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在本丸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私设有

*OOC有

 

天空万里无云,太阳格外耀眼,阳光铺在草地显得更加青嫩。短刀们正在玩捉迷藏,他们藏在各个角落捂着嘴,然而总有憋不住的低语和笑声。

三日月木桩般戳着。

视野里平和的景色、嬉笑的刀剑和本丸的大门。

“大厅的话,是往左边走。”青年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

三日月再次确定自己是往左边走的,但是处于大门的他明显走错了吧。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走马灯,在三日月眼前上演。

 

 

三日月睁开眼睛,按照剧本他该介绍自己。然而,三日月左顾右盼却只有豆丁刀匠满脸欣慰的挥了挥锤子。

他不会是刀匠偷藏材料锻出来的吧。

”鹤丸国永看到4小时就走了,他说时间到了再来。”刀匠解释着。

三日月舒了一口气。但是等鹤丸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倒不如自己去找审神者,也许会有什么邂逅呢。

“刀匠,审神者在哪?“

刀匠眨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大厅吧。“

三日月道谢后便开始了他的本丸探索。

本丸很大,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房屋木板上有些划痕,田地规划的井然有序,马厩也没有空位了,看来是个很能干的审神者。

三日月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一片向日葵地,他貌似完全走错了。三日月无奈的叹气,莫非侦查低会导致路痴吗?

他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视角瞟到了一抹白色。是把刀剑披着破旧床单,布上面还沾着尘土和血迹,应该是刚出阵回来。脸被床单遮住,只能看到前额的金色碎发。他就站在向日葵中间,似乎察觉到了三日月的视线,转过头。

是把极其美丽的刀剑,与三日月和式的美截然不同,柔顺的金发,湖水般的眼睛,穿着破破烂烂却在细节上一丝不苟。他的右袖被扯开一道口子,可以看到已经不流血的伤口。

三日月眼里的新月变得明亮起来。

对方的惊讶一瞬而过,反而皱起眉。

“鹤丸呢?”声音低沉而又清润。

“我被唤醒的时候就只剩下刀匠了,”直接跳过了介绍,对方是认识自己,“我们以前是见过吗?”

青年像是想到什么丢脸的事情,捂住了脸,抱怨般解释:“审神者那家伙每次锻刀前至少要逼我看十次你的照片。“

三日月对这个本丸的兴趣越加浓厚了。

”你见过审神者了吗?“

三日月无辜的摇头,“听刀匠说在大厅。”

青年若有所思,一副很困扰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大厅的话,是往左边走。”

三日月笑着感谢,他想起来对方始终没有说自己的名字,说:”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介绍一下吧,我是三日月宗近。“

青年不为所动。

这时候不应该自我介绍吗?!

三日月笑得更加灿烂,“你呢?”

青年眼神闪躲,突然坚定的说:“我是大俱利伽罗。没什么好说的。“

三日月觉得略违和。然而对方并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他只能遗憾的期待下次能有更多的交谈。

然而三日月走远后,青年叹气走向了右边。

 

 

好在玩耍的短刀里有今剑。

今剑把三日月领导大厅里,鹤丸国永惊喜的看着三日月,把他扯到一个正在敲打电脑的少女面前,得意的说:”主上,2个小时以内,愿赌服输。“

审神者泪目,咬着牙把小判砸给鹤丸。她擦着眼泪问道:”爷爷你不是路痴吗?“

三日月对本丸的期待一下子就碎了。

大厅里还有几位刀剑男士,烛台切扶额,他宽慰的拍了拍三日月,友好的介绍着大厅里的刀剑们。

抠门的审神者、旧识的鹤丸国永、负责本丸生活的烛台切光忠、刚出阵回来想要找到兄弟去手入的堀川国广、爱搭不理的大俱利伽罗。

等等,三日月僵硬的看着大俱利。黑皮黑发的大俱利懒散的靠着墙,面对已经运转不能的三日月不明所以。

“我迷路的时候,看到一个披着被单的人,他说他叫大俱利伽罗。”三日月已经丧失了刀与刀之间的信任。

屋子里的刀剑都定格住了。

今剑噗的笑了出来,他按着肚子笑得扑在地上。”审神者一边笑得直拍桌子一边说:“那个是山姥切国广,是本丸的总队长以及我的近侍刀哦。我不知道他说谎的技巧这么高啊。“

堀川不好意思的向三日月鞠躬:”三日月大人,兄弟他应该只是不想去手入,实在抱歉。“

三日月摆摆手,他有些疲惫的趴在桌子上。刚刚拥有人类感情的三日月觉得自己的san值直掉。命运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元气满满的堀川接着说:”三日月大人,请告诉我你是在哪碰到兄弟的。“

三日月指着刚来的方向,高机动的肋差就冲了出去,三日月诧异的跟了出去,他还没说转弯方向啊。

然而机动差值已经看穿一切。

三日月正准备返回的时候,视角捕捉到了床单一角。他快速的抓住床单,遮住容颜的帽子就被扯了下来。没有任何遮掩,三日月感慨着山姥切颜值的杀伤力。

山姥切面带杀气的盯着三日月,一字一顿的说:“放手。”

LV.1的三日月选择珍爱生命。

山姥切快速的把床单披好,整理好后眼睛不自然的瞟向别处,“我不是故意指错的,我刚要回房间要路过大厅,如果跟你一起的话一定会被兄弟抓住,抱歉。”

山姥切的声音很小,不太习惯道歉的原因有些词说的含糊,床单并没有藏住他微红的脸,真是超别扭。

超可爱!

三日月收敛着自己怪爷爷的表情,他发现少年的手臂的伤口仍然没有处理,“去手入吧。”

“不,这种伤痕和身为仿刀的我不是正合适吗。“山姥切自嘲的笑着。

身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并不能琢磨对方是抱着什么心态的,他试图安慰山姥切。三日月伸手想抓住他的手,刚接触到山姥切快速的缩手,三日月的手指就这样顺着他的手划了下来。

山姥切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他掩饰的把帽子拉的更低。

三日月托着下巴思考,不太确定的开口:”你,不去手入的原因,是因为你怕痒吧。“

山姥切像只被踩住尾巴的猫,声音不自觉的拔高几度反驳:“怎么可能!”

三日月决定再试一次。

床单的阴影下是充满杀气的眼睛,山姥切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上。

LV.56的山姥切发出威慑。

三日月摊开手以示和平。

“在是仿刀之前,你先是本丸的总队长和近侍刀。如果你带伤的话,无论是审神者还是依靠着队长的刀剑们都会很担心的吧,“三日月温柔的补刀,”习惯会增加耐受度的。”

山姥切青筋跳动,“并不是怕痒!”

“那去手入吧,我也很期待队长告诉我手入室在哪,毕竟老年人认路有些困难啊,”三日月用手抹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审神者和鹤还打赌我能不能2小时找到路。”

“这两个家伙。”山姥切毫无自觉的走向手入室,并被堀川强制手入。

三日月站在手入室外点点头,果然还是怕痒吧。

此后,三日月对付山姥切拒绝手入的方法还有打赌、交换条件以及两人等级相近时候的强制。

而三日月在本丸的日常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审神者目光深邃,放在山姥切肩膀上手传达着信任。

”爷爷初次出阵就交给你了。“

山姥切对审神者的戏感习以为常,平淡的点点头。

三日月心里是忐忑的,他身上压着最稀有、数值最高的名头,但是事实上他已经有百年没有上过战场了。三日月想着自己的等级,有些头痛。突然有人抬起自己的手,三日月回神就看到了床单。

山姥切正在帮他装备刀装,已经在战场历练过多次的山姥切操作十分熟练。

”你在紧张?“山姥切发觉三日月的手心冰凉,即使是刀剑这个温度也绝不正常。

三日月打哈哈,装作自信的样子。

山姥切直直的看着三日月的眼睛,眼神坚决。

“我的实战经历真的是超少。”三日月言语中带着无可奈何。哪怕是在德川,天下五剑大多时候都被供奉在华丽的刀架上,被称赞的多是新月的刀纹而不是战场上的锋芒。

山姥切轻描淡写的应着,“我知道,”碧绿的眼睛里像燃烧着,他坚定说:“战争经验不足我会指挥你,所以尽情的发挥吧,我会保护你的。“

三日月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了。

“虽然只是我这种仿刀的指挥。”

超坏气氛的好不好,三日月感谢的话卡在喉咙。

山姥切注意到三日月的脸色变的更坏了,对自己的激励手段产生怀疑。他只有拿出绝招,他在三日月手心写了一个”人“字,三日月困惑着,山姥切猛得抓住他的手拍到他的脸上。

“吞下去!“山姥切命令道。

“哈?”三日月瞪大眼睛。

“审神者说在手心写人在吞下去就不会紧张。“山姥切正直脸。

三日月反应了几秒,哭笑不得的张开嘴。三日月反握住山姥切的手,明确的说:”我没事了,放心。“

”其实队长是山姥切我就很安心了。“三日月笑了起来,跟以前只是作为面具的笑容不一样,新月染上了笑意显得格外温暖。

山姥切别开脸,甩手逃跑,有些懊恼自己的反应。

 

 

慢慢的三日月的级数也升了上去,审神者把三日月编入了第一部队,并且把他和山姥切固定成了内翻搭档,因此两人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山姥切开始教三日月文件整理、锻刀、制作刀装。

三日月照着山姥切的吩咐整理好材料,然后交给刀匠。刀匠把材料扔进火炉,时间显示03:20:00。

山姥切已经可以看到审神者抱着刀帐留口水的景象了。

“三日月,以后锻刀就交给你了!“山姥切认真的说。

三日月假笑这回绝了,他可不想每天审神者拿着各种图片在他眼前晃悠。

“我这种仿刀只是不停的辜负主上的期待,”山姥切装作不在乎的说着,低下头明显又不甘心,“由天下五剑的你来锻刀才好吧。”

经过长期的相处,三日月是绝不会迈进陷阱的,他说:“主上对自己的血统并没有什么期待,而且你只是不想被主上抓住吧。”

山姥切“啧”了一声。

三日月撑着头,狡诈的笑着:“也不是不可以。”

山姥切慢慢抬起来,满不在意的样子,然而已经在放光的眼睛出卖了他。

“和我在一起,“三日月指着山姥切,”那样的话什么都答应你。“

山姥切抓狂的猛摇三日月,边吼道:”你不要看审神者的那些书啊,光她一个我就很困扰了好不好!“

“我们这样天天相处和在一起有什么区别吗?“三日月被晃的有点晕,但这不妨碍他抛出杀手锏,”没有改变我还可以帮你锻刀,审神者也不会再买那些书了。”

山姥切果然停下了,他不信任的看着三日月。

“你对我从没有用过敬语,而且在我面一直很随意,“三日月诱导着,手握住山姥切还抓着衣领的手,在山姥切的嘴角亲了一下,”不讨厌对吧,难道不是喜欢我吗?“

有理有据,不容反驳。山姥切有些恍惚,总觉得哪里不对。

三日月笑着也不急,他不会做不确定的事情。

第一天在向日葵地邂逅,青年转过身的时候,背景变得模糊,只剩下他。

微微一怔,然后天地一新。

三日月突然觉得神渴望成为人类并不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他会是属于我的。”心里某个声音如是说。


评论(4)
热度(152)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