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博士

【刀乱/三山】烟01

 

*转生梗 只有切国有记忆

*OOC有

*第一次写文,请大家多多指教

 

“山姥切,山姥切!”微弱的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声音,肩膀被人抓住摇晃,金发少年眼神呆滞只是下意识的转向声源。加州清光有些许慌张,拿手在山姥切眼前不停的晃。

山姥切眼睛慢慢的有了焦距,他抓住清光挥动的手,声音颤抖的问:”那个台上的人是谁?”

加州清光这才把目光转到正在讲台上演讲的青年,声音充满磁性透着温柔,现在正讲到曾经在这所大学学习的经历,两手摊着一副无奈的感觉,语调却很欢快。广场上密集的学生们有时笑声听的很是认真,原因除了青年幽默的讲诉,青年的脸无疑是最大的加分项。哪怕清光在人群的外围隔着百米也能感受到青年那种清冷却又带着暖光的美丽,像月亮一样的美丽。

”那个是今年毕业典礼的演讲者啊,好像是什么国外的大公司的CEO。”

“叫什么?”山姥切眼神急切的看着清光,声音都失控了。

”那个,好像是叫什么“清光在脑海里努力的思索,”啊!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没等清光说完,山姥切自顾自接话,重新看向讲台。

加州清光有种被耍了的感觉,这家伙不是比自己还知道吗!刚想开口就听到山姥切自言自语的呢喃”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在国外啊。“

“你认识?”清光决定挪揄山姥切几句报仇,“不会是什么青梅竹马然后有一天吵架然后对方突然消失的桥段吧。“

山姥切倒不理,只是看着讲台,也不说话。清光也跟着看,想这除了人好看一点怎么就戳中山姥切了,我也好看啊。正当他觉得无趣准备撤退的时候,演讲完毕了。

掌声响起,伴随着三日月的退场。

他旁边一直动都不动甚至带着点虔诚的望着的山姥切突然跑了起来,清光惊讶的想抓住他却没有碰到。

“山姥切!”

“你先回去!”

山姥切急切的向着三日月退场的方向跑着,心跳跟打架子鼓似的乱的一塌糊涂。三日月记得吗?

他不记得怎么办?

他不记得的话我跑过去干什么啊?

就是这么想着,连最坏被三日月认为是个疯子都想到了,却不敢放慢速度。我只是想和他说句话,说一句就行了。

山姥切视野也终于出现了三日月的背影,他旁边还跟着类似助理的人,还有一个白色长发挺拔却又熟悉的背影—小狐丸。

“三日月先生!“

三日月一行人听到后面的喊声回过头,都是陌生带着点疑问的眼神。

他们都不记得了。

山姥切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了,或者说他本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什么都不记得,自己只是个陌生人。

从来没见过面的,无话可说的人。

“你有什么事吗?”助理小姐先开口。

“我,我听完三日月先生的演讲很喜欢。我想—要个签名。“山姥切觉得自己蠢爆了。

“兄长大人是成明星了吗?”小狐丸歪着头,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三日月礼貌的点点头,从助理手上接过纸笔快速的写下名字。山姥切呆呆的接过纸条,表示了感谢。

“加油啊。”三日月语气温和,微笑着。

我想再跟他说点什么。山姥切觉得正午的太阳太晒了,热的都说不出话,只能看着他们走。周围的树枝晃动,学生们边说着话边从他身边走过。

好吵。

“切国,小心。”三日月隔着披风轻轻的揉着青年金色的头发。三日月负伤在本丸休息,山姥切出阵。如果这次出阵胜利的话,战争就快要结束了。

山姥切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次碎刀。那成了他们最后的一句话。

撕裂般的痛苦,从伤口不断流出的血把披风染红像是夕阳撒在这个平时冷漠的人身上。一期一振把山姥切扶起,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痛楚让山姥切没法听清周围的声音,耳边只有嗡嗡的吵。视线也开始模糊,视野边的越来越窄。不甘心,三日月来本丸的之后的事在山姥切脑海里像走马灯一样。我还什么都没说。

“告诉三日月,他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刀...“

山姥切并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到底有没有发出,一期一振是否能听到,三日月是否能被传达到。

可恶。山姥切低下了头,手握着那张签名的纸条撰紧。

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个的啊。

 


评论(5)
热度(52)

关于我

切国沼民一枚|ω・)
不定时更新orz
© 胡椒博士 | Powered by LOFTER