄休息的间隙。歌仙兼定导演和一个青年说话,青年穿着连帽衫,应该是刚摘下帽子,金色的头发还有些杂乱,他也在说些什么时不时还点头。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年长些的男人,应该是经纪人,看到走过来的三日月礼貌地点头。

歌仙也注意到三日月向他招手,随意地介绍了一下。毕竟他们两人还不至于对互相一无所知,主演和配乐师的名字也早就通知过了。

“山姥切,你跟三日月交流下男主的心理吧,我觉得现在曲子太偏向于营造紧张的氛围。”歌仙说完便去交待灯光师一些事情。

然而接下来的5分钟,三日月喝水,山姥切修改乐谱,安静地做各自的事。两人的经纪人对视一眼,他们是不打算沟通了吗。

山姥切的经纪人偷偷地扯了扯山姥切的衣角,后辈这样无视前辈会被指责不礼貌吧,哪怕是黑也得走形式啊。

山姥切的思绪被打断,经纪人冲他挤眉弄眼让他先开口。山姥切看了他一会儿又埋头改曲,只是这次落在纸上的无意义地画圈。

终于山姥切抬头望向三日月,喉咙就像是被堵住,微张着的嘴却没有音节吐出。三日月注意到看了过去,对方慌忙又低下头,他收回目光又喝一口水,视野捕捉到对方稍稍抬眼,他偏头那焦距就对准地面,三日月又故意背过身再突然转回,果然看到对方慌手慌脚地连笔都没拿稳掉在桌上。

三日月觉得有趣,猜测山姥切是不是看到一直被他黑的前辈而感到尴尬和害怕。

“我有听过你的歌,很不错。”三日月率先开口,有黑粉这种事情对出道已久的他来说没什么好奇怪的,倒不如装作包容的前辈还能减少一个有影响力的黑粉。

“啊…”山姥切像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话语,生硬地说:“我也十分敬佩三日月さん的演技。”

“我十分喜欢《心言》,”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解释道,“只是我觉得主角只是因为恐惧人心的转变就拒绝那些对他怀有善意的人实在太过懦弱了。”

山姥切在看得时候甚至同感地自我厌恶起来。

“啊,不是说三日月さん懦弱。”山姥切意识到不妥补充。

碧绿的眼瞳认真地看着他,虽然话题跳跃却很真挚。并不是在胡扯,他是真有认真地看过电影。

“我没有想到你还真看过电影啊。”三日月略微诧异地说。

“我还有买BD。”山姥切接着说,他不解于三日月的惊讶,“我有收藏你所有的剧集和电影的BD。”

“啊,辛苦了。”竟然为了黑我做到这一步也够努力了。

山姥切眼里满是茫然,像是完全不理解三日月的意思。

“不辛苦?”

完全只是为了接前辈的话吧,完全说成了疑问句啊。

“我们下次再聊,我接着去拍戏了,”三日月强忍住笑,尽管是正经得不行的口吻,但是无论是眼里的戏谑还是接下来的恶趣味话语都暴露了他的调侃之意,“我说,山姥切你真的很可爱啊。”

山姥切的经纪人顿时吓得灵魂脱出,他双手抱头妄想什么都没有发生。山姥切抵触别人的评价,特别是“漂亮”、“可爱”之类的,如果直接和前辈起冲突什么的这黑料可是超难压下去的啊。

但是山姥切没有反应,至少全是是转身离开的三日月不能注意到的动作。

经纪人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耳朵,怕是自己把“不要评价我”之类的话语过滤了。他家的艺人仍然还保持刚才的姿势像是被固定住,像是在纠结该感谢还反驳,在三日月走到无所谓回答的距离还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你不会转粉了吧?”经纪人语气大起大落如同在念天方夜谭,山姥切刚才的表现就像他那些害羞的粉丝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一样。

“我一直是粉啊。”山姥切疑惑地看着经纪人。

经纪人对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掐了下去,然而并没什么梦境崩塌的迹象,他家的艺人正打量着他。

“哈?”

大概所有三日月的粉丝听到都会晕倒然后爬起来叫嚣剥夺山姥切的粉籍吧。然而事实就是,山姥切国广是三日月宗近的粉丝,而且是死忠粉。

年幼的山姥切在电视上看到还是童星的三日月第一部影视作品,三日月演的是一个在贫民区里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男孩,那些还带着生涩的演技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小山姥切懵懂地走进去,然后一去不复返。

“所以你是真的有所有的BD?”

山姥切点头,“我还有所有的杂志和写真,相关的原声也——”

“别,别说了。”经纪人无力地打断。

山姥切虽然还能说一堆但是经纪人像是头疼的样子也不好继续说话,然后他从包里拿出三日月的Q版玩偶,这是粉丝开的定制,他可是好不容易抢到的。

经纪人捂住眼睛,彻底崩溃了。

“你没暴露你是山姥切吧?”

“没有,用的朋友家地址。”山姥切不能再坦诚地回答。

“那就好,我怕她们寄刀片给你。”

山姥切一时还有点消化不了经纪人的话,他怎么想也只有很久以前的杂志专访出现偏倚,他刚还特意和三日月解释。

“为什么?”

“大概全世界的人也不会想到你是粉的。”还有半个世界的人都认为你是黑粉,经纪人在心中补充,不忍心打击自家艺人。

“三日月さん也觉得我不是?”

“啊,他现在应该觉得你是,”经纪人努力措辞,“高端黑。”


接下来的半个月山姥切和三日月“下次再聊”都没有实现。配乐师和主演见面的机会不是那么多,再加上山姥切特意避开他。三日月其实很困惑,上次聊天山姥切只是不太说话,甚至让三日月觉得他是有些害羞,为什么现在就直接就变成不说话。难道是当时他的举止非但没有让他转粉还更促使他黑下去了吗?

三日月收拾着着装边注视着角落里参演配角的鹤丸国永和山姥切正在说话,山姥切注意到目光把头偏向一边,鹤丸则冲他露出莫名其妙地搞怪笑容。

“三日月,今天晚上一起去喝酒吧。”鹤丸囔囔道。

三日月也想休息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山姥切也来吧。”鹤丸抓住正要离开的山姥切。

“我就算了。”山姥切拒绝。

正好歌仙走了过来,他拍了拍山姥切,“去吧,多跟他们交流下剧本,我觉得主题曲还得修改一下。”

山姥切闻言快速地从包里抽出乐谱和歌仙确认是那部分的问题,鹤丸和三日月当下被山姥切进入工作状态的速度震惊,不过他也算是答应了晚上的活动。

而现在,包间里静悄悄的,三日月又喝一口酒,山姥切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鹤丸半个小时前就接到电话带着表现得不能再虚假的遗憾离开了。

“我说。”三日月终于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沉默了。

杯子重重地砸在桌面上,对方睁大眼睛看他然后又转移了视线。

“山姥切跟我说下配乐方面的问题吗?”三日月选择了工作方面的话题,果不其然山姥切的话多了起来,虽然全是关于配乐的,虽然每句话的间断总要喝一口酒。

山姥切视野里的东西都是晃着的,意识也逐渐抽离,他知道自己在说话在喝酒却又控制不住。确是喝得太多了,他并没有打算喝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酒,但是如果不喝完全没办法和认为自己是黑的偶像说话。

“现在只剩主题曲了。”青年仰头把酒杯里剩下的酒喝完,白皙的脸上已经有了红晕,他又要求再来一瓶。

“不要喝了。”三日月隐约觉得山姥切已经没什么意识了,那张总是瘫着的脸现在笑容灿烂得过分,他一扬手,“那就不喝了”这么说着却举起满杯的酒又喝了一大口。

“啊,这其实是第二次写和你相关的歌曲了。”山姥切突然兴奋地说。

三日月对能看到山姥切兴奋的表情没有半点开心,他无奈地喝了一口,到时候是叫鹤丸还是叫他的经纪人来。他随口应着,实际上他没有山姥切和他参演的影视剧集合作的印象。

山姥切已经唱了起来,是他前段时间在榜单上得到非常不错的位置的一首歌,三日月也听过,是少数直言嘲讽非常有个性的一首歌,好像是叫—

“《Liar》是看《沉浮》的时候写给山本的。”

三日月差点把酒喷了出来。不怕有黑粉,就怕黑粉会创作啊。

“非常感谢。”三日月在《沉浮》里饰演的山本是一个狡诈的政客。

“从你出道以来我就是你的粉丝啊。”

“那确实黑蛮久了。”三日月回想了下自己出道年数感叹,随即他便意识到不对,“你是粉?”

青年肯定地点头,又接着评论三日月以前的影视作品,最后以一句“我都能把台词背下来”的炫耀口气结尾。

三日月还有些接受障碍,他只能换上公式般的笑容继续和醉酒的山姥切闲聊着。

但是如果直到把山姥切送回家还坚持只是聊天的话,著名的音频事件就不会发生了。


次日鹤丸国永在片场正懒散地靠着椅子,手举手机兴致缺缺地滑动着,他突然大笑起来,一只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拍着桌子,他甚至难以有笑声的间隙开口。

“三日月,你,你以后不要再唱歌了。”鹤丸终于边擦眼泪边断断续续地说。

三日月思前想后也没想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唱过歌,越想越不对劲拿起鹤丸扔在桌面的手机,好看的脸像是吞了毒药一样冻结在一个扭曲的表情。

鹤丸笑着招呼正在一边写曲子的山姥切过来,并一直拍着他的肩大肆夸赞。山姥切疑惑地拂开鹤丸的手,再看三日月少有得呆滞站在一边。

“三日月さん,导演叫你。”助理在远处大声喊到,三日月倏然回神,手指不小心按到了屏幕。

“ponyo ponyo ponyo”

低沉的声音,有些含糊地唱着歌,然而却完美地跳过正确节奏歌唱者还停顿了好几下,最后连歌词都忘了胡扯的结束了。音频里混杂有零星的掌声和模糊的笑声。

三日月迅速按下暂停,放下手机,若无其事地微笑着。然而手机拍在桌面放出的巨大声响和握拳的手都泄露他的失控。

鹤丸在播放的瞬间就笑了起来,为了不掩盖歌声还特意埋头捂嘴。现在他仿佛连换气都放弃了的笑声回荡在两个木头人之间。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推特的页面,id毫无疑问属于山姥切。


“唱首歌吧。”山姥切又猛灌了一口酒。

“不行不行,”三日月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摆动拒绝着,“我不会唱歌。”
“可是我超想听。”尾音拉高如同撒娇,人已经坐到三日月身边,扳住他的手腕,金发青年现在脸红得不行,清亮得异常的碧绿眼瞳看着他。

“还是不行。”已经开始撒酒疯了吗,三日月挪开眼神举起酒杯,再这么对视就答应了。

然而就在入口之前杯子被压下,山姥切头凑近,带着酒气的呼吸打在三日月的脸颊,他神情就像没得到糖的小孩一样,他不死心地说:“就一首。”

“我不知道什么歌啊。”三日月搪塞。

“那,”金色的呆毛晃动,山姥切歪着头很困扰般,他随眼瞟到包间里作为装点的金鱼,笑了起来,“崖の上のポニョ总会吧。”

三日月装作很抱歉地笑着,“不——”

“不会就代表波妞杀了你啊。”山姥切抓住三日月的衣领,狠戾地说着。

三日月咽了咽喉咙,点点头,反正山姥切已经彻底断片了。

山姥切瞬间收回手,灿烂的笑容跟几秒前的人判若两人,他甚至哼起了曲子。

三日月埋头苦唱,费劲找调的他根本没注意开心地醉鬼拿出了手机录音还登录自己的官方帐号。


脑海里闪现了些记忆的山姥切猛地摇头,好像这样就可以把那些画面甩出头脑然后天下无事。三日月弯眼笑着走近,山姥切在他到一步之遥的时候伸出手臂制止他,不敢对视便把头偏到一边,吞吞吐吐却也没什么能说的。

“先删了吧。”三日月温和的口吻更让人不寒而栗。

山姥切才意识到关键,一只手拿出手机另一只手还伸直,他在按下删除的时候迟疑了一会儿。

“删掉。”

三日月笑容简直和煦如春风,山姥切的小心思如冬雪般消融。金发青年稍下撇的嘴角、水色眼瞳来回扫动在删除和退出间的小动作尽收在住着新月的眼瞳底,他最终按下了删除键。

山姥切深吐一口气,无力地退出界面。这时候line的信息提醒跳了出来,是鹤丸国永的,音频文件。

三日月已经转身去找导演,鹤丸和山姥切对视,表情活脱脱的“不二家”的商标。

山姥切反应了一会儿,不知所措地冲鹤丸点头致谢。

三日月稍侧脸回看身后,青年正在佩戴耳机,手指撩开金色的头发,灯光打在他侧脸的轮廓上。三日月托腮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自言自语般地说。

“还真是粉丝啊。”


在很久以后,三日月和山姥切已经交往好几年,他们一起参加了一个综艺。这时候他们已经被粉丝公认为好友,甚至有了数量可观的cp粉。

在外景的时候,山姥切被问到是否是因为最初《Sunday》的合作两人撇开成见开始友谊的时候,他放下手酒杯,平淡地说:“我其实一直是三日月的粉丝啊。”

三日月淡定地继续把肉放在铁板上,对于已经惊呆了的PD肯定地点点头,他用小铲子把熟肉放到山姥切的碗里,稍仰头回想着像是想到有趣的事情的笑了出来。

“三日月さん是为什么个山姥切さん成为好友,难道也是粉吗?”花了好久缓过来的PD又问三日月,他可是业界公认的难以相处,地位高又完全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但是现在三日月脸上是任何人都能读懂的笑意。

“因为我第一次见到粉成这样的人啊。”

评论(10)
热度(210)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