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烟04

山姥切被安排的工作也很简单,只是一份类似于文员的工作,当然被故意安排在公司的顶楼,其意图昭然若揭。三日月看到安排表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着一期一振,别有用意的问:“弟控是好事,为什么不坚持?”

一期一振装傻:“并没有。”

三日月最后同意了这份安排,毕竟他对山姥切也很是在意,没什么理由否决。

到暑假时,山姥切跟家人解释自己将留在学校进行暑假实践,并答应一定在结束后回家一趟。实际上带着付丧神记忆的山姥切对家人平不理解,但好在是从婴儿开始,他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反倒是在家人的影响下接受了现在身为人类的自己。

但是这个世界与主上一直念叨的世界并不一样,这个世界不存在名为三日月的天下五剑亦或者是叫山姥切的灵刀。

这是个他们并不存在的世界。

山姥切知道以后非常难过,他甚至不能再看到那把曾经无数次在心里描绘的刀剑,哪怕是在博物馆隔着玻璃不能触碰。

不过现在他就离三日月不过几步距离,三日月诧异的看着已经接近9点还在公司的山姥切,”你还在这儿干什么?“

山姥切慌张的从办公桌抽出一份文件盖住他面前的纸张,神色不自然的摇头。

三日月走近托着下巴打量着因为胡乱抽出的甚至还是歪着的文件,数秒后又恢复了笑容,快速抢过文件连同它下面的那张纸,山姥切连忙站起来去抢,而旁边的职员惊讶的叫声打断了他的动作,他紧张的看着三日月。

三日月并没有看,他用文件轻轻的敲了敲山姥切的头,“赶快回去。”

“不要,“山姥切坚定的说,”你先把它还给我。“

“你知道我现在是你老板吗?“三日月直接抓住山姥切,随手把文件扔到一边,”我现在下班,送你回学校。“

山姥切见三日月抛下了东西也就随着他了。

纸上没有什么秘密,只是不想被三日月看见而已。

三日月送山姥切回去以后,得意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笑着打开。那张纸上什么也没写,只是画者一把太刀。那是把刀刃上有许多称为新月形的纹路,美得让人窒息的一把刀。纸上的线条流畅的不可思议,画者似乎描绘过无数遍。三日月愣神,手不自觉的颤抖。

三日月彻夜不休的查找相关的资料,始终没有一把刀与纸上的相似。这把刀并不存在,三日月望得出结论。

山姥切国广这个人果然充满秘密啊。

三日月疲惫的靠着椅子,略微出神得望着已经逐渐消失的月亮,怎么才能让什么都不肯说的少年把这些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把刀是揭示哪些秘密的钥匙。

三日月拿起那张画纸,那是把他从来未曾见过的刀,但是好像了解它如左右手一般。嘛,也许有办法了。

 

 

山姥切在实践期间一直受到三日月的”照顾“,比如把一大堆工作扔给他,又或者让他去跑腿买咖啡和糕点,这时候还会强硬塞给他一些,并且只要三日月有时间就会把他送回学校。

山姥切觉得非常满足,有时候觉得这甚至和在本丸别无二致。

而在实践差不多要结束的一天,三日月神神秘秘的表示要带山姥切去一个地方。

“到底去哪?”车已经行进了一个高档小区,山姥切困惑的问。

三日月笑着解释:“我家哦。”

山姥切转头看着他,语气极其诧异,“为什么?“

三日语没有解释,山姥切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跟在他后面。小区很漂亮,路道宽阔两边都是草坪,也很里很安静,有时会有一些妇人、老人散步,他们看到三日月会露出和善的笑容打个招呼,有些也会向山姥切问好。

山姥切心不在焉,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越是接近三日月家心就越加闷的慌。

直到目的地,山姥切甚至想要逃走。三日月握住他的手腕,把他拉了进去。三日月家是经典的日式别墅,他让山姆其自己随便看看准备去换身衣服。

山姥切不安的挪着步子眼神乱飘,突然他楞住了。

他情不自禁的走向一楼的一间书房,从客厅还只能看到一角的刀架彻底映在眼前。那上面放着的是把刀身有着新月纹路的刀剑,他在本丸时除了自己的本体最了解刀剑。山姥切口舌有些干燥,他就站在大概2米的地方眼睛也不舍得眨一下,手不由得伸出。

他慢慢的走进,每一步都带着虔诚。

直到触摸到冰冷的刀身,嘴角尝到了咸味,面颊已经被泪水浸湿。明明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天下五剑,明明猜到这只是三日月为了套话的工具,明明清楚这把刀再相似也只是相似而已。他还是忍不住抚摸刀身,甚至控制不住颤抖。

也许是因为转生后20年的时光飞逝甚至没有磨去他记忆的角,也许是因为终于释放了那个人不记得他的痛苦,也许是因为这把只是相似的刀终于提醒了他一个残酷的事实—

往事不可追。

再相似的,也不是一样的。就算是转生,这个人始终是一个新的人。现在的三日月宗近没道理承受自己对以往的追忆而产生的束缚。

他只是自私的想和三日月在一起。

 

 

三日月就站在书房的一边,金发的少年抱着刀泪水顺着刀身流下。他料到山姥切看到这把刀会出现异样,他还计划好抓住机会逼问事实。但是现在眼前的人已经不能够对话,他试图叫过名字,然而山姥切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仍是不为所动。

糟糕,他的心里像住了一只发狂的猛兽,那只猛兽一直在冲撞却始终撞不破牢笼。

所以他是该知道些什么吗?

三日月失控的抓住山姥切,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声音焦躁,”我到底该知道些什么?“

山姥切就愣愣地看着三日月眼里的新月,这个人果然和当时一模一样,他手覆上三日月的眼睛,无视对方的惊讶的颤动,俯身隔着自己的手亲吻那双曾经因为自己而露出不同情绪的眼睛。

“你没什么需要知道的,”山姥切喉咙干干的,“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把你和别人搞混了。”

山姥切站了起来,后退几步。

“三日月先生,我先告退了。“

他没有等对方回答,不过现在的三日月就呆在原地,一向翩翩君子的三日月脸上第一次交杂着疑惑、惊讶和愤怒。

他现在说的话,无疑像是对方的戏耍。

不过也只能这样了。山姥切快步离开,他已经不能再给自己留后路了。

评论(2)
热度(50)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