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论艺能的重要性

*娱乐圈paro

*各种私设

*梗来自秘密岚鬼屋和av2742646

 

 

什么是艺能?

接的住别人的梗,对于别人的提问可以很好的回答,遇到尴尬情况擅长活跃气氛种种,是一种综艺能力。

谁是山姥切国广?

16岁的时候被自己的兄弟把他演唱自己作词作曲的视频放在油管一炮而红。乐器全能歌曲好听颜值高,点击量居高不下,很快就被一家娱乐公司签约,发布新歌后空降第一并且维持数个星期。但是与公司发生争执,合同到期后便离开自己开了工作室继续创作高质量的歌曲。简单来说,是个当红的、低调的、专心创作的歌手。

冠冕堂皇的说完,剩下的便是一些秘密。

第一、山姥切有个俳优男友—资历高、得奖极多的三日月宗近。第二、山姥切之所以会从前公司出走是因为他拒绝参加综艺节目。第三、山姥切是个交流苦手,他的字典里是没有“艺能”两个字的。

现在收视榜首的综艺节目是什么?

当然是由当红的偶像组合,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担任MC的明星真人秀节目—冲田组趣闻录。节目每期有不同的嘉宾和MC一起,对应每期节目不同的主题体验不同地方当地的风俗、特色以及寻找当地达人。

而这一集暑期特辑更是要在富士山给两位重量级的嘉宾一份凉爽的大礼。

大和守安定穿着简单的蓝色T恤,衣服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安”字,搭配着破洞牛仔裤,白色的羽织围在脖子上。加州清光也是同款的印有“清”字一套服装,红色的围巾随意的搭在肩上。

“大家好久不见!“清光耍帅的在额前一比,元气满满的说。

“我们可是周播,这样开头没关系吗?”安定吐槽。

“观众们可是超疼爱我的,”清光撇过头对着安定做了一个鬼脸,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拨弄着头发,“这次的特辑论坛已经讨论了很久了哦。”

“嘛,我也看了相关的讨论帖,大家太小看我们了。”安定神秘的笑了。

清光得意的赞同,他兴奋的说:“这次我们请来了极少参加综艺节目的两位高人气的前辈。“

“俳优三日月さん和歌手山姥切さん!“两个人手一起伸向旁边已经当背景多时的三日月和山姥切。三日月穿着休闲西装款,山姥切穿的则是带兜帽的休闲服,他原本戴着兜帽,摄像机切了过来犹豫着还是摘下来了,不太适应的僵硬笑着,而三日月摆出标准微笑招手。

“山姥切さん这是综艺节目的首秀吧。”清光调侃道。

山姥切想了一会儿,诚实的说:“我刚出道的时候参加过一个脱口秀。”

“把这段剪掉!“清光瘫脸看向PD。

安定大笑,补充说道:“我们一开始邀请了三日月さん,然后三日月さん要求说第二个嘉宾要由他决定,没想到他邀请了山姥切さん,得到回复的时候PD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因为听PD说这期是去一个凉爽而且轻快的地方,国广平时工作比较累,如果是这种体验类的节目他又能应付又可以放松。“三日月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其实他只是想和恋人同框而已,两人的工作一直很忙,俳优和歌手的交集也不多,一起参加节目不但可以增加相处的时间还可以挖掘恋人的另一面。

“啊啊,所以山姥切さん因为挚友的邀请吗?“安定问。

山姥切:“… …”

三日月像机器人一样僵硬的转向他。

“不是吗?“清光眼睛放光。

“也不是,”山姥切对恋人的邀请十分的无奈,不管他怎么拒绝,短信和line总是轰炸而来让他怀疑这个人真的有认真的工作吗,更重要的是,“经纪人说,就算这个不答应他,三日月也会有更多奇怪的想法找过来。”

“能把这段也剪掉吗?”三日月抹着眼泪询问道。

“不可能,”安定快速的否决了,“我们是一个诚实的节目。”

他们边交谈边一起沿着一条小径走着,晚上没有太阳的燥热,微风吹过拂去山姥切心里的紧张,他偏头看着在一旁委屈状的三日月好笑。三日月碧绿的眼睛里流淌的笑意也勾起嘴角。

他们在一个偏僻的荒郊停下,加州清光一手叉腰茶壶状的直指不远处的一栋破旧的房屋,“让我们开始富士山特辑——试胆大会吧!”

“哈?”山姥切瞪大眼睛,惊讶的险些破音。

那是一所看起来年代久远的医院,斑驳的灰色的墙壁,背阴面还有枝枝蔓蔓是爬山虎。门窗禁闭,有些窗户的玻璃碎了只剩下玻璃渣挂在窗沿上。正面有一个血红十字架,它下面延伸着如同血痕般。墙壁上还有一些诡异的涂鸦,老旧的广告纸。清冷的月光披在房屋上更加显得瘆人。

“我有点明白凉爽是什么意思了。”三日月合掌豁然开朗的样子。

“这是要做什么?”山姥切声音带着小颤音。

“很简单哦,进去后找到钥匙就可以出来了。”安定轻描淡写的说。

山姥切用“快告诉我他们在开玩笑”的眼神求救般看向三日月。三日月摊摊手,他粉碎了山姥切的幻想。

“你们不是一个偏运动型的节目吗?!“山姥切垂死挣扎。

“这不是特辑嘛!“清光手捂着嘴奸诈的笑着。

“嘛,只有两层,只要在里面找到钥匙走出来的话我们会送上一份精美的礼品哦。“安定附身对已经抱着头蹲下来的山姥切说。

“凉爽之旅都可以是试胆大会,精美礼品会是什么谁知道啊!“山姥切咬牙切齿地说。尽管如此,已经开始拍摄怎么也不可能不进去,山姥切不满的看向三日月。面对恋人的抱怨眼神,淡定的三日月揉揉对方的金发,在他耳边轻声说:”没事,有我。”

山姥切耳根红了起来,他含糊的”嗯“了一声。

“那么,就开始第一个环节吧,“清光拍拍手,”有请怪谈故事高手—笑面青江さん。“

山姥切无力感max。

笑面青江穿着灰色浴衣,笑眯眯的出现在他们眼前。5人围着节目组准备的灯笼坐下,山姥切下意识的往三日月身边靠。

“山姥切好像很怕鬼的样子啊,“青江笑着说,“那我说一个稍微不那么可怕的故事吧。”

“就在富士山的一个女子高中,有一个女生被残忍的杀害了,据说被凶手挖掉了眼睛,十分悲惨。学校觉得这是件事可能会给和她同寝的三个女生不安,便安排她们住进了其它寝室。不久后,那三个住去别的寝室的女生中有一个和她现在的室友产生矛盾,她便搬回了原来的寝室。这时女生寝室就流传着半夜的走廊有弹珠的声音。曾经的寝室一直没有人入住,女生一个人有些害怕晚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半夜,她真的听到了从走廊传来的弹珠弹跳滚动的声音。她鼓起勇气,透过门缝看到黑漆漆的走廊什么都没有。“

青江睁开眼睛,笑容变得玩味起来,“她正准备放心的关上门,然而门卡住了,她低头看到一个眼球,眼珠还在打转。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你在看什么?’”

四人摩擦着双臂,后背发毛。

青江站了起来,欢快的拍拍手,笑着对山姥切和三日月说:“现在就进去吧!”

安定和清光戴好耳机坐在小电视前幸灾乐祸。

山姥切亦步亦趋的跟在三日月后面,心里重复的进行“这都是假的”的自我暗示。三日月在前面就差没把小曲哼出来,挖掘出这么萌的另一面简直不能再美好,三日月里表情痴汉笑。

三日月拉开门,一段长的阶梯赫然在目。两人慢慢的移动着,突然身后一声巨响门关上了。

鬼屋里灯光很暗,两人靠着手上的灯笼光亮打量着周围,由于在开始的位置,医院的走廊并没有什么,墙上有些血迹和抓痕。冷气开得很足,甚至有点发寒。山姥切抱着手臂紧闭着嘴巴,三日月时不时的点评几句。

“国广。“

“啊?“山姥切声音很高,还有点打颤。三日月被吓了一跳,他看到山姥切轻拍胸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不要突然叫我啊。“山姥切懊恼着自己的反应。

他们很开就穿过了第一道门,两边开始出现就诊室或是门诊室。山姥切刚踏进诊室区,离他最近的诊室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持续不断。山姥切慌乱的靠向三日月,三日月也被吓着了,他探头看着声源的房间,诊室里摆满了奇形怪状的针,染血的纱布和棉花,桌上有一部手机在响。

三日月按下接听键,慢慢的放在耳前。山姥切直直的看着三日月的后背,不敢乱瞟。 

明显处理过的声音,应该是某个PD,低而粗,有点听不懂,“去尽头的办公室里。”

“他说什么?“山姥切问。

“直走去办公室。“三日月想了想。

到了病房区,病房门有些事打开的,关闭的病房老旧破损门上有长方形有透明玻璃窗。山姥切目视前方,手紧握着灯笼好让自己不颤抖。突然旁边紧闭的病房发出“啪”的响声。一只血手掌拍在玻璃上,穿着病号服的惨白病人贴在玻璃上,嘴角破开还可以看到缝针的痕迹。

“啊!“两人都叫了出来,加快脚步快速走开。门许是锁上的,并没有鬼追上来。

三日月舒了一口气。他正想跟山姥切说话,山姥切的旁边、穿着洁白的护士服的、五官扭曲的、有一只手正要扒上山姥切肩膀的女鬼冲他露出一个笑容。三日月抓起山姥切的手就是跑。

“国广,不要往后面看!“

然而,山姥切已经扫到了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护士。他的灯笼掉在了地上,也顾不上形象的叫了出来。

清光把耳机拿了下来,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不要这样啊。”

“直接扔了灯笼真的好吗?“安定一抹笑出的眼泪,“前辈还会想来我们节目吗?”

两人终于来到办公室,凌乱的文件四处乱摆,一些纸上划着红笔画者大大的叉,还有一些烧掉的纸屑。有一具人偶随意的摆在办公椅上耷拉着手。桌上有一台电脑,随着他们的来到亮了起来。

粉红的可爱字体—请一定要看完哦!

“我一点也不想看啊。“山姥切嘀咕道。

“坚持住。“三日月灿烂的笑着故意说,其实他可以一个人看完来着。

电脑演示了一楼的示意图,上面标着去二楼楼梯的位置,以及钥匙在二楼的手术室的信息。但是在这些信息中穿插着医院怪谈的视频,看完以后山姥切已经彻底贴在了三日月身上。

还是值得的,被视频惊吓到的三日月内心流着泪握拳。

按照示意图,两人顺利的走上楼梯。在拐角靠有一具露出内脏的人偶,山姥切捂着嘴阻止自己交出来。

没什么,假的,假的,假的。

就是这么想着,人偶突然睁开了眼睛。

“啊!“

“饶了我吧。“山姥切感受到了节目组深深的恶意。

三日月提着灯笼仔细的找着手术室。也因为二楼总是转弯,两人受了不少惊吓。终于,三日月看着手术室有种解脱的感觉。

手术台上用一块有点发黑的白布盖着一具尸体。钥匙就在手术台旁边的托盘上,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恶心物体混杂在一起。三日月咽口水,手轻微的颤抖缓缓地伸向钥匙。

手术台的人坐了起来,三日月往后踉跄两步。两人恐惧的看着白布掉下。

笑面青江笑得跟他们招手。

山姥切握紧拳头,额间具象化出了十字路口。

“你们得再听我讲一个故事才能拿到钥匙。“青江坐在手术台上晃着双腿。

“啊啊。“两人绝望的应声。

“这是一个俳优说给我听的。说是有一天她和她助理去外景拍戏,于是她跟她助理晚上在酒店盖两双被子同睡一张床。晚上她就觉得胸闷难受就依稀地醒了,忽然发现眼前垂着一个长长的马尾辫,而一个红衣服的女子就坐在她的身上。当时她就要呼救求救,但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眼前只有一个背对着自己的背影和长长的马尾辫,耳中依稀能听到红衣的女子背对着自己在嘟囔着什么。这时她想起来自己有助理睡在身旁就试图隔着被子去挠她的助理,至少两个人会好过一点。但是她的助理纹丝不动,好像还是蒙着头睡的。她想,这死丫头怎么睡得这么死。再后来她折腾累了,白天的疲劳和眼前的高强度的刺激不断冲击着她。她顶不住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猛然惊醒,懊恼自己昨天怎么能睡着之余,看到自己的助理依然雷打不动地窝在被窝里,果然还是蒙着头睡的。她气不打一出来,一边去掀助理的被子一边说,你怎么关键时刻怎么一点用都没有,老娘昨天可是吓得半死。结果她看见助理红肿着眼睛看着她,脸上满是泪痕,仿佛一宿没睡。助理的样子显然是受了巨大的惊吓,她怯怯地说,‘我一晚上都没有睡,有个声音一直在我旁边说,我要你死,你为什么还没死!‘“

三日月和山姥切沉默着,两人木木的看着青江。

“那么,把钥匙拿走吧。“青江先离开了。

三日月心如死灰的拿起钥匙,他们走出手术室,不远处传来开门声,后面有慢慢移动的病人或者是爬动的鬼。两人愣了半秒跑了起来,七拐八拐一直有人出现跟在他们后面。

门出现了,三日月把钥匙插了进去却无法旋动。

“打不开!“三日月扶额。

“开什么玩笑,“山姥切感受到了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他失控的摇晃着三日月,”再试啊!“

三日月怎么都旋不开,他硬是腾出一个空间直接把门踹开了,拉着山姥切的手跑了出去。

清光已经喘不过气了,“节目组干的吗?“

安定大笑着拍桌,“怎么可能,请三日月さん务必要付修理费啊。“

三日月靠着墙顺气,如果说他现在的san值已经为零,那么他现在牵着的人san值已经负的突破地底了。三日月朝山姥切露出安慰的笑容。

山姥切蹲着,重复的说着”我绝对不要再去鬼屋了!“

“如果我邀请呢?”三日月逗他。

他抬头对三日月说:“你想去也不行。”

想了想小声的说:“如果是两个人还是可以考虑。”

山姥切站了起来,三日月站在月光之下温柔的不行,因为奔跑有几根头发翘了起来,他伸手将它们抚顺。远处清光和安定向他们跑来,两人松开手相视一笑。

 

 

播出的当晚各大娱乐论坛贴数暴涨,出现了如《以后谁再敢说被被没有艺能我拍死他》、《强烈要求安定和清光鬼屋特辑!》、《只有我想知道最后门的修理费是谁出的吗》、《要炸了!深扒三山JQ》、《幕后花絮,不要谢我,我叫红领巾》等热帖。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

中秋贺文

本来是最后有个论坛体就叫论艺能的重要性,然而写完正文发现根本不搭Orz

所以现在有点文不对题T T

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5)
热度(128)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