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烟05

山姥切锻出三日月的时候心情无比复杂,他觉得事情太糟糕了,不自觉的往下拉帽子企图让对方看不清自己。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对方穿着蓝色狩衣,像是踏着月光而来。初来驾到的三日月好奇的看着周围,而眼前漂亮的少年无疑引起了他这个颜控的注意。


“你真是一把漂亮的刀啊。“


三日月没想到被夸奖的对方非但没有开心,反而愤怒的抬头反驳道:“不要说我漂亮!“


难道现在夸赞别人的外表已经成了很失礼的事吗?三日月有些困惑。


山姥切也知道自己失态了,本准备介绍下本丸的情况,现在看着这把美丽而又强大的刀剑自暴自弃的别过头,”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审神者。“


三日月的出现无疑是给觉得自己脸黑的没救的少女一个欢快的打脸,少女难得的端起审神者的架势叮嘱三日月,并快速的把他安排到第一部队。山姥切作为队长第一次想违抗主上的命令,但是各类数值都是顶尖的太刀无疑是第一部队最好的人选。


“山姥切,三日月就交给你了。“审神者握拳鼓励道。


”大名鼎鼎的天下五剑还要我这种仿刀来照顾吗?“山姥切不无讽刺。


少女深知山姥切对自己是仿刀的介意,正想劝解几句,三日月的声音抢在她之前发出。


“那就拜托山姥切队长了。”


少女看着三日月愉快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

 

 


诚如审神者所想,山姥切和三日月的相处模式朝着诡异的方向前进。


“山姥切队长,我迷路了。”


“山姥切队长,今晚的夜色真美,一起赏月吧。”


“山姥切队长,我的衣服好像穿错了。“


山姥切额间的十字路口越来越多,”你穿错衣服关我什么事?”


三日月笑着摊手,回答:“确实没什么关系,不过我不是被交给山姥切队长了吗?再说我的衣服太复杂一个人打理实在是耗费时间。”


山姥切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刀柄,几欲拔刀。


“帮帮我吧。”三日月换成请求的口吻,衣衫不整确实有点可怜。


山姥切深叹了一口气,开始帮三日月整理衣服。


这种场景几乎是天天在本丸上演。


作为茶友的莺丸看着三日月邀请山姥切一起来喝茶被拒绝,品了一口茶说:”你总是故意捉弄山姥切队长啊。“


三日月风淡云清,也不否认,“因为他很好玩啊。”


“是吗,“莺丸别有用意的问,”是因为他对你总是拒绝?“


三日月笑了,对他的明知故问也不理睬。


“莺丸,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像人类的一把刀剑啊,“三日月转头看着莺丸,眼神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这孩子眼睛里充满敌意嫉妒但又不自觉的透露出仰慕和向往。明明可以不理会我,却又不会真正的拒绝我。“


“你还真是恶劣啊,“莺丸不禁为引起三日月兴趣的山姥切感到同情,他正经的叮嘱三日月:”山姥切队长可是非常受大家喜爱的,包括我也很喜欢他,别太过分了。”


三日月若无其事的喝着茶,答应了。


而这样的逗弄直到一次出阵大成功,本丸里的刀剑伙同审神者开了一个庆祝会。那次除了短刀们,大家都喝酒庆祝。山姥切作为总队长尽管摆着张面瘫脸仍是被敬了很多酒,酒品不错的他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而审神者接连认错几把刀后终于意识到不能再喝了,宣布解散。喝醉的刀剑们或是回房间,或是直接倒在桌上地上睡觉。


堀川支撑着醉醺醺的和泉守,本来想让山伏去照顾山姥切的,没想到山伏中途就离开了。这时候仍然是清醒的三日月走过来,说:“你把和泉守带回去吧,我把山姥切送回房间。“


堀川无奈的同意:“那兄弟就拜托三日月殿下了。“


三日月摇了摇山姥切,对方睡得很熟并没有意识。三日月只好把他架起来把他半拖半扶的送回房间,在三日月准备把他抱到床上的时候醉酒的山姥切睁开了眼睛,碧绿的眼睛眨了眨,有些迷糊。


“三日月?“


“嗯。”


“三日月?“


”是。“三日月想这孩子喝的有够醉的。


山姥切突然甩开三日月支撑的手,踉踉跄跄好不容易才站稳,”你为什么老捉弄,我?”神情有些委屈,“你都不记得我。”


三日月还来不及感慨现在山姥切的表情绝对是可以载入史册的难得,就被那句不记得震惊了。


“我们见过?“


山姥切头疼的抓头发,摇晃着站不稳,三日月只好强行把他拉到怀中温柔的帮他按摩缓解。


”在德川组的时候,你就放在高楼上。那个很华贵的屋子里,那些人都说你是天下最美的一振刀,”山姥切说的很乱,“我经常会抬头看你,你当然看不到我。享受着无数人侍奉和赞美的刀怎么会看到我这种仿刀呢。”


三日月仔细回忆了当时在德川组的事情,他并不记得山姥切,有些抱歉的说:”我当时并没有接触什么刀剑。“


山姥切自嘲的笑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三日月的话,自顾自的说:“他们看到我永远说的都是我有多像灵刀山姥切,我当时真的是超讨厌你。嘛,好像现在也是。“


山姥切说话的时候就注视着三日月的眼睛,三日月在对方眼里找到了新月的倒影,此时山姥切的帽子早就折腾的落下露出完整的容颜。三日月沉默着,他把山姥切安置在床上看着对方睡去。对方的本体就扔在地下,三日月鬼使神差的拿起,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别把刀剑的本体。


打刀上有很多刃伤却依然锋利,衬着窗户透进来的月光越加看出锋芒。


三日月突然发现自己是在作茧自缚。


第二天,三日月提起德川组的时候,山姥切震惊的表情不比自己昨晚少。山姥切甚至在心里发誓以后绝对不喝酒了。


山姥切是国广的第一杰作,但又同时是灵刀山姥切的仿刀。而在德川组的时候,他对美丽而又强大的天下五剑的向往和仰慕,但又控制不住自己对其的嫉妒和厌恶。所以再次看到三日月的时候,那些曾经一直围绕着自己的阴暗情绪被唤醒,而当三日月以陌生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其实他是松了一口气的。


“您没注意过我也很正常,我只是一把仿刀而已。”山姥切假装不在意的说。


谁知道三日月握住他的手,含着新月的眼睛无比认真,他说:”你不止是外表漂亮,从刀上可以看出堀川国广是真的很用心的想锻出一振能代表自己最高水准的刀剑。你无疑是完美的。“


山姥切就愣愣的看着三日月,被自己仰慕的刀剑夸奖这件事显然不是山姥切能料到的。他感觉自己身上麻麻的,似乎很开心,想说些什么又组织不了语言。


“谁允许你看我本体了!”山姥切最后艰难的蹦出一句话,把披风拉的低低的离开。


尽管如此,三日月还是没有忽视对方因为害羞而微红的脸。


评论(2)
热度(43)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