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你喜欢从天而降的男生吗

*绯弹的武侦paro

*OOC

 

因为迅速的奔跑鞋子和地板的摩擦声,为了看热闹教室开门的多重奏,被躲开或者推搡开的学生的尖叫吵闹声,因为震惊而出现的书本、器械掉落声。

吱啦。

三日月的头顶传来急促粗鲁的门窗推拉声。

早就对这嘈杂的声音不胜其扰的三日月顺势的抬头。

三日月的脸色简直是小孩胡乱把颜料搅和而成。

侦探科教学楼的五楼、正对着草地的窗口、三日月的正上方,一个男生正手抓着窗沿,一只脚已经踏在了窗台上,身体前倾一跃而起。

校服的西装外套在下落中因为阻力飘起,金发被风吹的蓬松,阳光沿着少年的轮廓画下闪闪发光。

他碧绿的眼瞳在看到楼下看热闹的人睁大。

“躲开!” 低沉的少年音提醒道。

五楼的高度足够让三日月木桩般杵着,脑子里闪过“好漂亮”、“侦探科的体能怎么样呢”、“受伤了我会不会被叫去教导室”、“好麻烦”、“他不做下降的缓冲准备把手伸到后面干什么”以及“持枪动作非常标准但是为什么不对准目标”。

三日月眼里总算不是茫茫的一片。

嘭嘭—

子弹打在离三日月的脚边的水泥地上。

少年手里的银色P226枪口还冒着烟,此时他与三日月的距离不过三米,三日月清楚的看到他因为皱起眉头,一只手稍微调整稳当的对准三日月,另一只手托着枪手指不耐烦的敲打枪身。

“让开!”

三日月眼睛微合,嘴角上扬露出危险的笑容。他往旁边移了一步,在少年即将落地的时候迅速的握住枪身借着少年向下的力把枪夺了过来。少年虽然没料到三日月的动作但是凭借反应力顺势勾住三日月的肩膀两人一起摔在草坪上。

三日月手扣着扳机从瞄准器欣赏少年光滑的颈部,略微遗憾的是他的胸口抵着一个冰冷的物体有点分心。跨坐在他腹部的少年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夜空上闪耀的新月,手持在减缓冲力时高手速的从三日月校服外套内袋里摸出的SIG P210。

两支手枪的保险都拴着。

眼对眼,愉悦的笑容。

“兄弟!”浓厚的嗓音从高楼传来。

三日月没有错过碧绿的眼瞳里一闪而过的慌乱,饶有兴趣的微微侧头看清了窗口那个蓝色头发、身材健壮、带着白色有奇怪图案的手套的手撑在窗口上的学生,那是强袭科的二年的山伏国广。

“你的披布呢?”三日月故意问。山伏的弟弟—山姥切国广曾因为强行披一个破旧的披风类似物而受教导科处分,也因此全校闻名。

山姥切皱眉,强硬的说:“我怎么打扮跟你无关吧。”

尽管这么说,披布被兄弟强行换下的山姥切在从对战模式中切换出后对被陌生人打量和与陌生人对话这些类似事情极度的不自然,他并不想在这么僵持下去,而且已经被被逼换上新校服的他怎么都不能被兄弟抓住。他假装附身要抓住三日月的领口质问,伸到三日月肘关节的位置时快速的一个手刀,想夺回枪。三日月了然一笑,在还没有触及之前把枪狠狠的往靠墙的方向扔去。

此时山伏已经在二楼的位置,三日月眨眼,故作无辜的摊手。山姥切强忍给他一拳的冲动,敏捷的逃开了三日月的擒拿离开了。

山伏望着渐远兄弟的背影,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然而他只能先朝已经拾起兄弟爱枪正把玩的三日月深深的鞠了一躬。

尽管山伏非常想捉住兄弟,但他也不能不先向前辈赔礼。

更何况和兄弟对持的是强袭科人人皆知喜怒不形于色、难以接近的科里唯一的五花武侦。

三日月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

“我一定把前辈的抢送回,”山伏不好意思的挠头,“能先将兄弟的枪交给我吗?”

“我会把抢还给他的。”三日月脸上是和善的笑容,正在检查枪支的动作却是不言而喻的拒绝。

“再协同我做完明天任务之后。”

“可是兄弟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啊!”山伏瞪大眼睛脱口而出。

“在任务里他没有问题吧。”

打斗过程中少年的眼睛追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对话时却不断避免对视甚至连打量的眼神都会不自然的别开头。

三日月眼里是充满兴趣的笑意。

“转告山姥切,明天下午6点强袭科3A班。” 三日月把枪放回内袋迈着悠闲的步子离开。

山伏想再劝说几句,已经走到他肩旁的前辈用调笑的口吻现开口。

“我不喜欢迟到哦。”

没有捉住兄弟一起去家族聚会,又没有拿回兄弟的枪。

堀川和山姥切的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山伏用手捂住脸。

 

夕阳在天空上晕染开,把洁白的教学楼刷成了暖黄色。安静的校园里只能听到从操场和部活室里传出的喧闹声,三日月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随意的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

咚—

学园里敲响了6点的报时钟。三日月回头正好对上出现在他旁边的披着传说中奇怪的披风的山姥切。

“终于肯进来了?”三日月揶揄道。

被拆除的山姥切尴尬的别开脸,转移话题:“是什么任务?”

“只是一个C级任务。”

武侦学园每天会接受大量委托,然后按照难度归类让学生自由选择作为任务,完成后既可以得到酬劳也可以修到学分。除特级S难度以外,任务由A到D难度依次降级。

“哈?”山姥切手拍在课桌上身体前倾,声音因愤怒而提高,“这种程度的任务你这个优等生一个人绰绰有余吧,你在耍我吗?”

三日月默认般露出狡狯的笑容。

山姥切狠狠的盯了三日月一会儿,转身准备离开。

“不要枪了吗?”

山姥切眼里已经变成厚颜无耻四个大字的人手指间转动的银色的枪支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山姥切的脸抽搐了起来。

“走!”山姥切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嘛,其实我只接过一次委托,这次的任务就都交给可靠的后辈了哦。”三日月站起身笑着说。

山姥切跟在后面“切”了一声。

任务确实很简单,只是希望能把突然出现在社区收取保护费的小混混赶走。

山姥切停在社区的门口,警惕的看着前面疑惑的人说:“我绝不去问他们信息。“

三日月“噗”的笑了出来。

“你的披布没有加上沟通交流的buff吗?”

“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山姥切激动的手挥动着。

“那为什么一定要带?”

三日月上去想去摸一摸布料一探究竟,被山姥切无不嫌弃的拍开手。山姥切后退好几步警戒的拉住帽沿,如果是猫咪的话现在应该是尾巴直直的竖起吧,三日月心里吐槽道。

“好好,我去。”三日月投降意味的说。

凭借三日月出色的外貌和优雅的举止轻易的从街坊四邻里得到了收取保护费的恶人信息。有热情的主妇在手机上翻出拍到对方外貌的照片。

“这可不是什么小混混。”三日月托着下巴说。

黝黑的皮肤,脸和手臂上都有恐怖的伤疤,最重要的可能因为争执被撕裂的袖口露出奇怪的刺青—穿着盔甲的厉鬼举着一把夸张的刀,身后是一个鞭子似的骨架,周围有刺有闪电。

“检非违使。”山姥切把图片放大仔细的观察后说。

检非违使是日本实力最为强大的黑帮,任务一旦扯上了检非违使至少是可以判定为A级。

“他们现在沦落到要干受保护费的事吗?”山姥切拿出学校发的通讯设备通过武侦网络查询起社区人员的资料。

“世道的艰难。”三日月嘴上说着也查起资料。

最后两人把目标锁定在领导过新型弹药研究的已经退休的一位武器工程师上。老人表示他除了被收取保护费外没有其他方面的威胁。三日月和山姥切也找不到其它的可能,两人出了社区站在原地。

“反正敌人是一样的,打败他们就没事了。”三日月随性的说。

山姥切点点头,他通过校内网,成功的定位到了敌人的位置。

“他是属于检非违使的一个小分支,据点在—”

偏僻的小巷里一栋不起眼的两层老房,院子的大门用看似古老的锁链紧锁。

三日月将智能的钥匙插进去,钥匙的凹槽配合锁眼变动着,锁马上就开了。

门连接着网络,里面的人已经知道不速之客的到来。

两人因此也没有特意收敛,快速的探进屋。

门前,山姥切突然拉住三日月,他掏出SIG P210,另一只手张开伸向三日月示意。

“等结束后换回来。”三日月笑着打开P226的保险。

“你给我在一边等着。”

山姥切咬牙,他不等三日月行动直接冲着门锁开了两枪,门就如同身边的人,狠狠地踹开。

三日月咋舌,不慌不忙的跟在山姥切后面。

屋里的检非违使成员人数比山姥切预想的人数多一些,一楼的大厅有7个人正在打牌,察觉到有入侵者纷纷拿好枪械。

山姥切边躲避着子弹边计算弹道精准的按下扳机。

人不断的从房间里,山姥切弹匣里的8发子弹很快就用完了。他朝着袖手旁观的三日月吼道:“弹匣!”

三日月淡定的把备用弹匣扔给他,教导般的口吻说:“武侦守则13条,要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连弹匣都不备好,会受伤哦。”

山姥切侧身躲在掩体后面,正准备更换的时候一个敌人已经绕过来。山姥切粗暴的把用完的弹匣甩向敌人,手从后背抽出一把打刀,顺着敌人的肩膀挥下。

三日月的风凉话也停顿了。

流畅的动作、对飞来弹药的毫无畏惧、对敌人的准确预判,这些都不是单单的天赋所然。

真是完全不同啊。

“我绝对毫发无伤的铲平这里给你看。”

校服上有刚刚的近战溅出的血花,不服输的少年看着他坚定的说。

和我—

“理论专家,三日月少爷。”故意强调的敬语说出嘲讽的意味。

三日月轻易的躲开飞来的子弹。

“没想到山口老师沦落到收保护费为生我还很痛心的呢。”三日月顺势下坡端着一副长辈的架势轻快的说。

山姥切诧异的向声源望去。

一个中年男人举着M16,站在楼梯上。

三日月走到山姥切旁边,淡淡的解释说:“这是我小时候的格斗老师。”

山姥切对那人的身份完全不感兴趣。他在意的是—

“其实我只接过一次委托”可能并不是假话。

“啊啊,入校考试大混战中被评定为五花的我怎么可能是理论派对吧?”三日月自顾自的说,“但是,我啊,是直接凭借弹药和格斗的理论研究评定入校的。”

“你可能不知道吧,三日月家主说过,拥有超人的分析能力的人就乖乖的做研究被人称赞就好了。”被惹怒的山口面部狰狞的说道。

—不要因为做武侦而受伤白白损失才能。

透过门缝看着屋内谈话的小三日月把委托书小心的折了起来。

“在实验室居住的理论家到底多么纸上谈兵呢,我真是迫不及待的要见证。”

子弹划过山口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山口不可置信的捂住脸。

“吵死了!”山姥切把枪扔给三日月。

山姥切在第一次握住三日月的枪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成为艺术品的SIG P210被精心改进过。当时山姥切只是认为三条家族一定还有原版作为收藏。

“虽然这种角色让五花武侦有些大材小用,不过我得先把楼上的解决完。”

山姥切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说:“而且学园的判定可不是只靠理论的。”

山口把枪对准山姥切,三日月朝他的手开了一枪夺回山口的注意力,山姥切趁机上楼。

山姥切动作太迅速,以至于三日月没能叫住他,有些哭笑不得。

三日月躲在掩体后面,故意向楼梯上的方向开枪,把山口逼到一楼。步枪的火力较强而且子弹数量多,山口向三日月的方向扫射。三日月间隙的开枪,寻找着突破口。

三日月抓住山口的扫射的频率下降的瞬间从掩体的另一边冲了出去,强力的踢开M16,SIGP210朝山口的头部开了一枪。

山口惊讶于三日月的力度,但他还是避开了子弹,准备趁着间隙从身后掏出一支改装手枪。

然而三日月另一只本来空着的手变戏法似的握着P226。

“都把自己的枪忘了吗?”三日月无奈的朝楼上走去。

楼上也是一片狼藉,山姥切把从敌人那夺来的枪支仍在地上,坐在桌子上小心的擦拭沾有血的刀。

三日月发现山姥切的右腿裤子上一道痕迹,尽管武侦校服是由防弹材料做成的,但是近距离子弹的冲击力还是会有钝伤。

山姥切发现三日月正盯着自己的伤口,联想到自己说的“毫发无伤”的大话,窘迫的把帽子拉的低低的。

“我右腿没有中弹!”山姥切想要掉自己舌头。

三日月强忍笑连说:“没有,没有。”

山姥切的耳根泛红,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作罢。

“嘛,作为今天帮忙的谢礼,我背你吧。”三日月戏谑道。

山姥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上来吧。”三日月在山姥切面前稍微蹲下,“不回家吗?”

山姥切的右脚疼的不得了,也逞能不成,慢吞吞的趴到三日月背上。山姥切比三日月矮8厘米,体型也标准,三日月背起来并不费力。

小巷子里又狭窄又黑乎乎的,只有昏暗的路灯指路,山姥切拿出手机照着前方的路,三日月有时说些话调侃他。到了街面上,明亮的霓虹灯,热闹的店面有些还播放着欢快的歌曲。有些女孩子们从他们身边走过兴趣盎然的讨论着什么,用玩味的目光看着他们。山姥切直接把头埋在三日月的背上,跟石化似的一动不动。

好在他们马上拦到了出租车,三日月尽责的把山姥切送到了标有“堀川”门牌的房屋前。

“那我走了。”三日月对开门的山伏和山姥切说道。

山姥切小声的“嗯”了一声。

在人已经走远后,总算不害羞了的山姥切突然意识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坐在车上的三日月眼里满是笑意的看着P226。

小狐丸坐在一边,打量着不同于平常的哥哥,好奇的问:“这是谁的枪?”

三日月摩挲着枪身,神秘的说:“是从天而降的命运。”

评论(7)
热度(96)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