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烟 完

三日月温柔的把山姥切因为匆忙跑下楼而凌乱的金发捋到耳后,略带责备的说:“下楼这么急万一摔到了怎么办。”

山姥切”切“了一声反驳道:”你当我是你这种老人家吗?“

三日月笑容苦涩,轻声说:“我并没有想起什么。”

理所当然的看到对方一脸不可置信,三日月解释着:“那把刀是我托一期一振做的,当我看到成品的时候我觉得太完美了,甚至连一些细节都和我想得一模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他和你是一样的。再加上他为你安排的工作,我觉得你们一定有某些和我有关的,记忆。”

“所以你问了一期一振,然后知道了那个称呼—“那两个字在舌尖饶圈却说不出,“你应该要顺水推舟的套话才对吧。”

三日月心里感慨自己的形象已经这么恶劣了吗,无奈的摊了摊手,”我确实这么想过,但是听完一期的阐述,我放弃了。“

山姥切眼里写满了“不可能”。

“因为他知道的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太少了,我甚至没把握在套话过程中保证不露出尾巴。不过既然知道了本丸我也就知道了你的秘密,也没什么要问的了。你隐瞒的,”三日月话锋一转,托着下巴笑容灿烂的让山姥切握拳想打,”就是你喜欢我吧。“

山姥切咬牙,按下自己欲挥拳的右手。这种羞耻的话由三日月这个老头说出来简直欠揍。

三日月看着少年不知道是恼怒还是害羞而发红的侧脸,逗弄的说:”你也该说出来了吧。“

“说什么啊!”超大声的怒吼。

“你讨厌我啊。“三日月调侃。

”凭什么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啊,我明明喜欢你—“山姥切气急把头转回来,挥舞的手顿在半空转成了捂脸。他觉得自己脸有些烧手,他刚刚说了些什么啊!所以披风什么的还是要有的,至少得要个帽子。

此时三日月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他把山姥切捂脸的手掰了下来,握在手心里,说:“我,也喜欢你。”然后还是爆笑。

山姥切已经害羞的放弃了反抗,就任由三日月扯着他的手,三日月此时已经笑得蹲下。

待两人情绪都恢复,三日月抹了抹眼泪,说:“现在也算把话说开了,以后别再用那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了。”

山姥切对三日月的修饰词表示强烈的不满意,“一期一振说本丸的时候,你非常的生气。”

“嘛,虽然现在我无法完全带入,“三日月揉了一把对方的金发,声音低沉,“如果当时我并没有受伤一起出阵的话也许你就不会,不会折损。但是我想当时那种疯狂应该还有别的原因吧。“

“因为,我们说好了,结束后一起生活。”

三日月感觉到了握着的手颤抖着,少年咬着唇,金发把眼睛遮住看不到眼睛。不过不用猜也是那种要哭出来的样子吧,说的话中也是浓浓的愧疚和悲伤。三日月抱住山姥切,在他耳边轻轻说:“我更生气让你离开我的自己。”

“切国,在一起吧。”

山姥切埋在三日月的怀里,点点头。

“我现在没有当时的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想起来,可能是某天睡醒,也可能是某次受伤,可能是明天,也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了。切国,不能后悔哦。“

“我不在乎。”



”那山姥切为什么不回公司?“一期一振疑惑的问。

三日月核对着文件头也不抬,语气充满抱怨,”切国说他答应了家人暑假结束前回家一趟,完全不考虑我们才刚在一起,约会什么的没有“

“唯独这个不需要考虑。”他是完全不知道当时他们一起下班八卦有多少吗,一期一振把本来泡给三日月的茶端起来喝了,“你当时来找我的时候,我看到你身上的戾气以为你已经想起来了。你现在还是没想起什么?“

三日月叹气,”没有,不过现在切国也不太在意了。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一期一振慢条斯理,“就是你们见面的那天我看到了山姥切,我就想起来他折损的时候,说过你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一振刀剑。虽然有传达到,但是就这么看同伴折损实在是太沉重了。”

三日月猛地抬头,觉得有什么东西涌入脑海,蓝色的狩衣、总是带着尘土的披风、黑暗的房间里衬着月光的刀剑、争吵、约定、已经折损的打刀。等他回过神,视野里一期一振担心的脸。

“没事。“三日月安慰的笑着。

一期一振舒了一口气,端起茶杯喝水,而三日月下一句话差点把他呛着。

“那天我差点要拔刀把主上吓得不轻。”

“三日月殿下。“一期一振愣住了。

“基本上是记起来了,现在有点混。”三日月按摩着太阳穴,开闸般放出的短时间无法消化。



山姥切刚帮母亲洗好菜就接到了三日月的电话,这个时候三日月刚下班不久,山姥切听到了对方隐藏不住疲惫的声音,有些担心的问:“出什么事了吗?”

三日月在那边不说话。

山姥切不明所以,过了会儿,对方充满磁性的声音才重新响起。

“切国,我那时候真的是超生气啊。和你说过这么多次,轻伤也要回本丸,你却不听。如那晚我说的那样,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能和你一起出阵,我就能保护你的吧。我那天只看到折成两端的刀剑,我甚至没有办法再看你一眼。而你竟然只托一期带了这么一句话。”

山姥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答复,手颤抖着甚至握不稳手机。”我想,如果那时候说喜欢你什么的,是,负担。”我不愿用这一句话给你套上枷锁,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让身为天下五剑的你心怀愧疚是怎么都不应该的。

“呵,你都不能确定我的心意…吗?“三日月自嘲,”你似乎觉得天下五剑没事就喜欢关心别的刀剑吗?”

“不是。“山姥切着急的打断。

“只是因为是仿刀。“三日月接话,言语中透着无奈,”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始终开解不了你这个心结。切国,我当时还生气这个。“

山姥切无言,就像是被训的小孩,委屈着发出语气词却不说话。

“那时候我把带回来的、锻出来的你全部都炼结、刀解了。我无法再面对一个用陌生的眼光看着我的你,这会让我有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错觉。我也做不到把之前所有的再来一次,因为我,“三日月突兀的笑了起来,“恐惧。如果你无法喜欢上我怎么办,是第二把的话怎么才能不让你多想,如果你又离开了怎么办。”

“你让我变得脆弱,切国。”

山姥切咬住手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眼泪早就夺眶而出。他一直过分的认为作为最强的付丧神无所不能也无所畏惧。他从来不明白三日月的叮嘱,出阵的时候觉得他总是小题大做。

“不要哭了。这个时候不教训你的话,以后你又听不进去的。现在我们在一起也是happy ending,等你回来我们再来算这笔帐吧。”三日月温柔的安慰道。

山姥切挂断,随便拿了钱包跑出家门到车站坐上新干线,车上给母亲发了mail表示不在家。他必须见三日月一面,十有八九也说不出道歉的话,但是无论如何都想看到他。

山姥切凭着记忆找到了三日月的家,门打开的时候三日月诧异的看着他。山姥切扑到三日月的怀里,跟自己想的一样什么都说不出。三日月享受着恋人的投怀送抱,他安抚般的亲吻山姥切的额头。山姥切狠下心,仰头亲了一下三日月的唇角。

“切国,可以再来一次吗?“

“不可能!”

“那可以干点别的吗?”

“去死!“

 ============================================

完结了。

我有种自己开的头跪着都要写完的无力感。

这个名字和这篇文有点完全不搭架的感觉有没有,烟 其实是歌名。(捂面

《烟》作词:まきちゃんぐ/作曲:まきちゃんぐ/编曲:泽近泰辅

最高机密的ED  很悲伤的一首歌啊

当时看到歌词超喜欢,结果我写的文完全不配这首歌啊paq

不过这首歌还是必须要安利一下的

对lofter的音乐插入orz   http://music.163.com/#/m/song?id=611923

谢谢大家


评论(1)
热度(71)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