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烟03

”你记得本丸?“

山姥切的声音有些失控,他甚至等不及一期一振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就抓住一期一振迫不及待的发问。从发现自己来到了审神者一直念叨的现世后,他找到的同伴都是陌生的、茫然的。从最开始他失控的给他们讲本丸的事情到现在已经可以素未蒙面的人相处,他无数次怀疑过是否他们只是拥有一样的外表,而这个时候同样拥有记忆的一期一振终于让他确信这些就是本丸的大家。

一期一振轻轻的把山姥切的手拿开,让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边准备茶水边解释:“是最近想起来了,就是跟三日月殿下一起去你学校的那天,我就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当时看到了你,那些事情在我脑海里像走马灯,到现在大致是都记起来了。“我想是因为你就这么碎刀在我眼前,还留下了那么一句话吧。

“嘛,想起来了也就能理解我为什么忍不住去照顾药研、秋田他们了,我还以为我是有什么癖好呢。”一期一振有种得救了的感觉,自己不是怪叔叔的感觉真好。

“不,你本来就是弟控。“山姥切严肃的补刀。

 “山姥切,身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殿下一直以来都是被人称赞供奉着,成为付丧神的时候也是最强大的,所以尽管他拥有肉体依然不能像我们一样适应。那时候他简直跟疯了一样出阵,是想快点结束战争吧。虽然主上也锻出过你,都被要求刀解或者炼结。啊,应该是超生气吧。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抛下,想做的事也第一次落空。“

一期一振边说边看着山姥切,金发少年表情没有变化不为所动的样子,但是手都有点颤抖。

“所以尽管他不记得了,现在对你也不由得生气,不过也应该超上心。”

对碎刀的内疚,对三日月冷漠的如释重负,以及一个更重要的疑惑。

“那天,你—“

一期一振打断了山姥切,少年紧张的站了起来期待着他的回答又害怕听到和他心里相反的答案。不过,他好像还理不清自己想要的答案吧。

”那天,我只明白你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听不到只是猜测是传达给三日月殿下的,抱歉。“

 

 

山姥切走到公司门口时意外的碰上了他现在最不想碰到的人。

美的像新月般的人带着玩味的,上下打量了山姥切,眼神是赤裸裸的”你还等我下班,简直痴汉“的批判。

“我不是!”山姥切怒吼,向另一边快步离开。

这是生气了?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尴尬红着脸从错误的方向折回走过,再想想今天对待一个大学生冷言冷语也略微幼稚了点。这样想就伸出手把少年捞回来表示自己送他回学校。

山姥切偏着头看窗外,现在沉默的让他有点不自在,或许还有点失落。以前在本丸的时候不管山姥切怎么躲,三日月总是能找到他喝茶赏月。现在那个人只是淡然自若的开车,丝毫没有理睬他的意思。三日月是真的潜意识里讨厌自己了吧,山姥切突然有点自我厌恶,已经不是仿刀的自己反而更被不需要吗。

三日月余光看到少年正紧咬嘴唇,手死死的攥住。他似乎只要和自己都是悲伤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视线虽然牢牢地锁住但是又像透过去,难不成有个和自己相似的人?不,他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自信的。还是先打断他的神游吧,少年的负面情绪无形中让他感到困扰。

“人看到美好的事物不应该开心一点吗。“

山姥切回神,发现三日月正偏着头打量他。跟三日月在一起会不由得回到还是付丧神的自己,想得太多。如一期一振所说,他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被抛下吧。

“我不是痴汉!”山姥切一本正经的强调。

三日月腹诽着我也没这么说过吧,这孩子是把自己定位好了吗。“所以是跟踪狂?”

“也不是!我是山姥切国广,是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委讬所打的刀。“山姥切激动的反驳,然后意识到自己把不该说的东西一起吼出去了以后石化了。三日月会怎么想,不会把他赶下车吧。

三日月哈哈的笑了起来。“原来你这么中二,大学生哟。“

山姥切顿时感觉脸热热的,把头扭到另外一边。转生以后还第一次说这句话,放在现在有种在说变身魔法咒语一样的害羞。

三日月看着这个本来就精致的少年泛红的侧脸,果然很漂亮啊。

”你还是有这么多表情嘛。“

“我又不是面瘫。”

“差不多,每次看见我表情都是一副我欠钱不还的表情。“

“不是那个意思,”山姥切知道把本丸的事此时他也不会相信,“你和一个人很像。”

“莫非是你前世的主人?”

三日月收到了山姥切认真的鄙视目光,三日月也不在乎打着哈哈继续胡乱的猜,这直接刷新了山姥切对他脑洞大小的认识。




三日月把山姥切送到了学校门口,山姥切在前面走,跟在后面的三日月笑得意义不明,山姥切有些恼羞成怒。

一瞬间山姥切好像回到了本丸,三日月穿着深蓝色狩衣沐浴着月光跟在自己后面,山姥切觉得他的笑容如芒刺在背,想这把天下五剑是不是在笑话自己是把仿刀。后面他和三日月并肩作战对彼此越来越熟悉他也没有问过三日月原因。

“你笑什么?”

或者他只是怕三日月说出他不想接受的答案,只是害怕这个他仰慕者的刀剑说出否定他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三日月略微有些惊讶,心里却莫名的开心起来。他现在依旧比他要高,伸手抚顺金发。

“我只是在笑,这个孩子真漂亮啊。”

山姥切慌乱的想是否要拍开三日月的手,这种话简直是羞耻max,但是三日月早一步放开手。

“那再见了,真那么崇拜我的话好好学习,我公司要求也很高的。“

山姥切突然喊住了他。

“三日月先生,我会在你公司暑假实践的。“

“不行。”三日月逗他。

谁知山姥切根本不理会他的逗弄,摆摆手作势要走。

“一期先生已经答应了。”

三日月觉得这孩子果然年轻,他作为社长难道就不能拒绝吗,至少他要安排工作的话一期一振也会随他吧。


评论
热度(43)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