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烟 06

山姥切发现自从三日月知道自己曾经在德川组后就发什么了一些变化。

比如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再充满逗弄,或者是在纠缠的时候更多的是撒娇而不再是威胁,又或者是在出阵的时候总是会不停的跟他搭话。

所以他是多喜欢德川?

山姥切看着正在说着万屋丸子的三日月想着。

出阵的路上三日月就如往常一样和山姥切滔滔不绝的讲诉,山姥切有时候应几声,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默默听。

第一部队在到达战场后因为等级已经足够高了,本来对付敌人游刃有余,但是突然出现的检非违使他们陷入了苦战。将检非违使打败后,山姥切受了中伤而另外五把刀剑都还只是一些小伤,权衡了一下山姥切决定继续前进。

“不行。“三日月语气强硬的说。

山姥切皱眉,靠近三日月仔细的检查他的伤势,但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三日月有些无力,身上的伤口还渗着血的少年紧张的看着他,询问道:“你受伤了?”

“不是,“三日月抚摸着对方肩膀的伤口,有些心疼,”你伤的不轻,回去手入。“

山姥切听到不是受伤松了一口气,毕竟三日月是无论从实力还是稀有值都是第一的刀剑,如果折损了主上估计会崩溃。他无所谓的说:”只是中伤,现在大家都没什么事继续行进才对。再说我这中仿刀受伤不是正好吗?“

山姥切话刚说完同队的刀剑们感觉一阵寒意,在战场上没有丝毫凌乱的刀剑散发着锋利的气息。平时和颜悦色、自诩老人的三日月收敛笑容,他抓住山姥切的手,一字一顿的说:”再说一次试试。“ 

“继续前进。“山姥切感受到了三日月的压迫感,他实在不明白原因,难道是不满要听令于一把仿刀吗?

”折损了也不要紧?“

”不会!“山姥切觉得三日月像是在嘲讽他的实力。

“山姥切队长,回本丸吧。”烛台切虽然没搞懂这位天下五剑的点,但是以山姥切的倔脾气两人随时都会打起来,而现在三日月有没有足够的理智不是他不能猜测的。

三日月冷笑一声,突然一个手刀将对方打昏,手一挽把他抱起。

烛台切看着如此连贯的动作不由得庆幸这位大人并没有什么连坐的坏癖好。

 

 

 

审神者被昏迷的山姥切吓坏了,连忙准备手入。

莺丸路过手入室的时候,发现三日月一言不发的靠在墙上,狩衣上还有片片猩红,神色疲惫。莺丸:”… …”

为什么一股苦情的感觉迎面扑来!

“去休息吧。“

三日月拒绝了,无奈的笑着说:”他好像完全不能理解我啊。“

不,你们两个都不在一根线上。莺丸劝慰道:“山姥切队长只是太钻牛角尖了,你不说清楚,他反而以为你是在嘲笑他是仿刀吧。”

“说清楚?“三日月声调提高,”他总是仿刀自居,也好好听我说话都做不到!”

“千年来我都没听到你抱怨什么。“莺丸突然笑了,“更别说这种伴侣不听话好烦恼模式的。“

三日月楞了。

”时间要到了,好好谈一次吧。”莺丸告辞,这两人还真迟钝啊。

嘛,竟然有一天用”人“来称呼三日月,这种感觉还真是微妙。

 

 

 

山姥切走出手入室就看到了三日月,不自然的别过头径自走过去。他自认并没有做出错误的判断。

“先等等,“三日月抓住山姥切的手,“为什么选择继续前进?”

山姥切试图挣开但是碍于打刀太刀力量的差距无果,这无疑加剧了他的烦躁,抬头看着三日月说:“显然的吧,大家状态都不错,前方就是资源点了。”

“你受伤了也叫不错?”三日月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

“只是中伤吧,“山姥切不在乎的说,”只要降低你这种名刀折损的机率,我这种仿刀无所谓吧。“

“为什么无所谓?“

“因为—“没有人在乎仿刀啊。山姥切想把后面的话一起说出来,然而此时三日月眼中的复杂的感情像是锁住了他的喉咙,为什么要这么哀伤,不过只是一把曾经侍奉过一个主人的刀剑啊。

“山姥切国广,“三日月捧着山姥切的脸温柔的说,”你不是仿刀那么简单的一把刀,你是堀川派的名刀,是现在审神者的近侍刀,是现在第一部队的队长,是你口中一直强调的、所谓的名刀最在乎的一把刀剑。“

山姥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脱口而出:”我们只是都在德川组呆过而已吧!“

“这和德川有什么关系?”三日月好笑。

山姥切震惊的说不出话,所以他一直都相错了,那他有什么值得在乎的。山姥切觉得自己隐隐约约抓住了尾巴,他看着三日月衣服上还沾着战场的尘土与敌刀的血迹,头发有些凌乱,但是眼中自己的倒影是如此清晰,新月与金发宛如一色。

心跳的特别快,有点闷。

“我知道了,放开。“支支吾吾的开口。

三日月听话的放开,像是很满意对方的表现一般在金发上揉了一把。

“那我们做一个约定吧,”三日月起兴,“战争结束后我们在一起吧。“

山姥切呛住了,红着脸反驳:“不可能!”

“可是我已经习惯切国在我身边了啊,以后你不在的话衣服穿错了怎么办,而且迷路也很麻烦吧。我的生活能力按照主上的话就是九级伤残吧,有时老人家行动也不方便。”

“怎么想也不是我的责任吧!“

“可是我想啊。“三日月面不改色,握住山姥切的手,”所以不要折损,答应我。“

“切国是什么啊”

山姥切把头埋在披风里,轻轻点头。

 

 

 

山姥切坐在床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缩进黑夜里,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山姥切接听,一个熟悉的声音自手机那端传来。那个人声音低沉隐藏不住的疲惫,他温柔的说:“到阳台上来。”

山姥切愣愣的照着做,他站在阳台上往下看,那人穿着休闲服抬着头看他。

那人温柔的笑着,话语贴着耳廓传入脑海。他说得是:“切国。”

那天对山姥切有如重生。

而再见三日月后,山姥切无数次想如果当时没有什么约定就好了。

那样三日月在他心里是永远伫立在神坛之上的背影,不可触及的爱恋。

那样他们也不会靠近,折损后三日月也不会像一期一振说的那样痛苦。

那样他或许会在战争结束之前、在折损之前好好表白一次。

 


评论
热度(41)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